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井通而困相遇也

文本诠释

      在打破六十四卦卦序的《杂卦传》中,“明夷,诛也”,被作者安置于“井通而困相遇也”之前,它是在提醒我们:“当遭逢昏暗不明、无法向前推展的时候,必须借由运用言语的沟通对话,甚至是不得已而行的口诛笔伐,或种种强力的行动–举凡杀戮、纠责皆属于其范畴–以排除不利状况”,完成“明夷,诛也”所描绘的作业,才能让一切趋向平静和稳定的状态。紧接着,再透过“归零的持续内省以找回初衷、再次确立当下具体可行的目标,重新整备、再出发,自然可以翻转困境为难得‘遇’到的挑战机会,彼此相协相助以创生顺行无阻的情势”,一起成就“井通而困相遇也”所欲呈现的样貌。

      尽管文字的说明看似如此的顺理成章,但是,真实的施行历程,其实是从个人内心情绪的调伏、到外部所有条件更细致的整合都必须到位,才能够获得具体有效的翻转和成果!因为“困”是一个各种资源都严重匮乏不足的情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正是遭逢困境的写照,而怨怒的情绪在初期极可能就涌进心里直到满溢而出…。因此,若想于当下进行处置,恐怕是无能为力,甚至会使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不过,假如我们对于无常变化的道理有所觉知,就会在平日利用各种机会培育心的素质、练就高EQ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依循“先处理情绪、再处理事情”的原则,于认清事实、彻底掌握状况后,重新确立自己的定位与目标,再按部就班地依据检讨后的全新计画展开行动。

      事实上,所有计画的开展,即便是很个人的情况,都离不开与群体的连结;因为,在世间,人都是相互依存的。于此,若我们将困卦与井卦的象传进行串合,就会有更清楚的了解。

      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劳民劝相。

      “泽无水,困”,描绘事情发生变故,失其资源而使行动受侷限,不能持续遂行目标,导致陷于困境的状况。“君子以致命遂志”则提醒:想要突破困境的人,必先极尽能事的去了解情况–认清事实,并真诚接受一切的到来,同时依据全新的情况建构具体可行的目标、再出发以展开行动。不过,我们也必须理解“独木难撑天”,完成目标仍然有赖于与更多人的连结和合作。而人事上的一切行动,就如同汲水的过程一般,一定是诸多条件的聚合,才能成其事的,这正是“木上有水,井”于人事操作上的引伸性诠释。因此,想要成其事、创其功的人,一方面要展现谦逊的态度,另一方面更需施行“劳民劝相”的作业,才能“透过彼此互动与交互影响的相互教化,相勉相协以相助,共同努力并分享所得以成其事、创其功。”

生活的连结

      我的老爸,已近90高龄,但日求进步的心,让他在平常即养成了阅读的习惯,不断地充实自己的新知,也时时进行自身生活的微调作业–生活中日食两餐就是他为了养生的自我调整行动;也在前述情况下,或许为了不麻烦家人,也或许希望主动掌握自己的生活节奏,他选择了半独居的模式而住在我大哥楼下的公寓里。但是,从2017年的年底开始,更老之后所带来身体功能的衰退,除了让他因为开始进出医院而总算承认自己老了之外,也让他在近日经常要与身体不适的状况相缠斗;当兄弟姊妹们在陪伴中看到他显现无能为力的模样,甚至产生自弃的话语时,笔者心中顿然生起“生命中最大的困境就在老与病又看不到活着的意义”的念想与感慨!

      不论医学如何进步,人生的老与病,只要时间到了、条件成熟了,它就会与我们纠缠不清,甚至将我们快速地导向死亡,或让我们在不清不楚的失智、失能的状态下,满是无奈地缓慢走向生命的终点。面对如此的处境,前述“井通而困相遇也”的论述,究竟能够给我们怎样的启发呢?若透过理解与实践,它又会带我们踏上如何不同的“时末”之旅?(注1)其结果是打碎我们?还是打开我们,引领我们开启更多的可能?(注2)

      理解是正确行动的基础。“井通而困相遇也”的“相遇”二字,描绘一种条件成熟后“彼此交互”–来自不同场域却同一时间一起向着同一目标自然会聚相逢的样貌,同时说明事件本身并非单方面所能主导、成就的情境;由此可知“困相遇”所指陷于被环境或条件所限不能脱身–“身否”,与为“愁郁”所缚引生觉得“心苦”的状态,是长期各种因素的累积所形成的结果。那么,解决此一困境的方法何在?于易传作者的会通与叮咛而言,事前的预防与事后的解决方案都在“井通”。

      易经中的井卦,存有借由挖一口井以解决水资源匮乏困境的具体影像。于人事则完整的说明:当我们陷于类似“江郎才尽”的境遇时,经由符应于挖一口井的历程,持续调伏己心、努力施以改变恶劣状况的行动,就可进以获得目标的成就,以及施予分享行动让大家共享美善情况的情况。对于前述的一切,我们可以简要的收摄在“井通”二字里。亦可见得,“井通”是始于调伏己心后的转念、形塑新目标,并继之以合宜行动所创生的成果;此刻“困相遇”的冲击,反而是激发新的念想以破除惯性思维与行动,创生“见山又是山”结果的转折点。这么看来,“与困相遇”是一个突破与超越的机会!

      老爸在第四次入院时,在与他的对话中再次提醒他:不论老或少,只要拥有目标,我们都可以活出自己的生命意义,接着笔者也为他设定了短、中与长期的目标;一段时间之后,或许在他的内心已蕴蓄出某些想像和决心,出院前他开始神采奕奕地用日语唱着老掉牙的儿歌,更用依旧虚弱的身体踏着脚步唱出能令精神抖擞的进行曲,似乎要借此激励自己迈向他内心所设定的目标…。隔天,他又开始恢复了自行烹煮的作业,也再次坐于案前读起书了;一起互相协助、互相叮咛并轮流照顾的兄弟姊妹与家人们在收到讯息后,也纷纷在line的群族里,表达着“心安了”的讯息,笔者的心当然也安了!同时心中不禁浮现:“‘井通’是一个能够创生“安心”的行动。”而笔者或由于心力不振,或因为懒散,停滞了近三个月的《杂卦传》撰述作业,想不到却因为我老爸的状况得到改善而再次被激发、进行,可见得,疗愈过程的共同投入,其良善结果也会是彼此共享的。

      “事在人为”,是笔者在易经推广的过程里,当某一爻辞的结尾若没有任何“吉、凶、悔、吝、无咎”的评断时,特别提出“反身检视自己,并开启意愿、担负责任与展开合宜行动”的说明;因为,没有下评断所潜藏的“不言之象”,正是易经作者于深知人们心思与人性后的巧思,其中,更有着多元且精采丰富的景致等待有心人透过用心与努力去开启。“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就让我们用心又努力地透过易经的学与习,一起开启古贤达们的智慧,并努力的将其施行于此世间,以创生互助祥和的社群吧。

 

注1:“时末”,指人生得面对老、病,与特别能直接感受死亡威胁的阶段。

注2:最近正阅读《死,打碎我们,还是打开我们?》一书,笔者在阅读过程对于书名特别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