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真爱在减法里:山泽损

赵世晃医师

  山泽损: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乃至于无─有一种智慧,是用减法来修的,减到一无所有,才能拥有入场券。

  “山”是停止、到达,“泽”是割舍、付出。停止割舍,用付出来到达,就是“损”卦,意思是减少事物的负担,减少心中的纷乱。老子《道德经》中说:“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乃至于无。”老子的“无”,和佛经中的“空”,都是中国哲学思想的至高境界,而日本禅学讲“敬寂”也很相近。和“损”卦相错的是“咸”卦,讲感应,感应是爱情的本质,而“损”卦讲“无我”,则是爱情的实践。爱情始于感应,而完美于无我,所以我要说一个爱情故事。

       雅子是东大心理系的高材生,她在偶然的机会读到老子的《道德经》:“……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乃至于无,……”她心神受到巨大的震动,她求知的生命仿佛重新打开一道门窗,她直觉这个“损”字和“无”字暗藏着奥义,是她一生既熟悉又蒙昧不清的领域。她和同学正浩讨论此事:“这个损字的意思是减损,吃亏,牺牲,压抑,克制,忍耐,对自己不利,这和我们大和民族的‘武士道’是不谋而合的,只是没像老子这么清楚地指出方向,我仿佛听到他大声地说:‘就是损,愈减愈少,一直到一无所有,这就是求道的方向,刚好和求学的方向相反。’这么清楚的教训都存在快三千年了,我才第一次听说,当时还感动得全身发抖哩。”正浩说:“老子的‘’,和佛经中的‘’,都是中国哲学思想的至高境界,我们的禅学讲‘敬寂’也很相近。可是洋子教授说,她在更古老的易经上看到‘’和‘’两个卦名,所以老子说的‘损’是源自易经而来,他讲的柔顺、无、自然,也和易经中的‘’、‘’、‘无妄’、‘’卦相近。”雅子很惊讶正浩对易经的卦如数家珍。问:“是你去上洋子教授的易经课吧?真了不起,我都不敢去上,学姐说困难到让人失眠呢!”正浩笑说:“失眠倒不会,头痛是免不了的,真不知道古人是怎么样把自己变那么聪明的!”

  这一段谈话让雅子的心里留下一个愿望,她希望有生之年能把易经读一次,但不是现在,是以后她不怕头痛的时候,或是她想头痛的时候,这个想法只有跟正浩讲过一次。在毕业典礼上,雅子遇到洋子教授,这个学生公认全校最有智慧的老师,也是中国文史哲学的权威,正是雅子心目中的偶像,居然对雅子挥手打招呼:“是雅子小姐吧?很惊讶我认识妳吗?是正浩跟我提起妳的,说妳很喜欢易经,但没勇气来上我的课,说是要等以后不怕头痛时才想学。真是可爱的想法,我好喜欢,特别准备一个礼物来送妳。”洋子从身上拿出一本书,是一本易经日译读本,说:“这是我自己翻译的易经,还不太成熟,敬请指正。妳喜欢的‘损’卦,我还特别详细加了很多注解,希望不会让妳头痛。”雅子的眼泪差点掉下来,看着洋子竟说不出一句话。洋子说:“妳先别谢我,这份礼物有一半是正浩贡献的,他说他很喜欢妳,但是基于这个损字,他说他还要去磨练一番。我也搞不懂妳们年轻人的爱情,反正正浩给自己很高的挑战,你们的缘分就从这本易经去找吧!”看着洋子的背影,雅子心中沐浴在春晖般的温暖中。她看到正浩朝她走过来,眼神像是一个正在扬帆而去的哥伦布,脸上已铺满未来的风霜。他是来道别的,向着雅子这个已经订了婚的女子,是他感情中故乡般的港口,拥有他比生命还珍贵的依恋,却硬生生地被他藏起来,就在前天谢师宴上,借着酒意向洋子教授透露了送书的想法,多说了一句:“好喜欢这个女孩啊!”正浩说:“我明天就要去美国读书,几年内不会回来,如果看易经头痛,可以写信来聊聊,不要让我太想妳哦!”说完递了一张纸条到雅子手里,雅子打开,上面写着他在美国的联络住址,还有一行字:“只要妳想见我,我会放下身边的事立刻回来。”雅子是一个对爱情没有野心的女孩,大二时就和班上同学文亮交往,大四订婚,正浩并未留下竞争者的印象,倒是扮演了很兄长的角色。对于这一个突然冒出来而即将离开的爱慕者,一份长年牵绊却无声无息的感情,雅子竟因毫无防备而惊慌失措。她目不转睛地注视那一行不太真实的文字,她像一个失读者无法辨识其中的意思,却因它冥冥中的重量而双手发抖不止。待雅子抬头,正浩已经走远,雅子有一股冲动想大声叫住他,但那凝住的空气似乎不会传播她虚弱的心声,那眼泪已如风雨遮住了送行的视线。

