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真愛在減法裡:山澤損

趙世晃醫師

  山澤損: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乃至於無─有一種智慧,是用減法來修的,減到一無所有,才能擁有入場券。

  「山」是停止、到達,「澤」是割捨、付出。停止割捨,用付出來到達,就是「損」卦,意思是減少事物的負擔,減少心中的紛亂。老子《道德經》中說:「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乃至於無。」老子的「無」,和佛經中的「空」,都是中國哲學思想的至高境界,而日本禪學講「敬寂」也很相近。和「損」卦相錯的是「咸」卦,講感應,感應是愛情的本質,而「損」卦講「無我」,則是愛情的實踐。愛情始於感應,而完美於無我,所以我要說一個愛情故事。

       雅子是東大心理系的高材生,她在偶然的機會讀到老子的《道德經》:「……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乃至於無,……」她心神受到巨大的震動,她求知的生命彷彿重新打開一道門窗,她直覺這個「損」字和「無」字暗藏著奧義,是她一生既熟悉又蒙昧不清的領域。她和同學正浩討論此事:「這個損字的意思是減損,吃虧,犧牲,壓抑,克制,忍耐,對自己不利,這和我們大和民族的『武士道』是不謀而合的,只是沒像老子這麼清楚地指出方向,我彷彿聽到他大聲地說:『就是損,愈減愈少,一直到一無所有,這就是求道的方向,剛好和求學的方向相反。』這麼清楚的教訓都存在快三千年了,我才第一次聽說,當時還感動得全身發抖哩。」正浩說:「老子的『』,和佛經中的『』,都是中國哲學思想的至高境界,我們的禪學講『敬寂』也很相近。可是洋子教授說,她在更古老的易經上看到『』和『』兩個卦名,所以老子說的『損』是源自易經而來,他講的柔順、無、自然,也和易經中的『』、『』、『無妄』、『』卦相近。」雅子很驚訝正浩對易經的卦如數家珍。問:「是你去上洋子教授的易經課吧?真了不起,我都不敢去上,學姐說困難到讓人失眠呢!」正浩笑說:「失眠倒不會,頭痛是免不了的,真不知道古人是怎麼樣把自己變那麼聰明的!」

  這一段談話讓雅子的心裡留下一個願望,她希望有生之年能把易經讀一次,但不是現在,是以後她不怕頭痛的時候,或是她想頭痛的時候,這個想法只有跟正浩講過一次。在畢業典禮上,雅子遇到洋子教授,這個學生公認全校最有智慧的老師,也是中國文史哲學的權威,正是雅子心目中的偶像,居然對雅子揮手打招呼:「是雅子小姐吧?很驚訝我認識妳嗎?是正浩跟我提起妳的,說妳很喜歡易經,但沒勇氣來上我的課,說是要等以後不怕頭痛時才想學。真是可愛的想法,我好喜歡,特別準備一個禮物來送妳。」洋子從身上拿出一本書,是一本易經日譯讀本,說:「這是我自己翻譯的易經,還不太成熟,敬請指正。妳喜歡的『損』卦,我還特別詳細加了很多註解,希望不會讓妳頭痛。」雅子的眼淚差點掉下來,看著洋子竟說不出一句話。洋子說:「妳先別謝我,這份禮物有一半是正浩貢獻的,他說他很喜歡妳,但是基於這個損字,他說他還要去磨練一番。我也搞不懂妳們年輕人的愛情,反正正浩給自己很高的挑戰,你們的緣分就從這本易經去找吧!」看著洋子的背影,雅子心中沐浴在春暉般的溫暖中。她看到正浩朝她走過來,眼神像是一個正在揚帆而去的哥倫布,臉上已鋪滿未來的風霜。他是來道別的,向著雅子這個已經訂了婚的女子,是他感情中故鄉般的港口,擁有他比生命還珍貴的依戀,卻硬生生地被他藏起來,就在前天謝師宴上,藉著酒意向洋子教授透露了送書的想法,多說了一句:「好喜歡這個女孩啊!」正浩說:「我明天就要去美國讀書,幾年內不會回來,如果看易經頭痛,可以寫信來聊聊,不要讓我太想妳哦!」說完遞了一張紙條到雅子手裡,雅子打開,上面寫著他在美國的聯絡住址,還有一行字:「只要妳想見我,我會放下身邊的事立刻回來。」雅子是一個對愛情沒有野心的女孩,大二時就和班上同學文亮交往,大四訂婚,正浩並未留下競爭者的印象,倒是扮演了很兄長的角色。對於這一個突然冒出來而即將離開的愛慕者,一份長年牽絆卻無聲無息的感情,雅子竟因毫無防備而驚慌失措。她目不轉睛地注視那一行不太真實的文字,她像一個失讀者無法辨識其中的意思,卻因它冥冥中的重量而雙手發抖不止。待雅子抬頭,正浩已經走遠,雅子有一股衝動想大聲叫住他,但那凝住的空氣似乎不會傳播她虛弱的心聲,那眼淚已如風雨遮住了送行的視線。

