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愛情

激烈、寂靜、哀傷的愛也是夢幻泡影-挪威森林

林仟雯學姐

  「過去我從未寫過相同類型的小說,但這是我無論如何都想寫一次的小說類型,這個類型就是戀愛小說,雖然是老舊的名詞,但我想不到比這更好的說法。激烈、寂靜、哀傷,100%的戀愛小說」這是村上春樹對作品挪威森林的描述,或許我們不一定有這樣的機會體驗這樣令人心碎的愛,透過村上悠然深刻的文筆彷彿也這樣的活過了!

  男主角渡邊因同學Kizuki的自殺,就決定要承擔起Kizuki女友直子的一生,書中描述「喂!Kizuki,我想我跟你不一樣,我是決定活下去的,而且盡我的能力好好活下去,其實我也很難過,這都因為你留下直子,自己卻死掉的關係喲。但我絕對不會遺棄他。為什麼嗎?因為我喜歡她,我比她堅強。…我可以感覺到所謂責任這東西…我不得不為了繼續活下去而付出代價」,渡邊對於直子的愛混雜迷戀與同情,面對始終無法走出死亡陰影的直子,充滿理想性的責任感,有時也有脆弱茫然,那種無盡等待的悲情時常很迷人,或許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會有愛到無力或愛上不該愛的人的時候,縱算傷痕累累也不放手,與其說是為愛付出,其時附著在愛裡的悲傷才是真正的眷戀,因為悲傷讓人感受自己或說是神性的存在,所以本質上來看,我們愛的時常不是對方,而是愛那得不到的苦。

  直子在Kizuki死後,對於無法成為完全的人而深感挫折,她既是需要渡邊的等待,也需要對自己無止盡的放棄來證明她對Kizuki的愛,應該說,她無法獨自活下去,總是需要依靠,無論是依靠渡邊或死去的Kizuki,她說「像這樣緊緊跟你在一起時,我就一點不害怕了。多麼惡劣黑暗的東西,都不會來引誘我了」,她以為她的依靠可以讓她永遠光明,但是現實總是殘酷的回應她,當渡邊愛上綠的時候,她便無法繼續活著了,因為渡邊有可能沒辦法一如以往讓她依靠了;我們常說尋找另一半,彷彿人天生就是殘缺一半,所以要找到另一半來完整人生,這個想法讓我們在愛情裡前仆後繼,總想找一個拯救者,有趣的是,多數人都爭相等待救援,卻鮮有人能當拯救者,事實上,這種思惟讓我們在愛情裡不停索取,縱算掏空對方竟也在所不惜,幸福往往就葬送了。

  「如今我也明白,她之所以會請求『不要忘記我』的原因了。當然直子是知道的。她知道在我心中有關她的記憶總有一天會逐漸淡化下去。因此她才不得不那樣要求我『請你永遠不要忘記我。記得我曾經存在過』」,這是此書的開場,也可以說就是結局,或許事件在一開始就結束了,開始與結束也可能是同一個點,以時間向度來說,這是不可能的,但死生之間或許並沒有時間的概念,渡邊體會到「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潛存在我們的生之中」,金剛經上也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人時常執著某個點、某個觀念,對過去記掛不忘,對現在誤以為是結局,對未來過度幻想,因而迷失了!其實人生的美妙就是,最好的最壞的都會過去,好與壞沒有人能佔便宜,所以分別作何用處呢?因為生命只有階段沒有結局,而階段也只是因緣聚合所示現罷了;直子的請求註定要淹沒於人生大海中,至多也只成為渡邊心中不可思議的記憶而已,其實就連渡邊自己最後也會忘記自己的,要如何記得直子呢?話雖如此,人還是時常說出這樣的傻話,因為傻話讓人感到有盼望,也許哪天因緣再聚合,雖已不是當初人事,竟又是生命另一夢幻泡影,有趣的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