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井通而困相遇也

文本詮釋

      在打破六十四卦卦序的《雜卦傳》中,「明夷,誅也」,被作者安置於「井通而困相遇也」之前,它是在提醒我們:「當遭逢昏暗不明、無法向前推展的時候,必須藉由運用言語的溝通對話,甚至是不得已而行的口誅筆伐,或種種強力的行動–舉凡殺戮、糾責皆屬於其範疇–以排除不利狀況」,完成「明夷,誅也」所描繪的作業,才能讓一切趨向平靜和穩定的狀態。緊接著,再透過「歸零的持續內省以找回初衷、再次確立當下具體可行的目標,重新整備、再出發,自然可以翻轉困境為難得『遇』到的挑戰機會,彼此相協相助以創生順行無阻的情勢」,一起成就「井通而困相遇也」所欲呈現的樣貌。

      儘管文字的說明看似如此的順理成章,但是,真實的施行歷程,其實是從個人內心情緒的調伏、到外部所有條件更細緻的整合都必須到位,才能夠獲得具體有效的翻轉和成果!因為「困」是一個各種資源都嚴重匱乏不足的情境;「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正是遭逢困境的寫照,而怨怒的情緒在初期極可能就湧進心裡直到滿溢而出…。因此,若想於當下進行處置,恐怕是無能為力,甚至會使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不過,假如我們對於無常變化的道理有所覺知,就會在平日利用各種機會培育心的素質、練就高EQ的話,那麼我們就可以依循「先處理情緒、再處理事情」的原則,於認清事實、徹底掌握狀況後,重新確立自己的定位與目標,再按部就班地依據檢討後的全新計畫展開行動。

      事實上,所有計畫的開展,即便是很個人的情況,都離不開與群體的連結;因為,在世間,人都是相互依存的。於此,若我們將困卦與井卦的象傳進行串合,就會有更清楚的了解。

      澤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

      「澤无水,困」,描繪事情發生變故,失其資源而使行動受侷限,不能持續遂行目標,導致陷於困境的狀況。「君子以致命遂志」則提醒:想要突破困境的人,必先極盡能事的去瞭解情況–認清事實,並真誠接受一切的到來,同時依據全新的情況建構具體可行的目標、再出發以展開行動。不過,我們也必須理解「獨木難撐天」,完成目標仍然有賴於與更多人的連結和合作。而人事上的一切行動,就如同汲水的過程一般,一定是諸多條件的聚合,才能成其事的,這正是「木上有水,井」於人事操作上的引伸性詮釋。因此,想要成其事、創其功的人,一方面要展現謙遜的態度,另一方面更需施行「勞民勸相」的作業,才能「透過彼此互動與交互影響的相互教化,相勉相協以相助,共同努力並分享所得以成其事、創其功。」

生活的連結

      我的老爸,已近90高齡,但日求進步的心,讓他在平常即養成了閱讀的習慣,不斷地充實自己的新知,也時時進行自身生活的微調作業–生活中日食兩餐就是他為了養生的自我調整行動;也在前述情況下,或許為了不麻煩家人,也或許希望主動掌握自己的生活節奏,他選擇了半獨居的模式而住在我大哥樓下的公寓裡。但是,從2017年的年底開始,更老之後所帶來身體功能的衰退,除了讓他因為開始進出醫院而總算承認自己老了之外,也讓他在近日經常要與身體不適的狀況相纏鬥;當兄弟姊妹們在陪伴中看到他顯現無能為力的模樣,甚至產生自棄的話語時,筆者心中頓然生起「生命中最大的困境就在老與病又看不到活著的意義」的念想與感慨!

      不論醫學如何進步,人生的老與病,只要時間到了、條件成熟了,它就會與我們糾纏不清,甚至將我們快速地導向死亡,或讓我們在不清不楚的失智、失能的狀態下,滿是無奈地緩慢走向生命的終點。面對如此的處境,前述「井通而困相遇也」的論述,究竟能夠給我們怎樣的啟發呢?若透過理解與實踐,它又會帶我們踏上如何不同的「時末」之旅?(註1)其結果是打碎我們?還是打開我們,引領我們開啟更多的可能?(註2)

      理解是正確行動的基礎。「井通而困相遇也」的「相遇」二字,描繪一種條件成熟後「彼此交互」–來自不同場域卻同一時間一起向著同一目標自然會聚相逢的樣貌,同時說明事件本身並非單方面所能主導、成就的情境;由此可知「困相遇」所指陷於被環境或條件所限不能脫身–「身否」,與為「愁鬱」所縛引生覺得「心苦」的狀態,是長期各種因素的累積所形成的結果。那麼,解決此一困境的方法何在?於易傳作者的會通與叮嚀而言,事前的預防與事後的解決方案都在「井通」。

      易經中的井卦,存有藉由挖一口井以解決水資源匱乏困境的具體影像。於人事則完整的說明:當我們陷於類似「江郎才盡」的境遇時,經由符應於挖一口井的歷程,持續調伏己心、努力施以改變惡劣狀況的行動,就可進以獲得目標的成就,以及施予分享行動讓大家共享美善情況的情況。對於前述的一切,我們可以簡要的收攝在「井通」二字裡。亦可見得,「井通」是始於調伏己心後的轉念、形塑新目標,並繼之以合宜行動所創生的成果;此刻「困相遇」的衝擊,反而是激發新的念想以破除慣性思維與行動,創生「見山又是山」結果的轉折點。這麼看來,「與困相遇」是一個突破與超越的機會!

      老爸在第四次入院時,在與他的對話中再次提醒他:不論老或少,只要擁有目標,我們都可以活出自己的生命意義,接著筆者也為他設定了短、中與長期的目標;一段時間之後,或許在他的內心已蘊蓄出某些想像和決心,出院前他開始神采奕奕地用日語唱著老掉牙的兒歌,更用依舊虛弱的身體踏著腳步唱出能令精神抖擻的進行曲,似乎要藉此激勵自己邁向他內心所設定的目標…。隔天,他又開始恢復了自行烹煮的作業,也再次坐於案前讀起書了;一起互相協助、互相叮嚀並輪流照顧的兄弟姊妹與家人們在收到訊息後,也紛紛在line的群族裡,表達著「心安了」的訊息,筆者的心當然也安了!同時心中不禁浮現:「『井通』是一個能夠創生「安心」的行動。」而筆者或由於心力不振,或因為懶散,停滯了近三個月的《雜卦傳》撰述作業,想不到卻因為我老爸的狀況得到改善而再次被激發、進行,可見得,療癒過程的共同投入,其良善結果也會是彼此共享的。

      「事在人為」,是筆者在易經推廣的過程裡,當某一爻辭的結尾若沒有任何「吉、凶、悔、吝、无咎」的評斷時,特別提出「反身檢視自己,並開啟意願、擔負責任與展開合宜行動」的說明;因為,沒有下評斷所潛藏的「不言之象」,正是易經作者於深知人們心思與人性後的巧思,其中,更有著多元且精采豐富的景致等待有心人透過用心與努力去開啟。「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讓我們用心又努力地透過易經的學與習,一起開啟古賢達們的智慧,並努力的將其施行於此世間,以創生互助祥和的社群吧。

 

註1:「時末」,指人生得面對老、病,與特別能直接感受死亡威脅的階段。

註2:最近正閱讀《死,打碎我們,還是打開我們?》一書,筆者在閱讀過程對於書名特別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