  婚後的雅子在一家醫院任職心理諮詢師,面對眾多焦慮症、精神分裂症、躁鬱症的病患,她單純的心情開始染上了憂鬱的顏色。她是一個梵谷迷,當她最後一次看他的畫時,竟在展示廳上痛哭,回家後就大病一場,她對文亮說:「我聽到梵谷對我說:我好痛苦。」雅子沒法去上班,她患了厭食症、失眠症、重度憂鬱症,文亮說:「我說過精神病會傳染的,妳就不聽,換個工作會好的,妳先休息幾個月再說。」雅子的生命開始尋找極端,暴烈又脆弱,楚楚可憐又令人髮指,像鐘擺來回在祈禱與詛咒的兩岸,病重的時候是一隻被踩扁的蟑螂,用兩條觸鬚向天使揮手求救,病輕的時候是一隻妖嬈的黑天鵝,用惡毒的言行否認生病、排斥治療。她變得自卑又固執,她拒絕向庸俗、正常臣服,又為自己受困於了無新意的祝福冷漠嘲弄、絕望吶喊。文亮開始對她咆哮,甚至動手打她,並在她不知情下將她送到療養院強制治療。她憤怒到極點,對她的醫護人員咒罵動粗,直到她所有的武裝部隊都陣亡了,她的天使都嘆氣離開了,她才發現這個世界都瘋了,連光線都被扭曲了,聲音都被撕裂了,只剩遙遠的記憶中最後一個背影留下忠誠―她看到正浩回頭向她微笑,說:「我回來了。」

  她第一次用喜悅叫醒自己,並用微笑撐起天花板。

  護士幫她穿上戒護裝,帶她去會客室。果然是正浩,他對她使個鬼臉,說:「妳真會演,比我還會。這是個顛倒世界,妳演得好辛苦。不過我回來了,我是認真的。記得『為道日損』這句話嗎?演戲的事我們開始慢慢減,直到不用演為止,到時候就剩下真的,可以嗎?」

  雅子點點頭,說:「先減掉我的婚姻。」

  不用雅子開口,文亮搞了一張法院判決書,說和雅子的婚姻已判決失效。正浩聽到了,完全不能理解:「奇怪,怎麼我愛得要死的人也沒人敢搶,這事我還沒請山口組的叔叔幫忙呢!」正浩沒頭沒腦的表情,惹雅子綻然展顏:「誰說我就答應賣給你?我這假的病還沒減去前,也沒好價錢,你別想撿便宜貨。我倒要看看你減了什麼?」正浩拉起他的上衣,露出稜線分明的六塊肌,說:「這是減了五公斤的成果,還有今天我把美國的工作辭了,可是高薪的主管職喔!」雅子的心感覺到輕微的疼痛,是愛的羽毛鞭打過力的疼痛,天搖地晃中,雅子發現這痛對心靈的麻木不仁正是最靈驗的藥方。

  雅子出院那天,正浩問:「要回去拿你的東西嗎?」雅子:「沒有你的回憶,都減掉吧!」正浩說:「妳記得洋子教授嗎?我前幾天問她我還要減掉什麼,她跟我說,離開顛倒世界到心靈的彼岸,要五蘊皆空,連愛恨得失都要減,我們恐怕作不到。她教我們去找她,妳願意嗎?」

  雅子:「啊!我想起她送我的那本易經,可是還放在我的前夫家,怎麼辦?」正浩:「不用它了,整本易經都在我的腦袋裡面了。」雅子:「你是怎麼辦到的?」正浩:「我每次在解卦時,都假想妳就坐在我的對面,我一邊和妳談天,一邊自問自答,沒幾個月就把整本易經背得滾瓜爛熟了。我就重新再解一次,每次都有新的見解,而妳的意見也愈來愈多,還不時起爭執。整本易經都是妳的聲音,我就藉它來減去我的相思之苦。」雅子:「怪不得我老是心神不寧,還得了憂鬱症,原來是你在作法。好壞!」雅子輕輕敲了正浩的頭,對於能活在一個男人的經書裡,她彷彿記得有一個古代美人叫顏如玉的,而當今之世就是她雅子莫屬了。