  婚后的雅子在一家医院任职心理咨询师,面对众多焦虑症、精神分裂症、躁郁症的病患,她单纯的心情开始染上了忧郁的颜色。她是一个凡高迷,当她最后一次看他的画时,竟在展示厅上痛哭,回家后就大病一场,她对文亮说:“我听到凡高对我说:我好痛苦。”雅子没法去上班,她患了厌食症、失眠症、重度忧郁症,文亮说:“我说过精神病会传染的,妳就不听,换个工作会好的,妳先休息几个月再说。”雅子的生命开始寻找极端,暴烈又脆弱,楚楚可怜又令人发指,像钟摆来回在祈祷与诅咒的两岸,病重的时候是一只被踩扁的蟑螂,用两条触须向天使挥手求救,病轻的时候是一只妖娆的黑天鹅,用恶毒的言行否认生病、排斥治疗。她变得自卑又固执,她拒绝向庸俗、正常臣服,又为自己受困于了无新意的祝福冷漠嘲弄、绝望呐喊。文亮开始对她咆哮,甚至动手打她,并在她不知情下将她送到疗养院强制治疗。她愤怒到极点,对她的医护人员咒骂动粗,直到她所有的武装部队都阵亡了,她的天使都叹气离开了,她才发现这个世界都疯了,连光线都被扭曲了,声音都被撕裂了,只剩遥远的记忆中最后一个背影留下忠诚―她看到正浩回头向她微笑,说:“我回来了。”

  她第一次用喜悦叫醒自己,并用微笑撑起天花板。

  护士帮她穿上戒护装,带她去会客室。果然是正浩,他对她使个鬼脸,说:“妳真会演,比我还会。这是个颠倒世界,妳演得好辛苦。不过我回来了,我是认真的。记得‘为道日损’这句话吗?演戏的事我们开始慢慢减,直到不用演为止,到时候就剩下真的,可以吗?”

  雅子点点头,说:“先减掉我的婚姻。”

  不用雅子开口,文亮搞了一张法院判决书,说和雅子的婚姻已判决失效。正浩听到了,完全不能理解:“奇怪,怎么我爱得要死的人也没人敢抢,这事我还没请山口组的叔叔帮忙呢!”正浩没头没脑的表情,惹雅子绽然展颜:“谁说我就答应卖给你?我这假的病还没减去前,也没好价钱,你别想捡便宜货。我倒要看看你减了什么?”正浩拉起他的上衣,露出棱线分明的六块肌,说:“这是减了五公斤的成果,还有今天我把美国的工作辞了,可是高薪的主管职喔!”雅子的心感觉到轻微的疼痛,是爱的羽毛鞭打过力的疼痛,天摇地晃中,雅子发现这痛对心灵的麻木不仁正是最灵验的药方。

  雅子出院那天,正浩问:“要回去拿你的东西吗?”雅子:“没有你的回忆,都减掉吧!”正浩说:“妳记得洋子教授吗?我前几天问她我还要减掉什么,她跟我说,离开颠倒世界到心灵的彼岸,要五蕴皆空,连爱恨得失都要减,我们恐怕作不到。她教我们去找她,妳愿意吗?”

  雅子:“啊!我想起她送我的那本易经,可是还放在我的前夫家,怎么办?”正浩:“不用它了,整本易经都在我的脑袋里面了。”雅子:“你是怎么办到的?”正浩:“我每次在解卦时,都假想妳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一边和妳谈天,一边自问自答,没几个月就把整本易经背得滚瓜烂熟了。我就重新再解一次,每次都有新的见解,而妳的意见也愈来愈多,还不时起争执。整本易经都是妳的声音,我就藉它来减去我的相思之苦。”雅子:“怪不得我老是心神不宁,还得了忧郁症,原来是你在作法。好坏!”雅子轻轻敲了正浩的头,对于能活在一个男人的经书里,她仿佛记得有一个古代美人叫颜如玉的,而当今之世就是她雅子莫属了。

