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易經人生

不捨

洪榮彬學長

       「無名所繫,愛緣不斷,又復受身」
 

  低頭走出加護病房的自動門,在脫掉無菌衣的同時,我忍不住又再一次的問自己,當初堅持要院方為爸急救、氣切,到底是為了什麼?

  不…!絕對不是為了別人的眼光,而是因為我對從小就感情很好的爸有不捨!
 

  無言的走出醫院,頂著外頭炙熱的陽光,趕赴兒子就讀的幼稚園,參加一個名為「小農平台」的假日活動。

  一般這種活動我是從不出席的,因為總是充滿了商業氣息,反正不是推銷自己,就是推銷商品。總是搞不懂,辦教育的,怎麼不用心做好教育這一個區塊就好了呢?當初要不是我的上游大廠陳董極力推薦「心語幼稚園」,我也不會想盡辦法讓兒子擠進來。結果上課才一個多月,就擦破一次膝蓋、撞破一次手肘。

  平常都是菲傭接送,所以我就要趁這個機會來跟園方要一個說法和保證。雖然我們家那個楞小子,好像完全不當一回事,每天依舊是蹦蹦跳跳快樂的來上學,但是我這個做娘的,對他身上的傷就是有不捨!
 

  第一位講話的人高瘦、黝黑但年輕,聽說是來自嘉義東山的有機農民「…採龍眼時,不能因為想省力或是擔心果樹死亡,而專挑手指般粗細的剪,要剪接近手腕一般粗的枝椏,這樣來年的龍眼才會又大又多又甜…」。

  人對植物,也會有不捨?
 

  「…一期稻作收割完成之後,如果放任他不管,在即將乾枯的泥地裏不久又會再長出少許的稻穗,可是產量只有一般正常的四成,因為不符合經濟效益,所以農民通常都會直接犁掉…。」

  這是另一位來自台中的有機農民,眼神發亮,讓人一眼就能感受到他是用生命在愛台灣這塊土地。

  「…這種被稱做『再生米』的稻穗,想要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昂揚,就必須讓自己擁有強大的能量和頑強的生命力。因此這種米的米粒雖小,卻意外的特別香甜,所以鳥雀特別愛吃,只不過等牠們吃完,通常收成時就只剩下三成了。雖然我明知不可能將這包米的定價提高三倍,但是我仍願意照顧她們,因為這些稻米教會我…。」

  植物對眾生,同樣也有不捨?
 

  最後,園長詠立姐緩步的走上講台,她春風拂鈴般盈盈的笑聲和《崑曲》青衣般款款的身段,都讓人看不出是一位剛剛開完刀的嚴重癌症患者──

  「首先非常感謝大夥今天的參與,聽完這麼精彩的分享,教我也忍不住想上來談談自己的一點感想。

  身為一個幼教工作者,一直堅持孩子必須從遊戲中學習成長、在工作中療癒傷痛以及生活中長養慈悲。

一,龍眼的採收過程,讓我想到──
  原來,常跌倒的孩子比較不怕痛。
  我們對孩子的不捨,會不會變成過度保護,反而障礙了孩子療傷的能力?

二,『再生米』的不輕言放棄,讓我體悟到──
  原來,沒有傘的孩子會跑得比較快。
  我在這些稻米身上看見她們對眾生的慈悲與不捨。因為如果不是她們,無論外在的環境如何困難,也堅持要活得漂亮,農民就會將田犁掉。那田裏的各種蟲、微生物…也就會因為整個賴以維生的生態被破壞而全部死亡。
  甚至,如果不是她們,那各位有沒有想過,在一、二期稻作之間這段青黃不接的期間裏,又是誰來餵養鳥雀呢?
  原來,人性的美,是在看到周遭夥伴的苦難時,有擔待、包容與不捨,如同這些『再生米』。

三,園外有一塊堅硬粗糙的水泥地,雖經我十幾年的努力,仍舊無法說服主事者把它改
  成柔軟的泥地。但是我不讓老師們因為貪圖安逸,或怕孩子受傷,而整天將孩子關
  在教室裏。
  我們願意擔待風險和壓力,是因為我們對孩子的成長與學習有不捨。」
 

  同樣是「不捨」,如果來世我注定要「又復受身」再來輪回…,

  會是因為小格局的「無名所繫」,才不得不來;

  還是因為「愛緣不斷」而乘願再來…?
 

  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