  洋子教授疼惜地看著雅子,說:「瘦成這個樣子,妳就不要再減了,別跟正浩不正經的,什麼都要減,愛和慈悲心減掉了就不好了。其實這個損卦的境界很特殊,全卦之中只有六二爻內有『征凶』的警語,是警告不可生占有與搶奪之心。這是一個教人減少有害、增多有益,減私欲、增德行,減多餘補不足。而損卦的錯卦是咸卦,是講愛情的卦,而最令人讚嘆的是咸卦講愛情的本質,愛情的實踐卻在損卦,從初爻:已事遄往,放下手邊的事趕往對方的身邊開始,到五爻: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在真愛的世界,總是用最珍貴的禮物送給對方,讓對方無法拒絕。為什麼無法拒絕?因為在彼岸的心靈世界,五蘊皆空,損與益是分不清的,沒有愛恨的差別,沒有是非善惡,不增不減,不生不滅,沒有得失、嫉妒、恐懼,所以接受與拒絕是多餘的。」

  雅子滿臉疑惑,問:「可是當我享受甜蜜的愛情時,我很害怕失去愛情,這是什麼回事?」洋子:「妳不像正浩,當年他離開妳,把對妳的愛昇華了,用他的經書擁抱妳的靈魂,祝福著妳,他只是默默等待,愛妳只是他的學習,他的願意,沒有條件,沒有形式,沒有對等,沒有回報,苦不堪言也好,甘之如飴也好,他總是用妳最適切的方式愛妳,包括消失在妳的眼裡,直到妳需要他出現。在他的愛裡不需形影不離,形影不離而不相愛的痛苦,妳是知道的。很多人用醋勁的強度來代表愛的強度,把對方當作滿足愛情的工具,這種愛都太有條件,太庸俗,太生意。正浩的愛太多沒有條件了,所以需要妳幫他減一點,也許等妳嫌愛太多時,再還他一些。對於愛妳,正浩已吃過太多苦,而如何愛正浩,妳才開始學習哩。」

  雅子回頭看一看正浩,心想早上才發誓如果他膽敢劈腿變心,她一定會殺了他,原來自己的愛是用來交易的,所以充滿不安全感。也許今後她要減的,就是愛情的甜味,或許只有經過苦味的訓練,可以檢驗一份愛的背後,是貪婪凶暴的條件,還是一無所有也無所謂的自在。

原文:
損:有孚,元吉,無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簋)可用享。
彖曰:損,損下益上,其道上行。損而有孚,元吉,無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二簋應有時。損剛益柔有時,損益盈虛,與時偕行。
象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
初九:已事遄往,無咎,酌損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九二:利貞,征凶,弗損益之。
象曰:九二利貞,中以為志也。
六三: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
象曰:一人行,三則疑也。
六四:損其疾,使遄有喜,無咎。
象曰:損其疾,亦可喜也。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元吉。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佑也。
上九:弗損益之,無咎,貞吉,利有攸往,得臣無家。
象曰:弗損益之,大得志也。

簡譯:
  減損的功夫需要信心,根本吉祥,沒有錯,往前有利。像「用什麼祭拜神」這個問題的思考,神什麼都有,會貪人的貢品嗎?兩碗粗飯足表敬意,太豐盛的貢品難不成代表人的貪心?損益與時間同在,精神世界與物質世界的損益往往相反。山求高而澤求深,象徵君子減損憤怒與私欲,增益德行與修為。初九,停止手邊事趕往幫助別人,沒有錯,損失可以酌量的。九二,用損有利堅正守中,不用增減,上司就會讚美的。六三,要配對,三人多一人,所以要減一人,一人則要增一人。減多補少是善用生命必要的。六四,對病痛弱點用損,愈快愈好。六五,有人送我禮物,像千年不死的靈龜一樣的珍貴,連拒絕的方法也沒有,在心靈的彼岸世界,總是愈貴重的愈喜歡送人。上九,損的最高境界,無損無益,無錯,守正吉,遠行也有利。得賢臣,像沒家的人,因為以天地為家。

筆者心得:
  損卦講減少自我的重量,直到無我。開始用損,就是試一試可不可以隨時停下手邊的事來幫忙別人。手邊的事多半很重要,否則我們不會忙個不停。看一個人有無「損」的能量,請他暫停一下手邊的事,就一目了然。而周公一餐三吐哺的故事,就是損(已事遄往,無咎,酌損之)。減少自己的想法和慾望,可以幫忙堅正的行動。因為能自損,所以終能達到無損無益的心境(利貞,征凶,弗損益之)。美滿是要能配對,剛好就好,三個人就要減一個,一個人就加一個。善用加減,使損的應用更靈活(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用損可以治病,減重、減焦慮都是,可加速喜事的到來(損其疾,使遄有喜)。善用損,達到無我的空境,這是精神世界的至寶,像是天使的到訪,送我喜樂的真理(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元吉)。一旦到達無我的境界,離開物質世界的價值觀,就能修得無損無得的空性,這正是心經的教導(弗損益之,無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