  洋子教授疼惜地看着雅子,说:“瘦成这个样子,妳就不要再减了,别跟正浩不正经的,什么都要减,爱和慈悲心减掉了就不好了。其实这个损卦的境界很特殊,全卦之中只有六二爻内有‘征凶’的警语,是警告不可生占有与抢夺之心。这是一个教人减少有害、增多有益,减私欲、增德行,减多余补不足。而损卦的错卦是咸卦,是讲爱情的卦,而最令人赞叹的是咸卦讲爱情的本质,爱情的实践却在损卦,从初爻:已事遄往,放下手边的事赶往对方的身边开始,到五爻: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在真爱的世界,总是用最珍贵的礼物送给对方,让对方无法拒绝。为什么无法拒绝?因为在彼岸的心灵世界,五蕴皆空,损与益是分不清的,没有爱恨的差别,没有是非善恶,不增不减,不生不灭,没有得失、嫉妒、恐惧,所以接受与拒绝是多余的。”

  雅子满脸疑惑,问:“可是当我享受甜蜜的爱情时,我很害怕失去爱情,这是什么回事?”洋子:“妳不像正浩,当年他离开妳,把对妳的爱升华了,用他的经书拥抱妳的灵魂,祝福着妳,他只是默默等待,爱妳只是他的学习,他的愿意,没有条件,没有形式,没有对等,没有回报,苦不堪言也好,甘之如饴也好,他总是用妳最适切的方式爱妳,包括消失在妳的眼里,直到妳需要他出现。在他的爱里不需形影不离,形影不离而不相爱的痛苦,妳是知道的。很多人用醋劲的强度来代表爱的强度,把对方当作满足爱情的工具,这种爱都太有条件,太庸俗,太生意。正浩的爱太多没有条件了,所以需要妳帮他减一点,也许等妳嫌爱太多时,再还他一些。对于爱妳,正浩已吃过太多苦,而如何爱正浩,妳才开始学习哩。”

  雅子回头看一看正浩,心想早上才发誓如果他胆敢劈腿变心,她一定会杀了他,原来自己的爱是用来交易的,所以充满不安全感。也许今后她要减的,就是爱情的甜味,或许只有经过苦味的训练,可以检验一份爱的背后,是贪婪凶暴的条件,还是一无所有也无所谓的自在。

原文:
损: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簋)可用享。
彖曰:损,损下益上,其道上行。损而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二簋应有时。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偕行。
象曰: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九二:利贞,征凶,弗损益之。
象曰:九二利贞,中以为志也。
六三: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
象曰:一人行,三则疑也。
六四:损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象曰:损其疾,亦可喜也。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佑也。
上九: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象曰:弗损益之,大得志也。

简译:
  减损的功夫需要信心,根本吉祥,没有错,往前有利。像“用什么祭拜神”这个问题的思考,神什么都有,会贪人的贡品吗?两碗粗饭足表敬意,太丰盛的贡品难不成代表人的贪心?损益与时间同在,精神世界与物质世界的损益往往相反。山求高而泽求深,象征君子减损愤怒与私欲,增益德行与修为。初九,停止手边事赶往帮助别人,没有错,损失可以酌量的。九二,用损有利坚正守中,不用增减,上司就会赞美的。六三,要配对,三人多一人,所以要减一人,一人则要增一人。减多补少是善用生命必要的。六四,对病痛弱点用损,愈快愈好。六五,有人送我礼物,像千年不死的灵龟一样的珍贵,连拒绝的方法也没有,在心灵的彼岸世界,总是愈贵重的愈喜欢送人。上九,损的最高境界,无损无益,无错,守正吉,远行也有利。得贤臣,像没家的人,因为以天地为家。

笔者心得:
  损卦讲减少自我的重量,直到无我。开始用损,就是试一试可不可以随时停下手边的事来帮忙别人。手边的事多半很重要,否则我们不会忙个不停。看一个人有无“损”的能量,请他暂停一下手边的事,就一目了然。而周公一餐三吐哺的故事,就是损(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减少自己的想法和欲望,可以帮忙坚正的行动。因为能自损,所以终能达到无损无益的心境(利贞,征凶,弗损益之)。美满是要能配对,刚好就好,三个人就要减一个,一个人就加一个。善用加减,使损的应用更灵活(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用损可以治病,减重、减焦虑都是,可加速喜事的到来(损其疾,使遄有喜)。善用损,达到无我的空境,这是精神世界的至宝,像是天使的到访,送我喜乐的真理(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一旦到达无我的境界,离开物质世界的价值观,就能修得无损无得的空性,这正是心经的教导(弗损益之,无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