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菩提心田

禪修與西方心理療癒之探討

大惠法師

  當今台灣以科技資訊與工商企業邁向國際,朝向地球村的型態發展,一切講求快速與效率,在相互競爭與衝擊下,愈來愈多人承受著精神壓力、焦慮與抑鬱。混亂的思緒與內外的矛盾,導致生理與心理的失衡。而此身心失調與缺乏健康的精神生活,正是現代文明病的起因(陳錫琦,2005)。在陸洛(2001)的研究發現,身心健康上出現問題與高壓力、憂鬱、焦慮的情緒有關,其所造成負向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丹尼爾‧高曼(2006)也說明情緒對我們長期的健康影響甚大,負面的情緒會讓病情惡化、抵抗力削弱。因此許多精神醫師建議藉由調身、調息、調心的禪修與規律的運動有助於身心健康的統整。而最近在促進全人健康的研究也發現,佛教的禪修是世界古老的宗教裡,被認為是調柔身心,轉化個人體驗,促進健康的方法,同時是開發人類潛能的最佳方式。

  目前在美國評估有超過一千萬人禪坐,全世界則超過一億人口為了健康學習禪修(Ospina et al., 2008)。禪修近幾十年來亦普為國人接受,這主要歸功於許多禪修團體對禪修活動推廣不遺餘力。例如:台灣佛陀原始正法中心(MBSC)、法鼓山、葛印卡內觀中心等。儘管許多人為禪修深深的吸引著,然而參與者卻因其動機與目的而有差異。例如許多人因生活壓力、身體的不適、負向情緒等因素而參加禪修,藉此希望獲得身體的健康、放鬆或平靜;有些人物質不虞匱乏,身體亦無大礙,內心卻常感空虛或生命無價值感,內心的衝突與矛盾,讓他們想從禪修裡找到出口。而另外有些人,特別是禪修實踐者,除了冀求身心的安定外,更希望煩惱的解脫與超越生死的輪迴。因此以佛教的觀點,禪修的終極目的就是為了滅除心中的痛苦與煩惱,進而超越生死輪迴。

  美國心理學的先驅—William James在哈佛的一次演講中曾預言—東方的佛教禪修對西方心理學將產生莫大的影響。他認為心理學在探索人性、自由意志、及自我之外,更應重視精神心靈層面的瞭解。近幾年來從西方傳入本土,蔚為風潮的正念減壓療程(MBSR)與憂鬱症的內觀認知治療(MBCT),正是西方心理學結合東方智慧—正念禪修的範疇。其他心理學大師如Jung、perls 、Maslow與Yalom晚年,亦汲取東方宗教與禪修,將心理諮商/治療擴及精神層次,統整身心與心靈的部分,讓心理諮商/治療更深入人性的核心與終極議題。

  著名的美國禪修教師兼心理治療師康菲爾德(易之新、黃璧惠、釋自鼐譯,2008)認為最好的心理療法是結合禪修過程的分享方式。當事人可以洞察、觸及平時無法覺知的內外身心狀態與精神領域,透過團體的凝聚、支持與互動學習,表達自我與人際關係的情緒,加上領導者的接納、同理與關懷,可以使當事人更能探索自己痛苦根源。特別在人際、生涯與婚姻有議題的成員,若能輔以心理治療的方法予以處理效果更加(Carrington, 1982)。Epstein(2003)也提出真正身心轉化需先以心理諮商/治療疏通自我防衛與過去創傷,再焦聚於神聖無我智慧的連結,如此生理、心理與心靈精神方能得到真實的成長。禪修與心理諮商或治療上不僅沒有相互抵觸,還能彼此結合、互補(Walsh & Vaughan, 1980)。

  過去幾十年來,禪修已廣泛的被應用在教育、工作職場、身心健康、精神病學、個人潛能發展、心理諮商與治療、體育、藝術等不同領域(Vettese, Toneatto, Stea, Nguyen, & Wang, 2009;釋惠敏,1997)。禪修如此受重視,主要是一般認為人們透過禪修可以安定思緒、使情緒獲得控制、增強問題與困境處理能力、預防心理疾病及對於傷痛的療癒、增加幸福感、紓解壓力、減輕焦慮(Murphy, 2006;Kabat-Zinn et al.,1992;楊淑貞、林邦傑、沈湘縈,2007)、轉化身心、開發內在潛能(蕭志強譯,2006),乃至於追尋心靈、探究生命本質(Kristeller, 2003),讓人們從煩惱中解脫出來(聖嚴法師,2001)。由此可知,禪修應用層面極為廣泛,從個人生理、情緒、認知、心理,乃至於人際、社會,從世學以至出世自由解脫,值得我們窮盡一生來修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