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晋,昼也。明夷,诛也。

文本诠释
      有类于农耕生活的“日出而作,日没而息”,朝九晚五已成为现今多数上班族生活模式的一般写照。不过,科技文明使得晚上依旧可以灯火通明,创生了许多在夜间持续进行着抢钱的轮班生产工作;可是,这不但与长期演化所造就生理时钟的固化型态相牴触,更破坏了仍然牵引着我们并希企我们尽其所能地依照自然循环的健康生活模式!因为,人真的在得到充分的休息之后,才能开启最大的工作效率、走更远的路;否则,极可能就是在压榨剥削个人的生命能量与本有的年限,引生“过劳”、甚至招致死亡的提早到来(注1)。从台湾在2017和2018年初许许多多针对劳动立法的陈情抗议游行,隐藏于基底的或许正是生命体为基本生命需求的怒号!这与《杂卦传》所云“晋,昼也。明夷,诛也。”的论说,或许有着异曲同工的连结?或只是笔者的错误联想呢?

      于卦象上离下坤的角度而言,“晋”有着旭日初升的景致,象征情势大好的时刻,可见得,遇“晋”宜乘时致用;因为,那是一个可以透过努力创生向前推进又向上提升的绝佳时机。《序卦传》的作者用“晋者,进也”,直接点出了事情的发展情况,想必也是怀抱同样的心思,而欲借由文字所转化的谆谆叮咛提醒我们:遇到好机缘,就要把握机会、戮力于目标的实践才是正道。“晋”字小篆字形从日从双至,也告诉我们要追着太阳–绝佳时机–“反复其道”的力行与前进,好让自己在此一足以创生成就的条件下,立稳根基并拥有丰硕资源与人脉,才能做好十足的准备,以备不时之需;因为人生若依易经卦序而行,则紧接着要面对的极可能是所有一切成就都将遭受到刑伤的明夷卦!

      “明夷”,系指光亮受遮蔽,入于昏暗不明、看不见眼前的情况;于人事极可能就是看不见未来、宛若绝望的时刻!倘若我们真的身陷在如此的境遇中,到底要以什么观点、怀抱什么态度、采取什么模式去进行回应,才能有效的突破侷限走出不一样的人生样貌?事实上,答案永远藏于问题里。

      明夷卦的卦辞:“明夷,利艰贞”,直接又明白地告知了应怀抱的观点–“贞”,也就是“正”;提醒我们:即便身处在看似绝望的时刻,依旧要以“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的行动,去开启“不害、利己又利他”的成果,如此才有转变逆境的可能。其态度则在“艰”所呈现“以欢喜心面对困境,并视其为可以开启不同成就的挑战。”其实“艰贞”同时蕴含着“坚持、毅力与勇敢面对并展开行动”的模样,所以它也是回应模式的应有表现!不过,整体的表现也可以用一个字来做出呈现,那就是《杂卦传》的“明夷,诛也。”

      “诛”字,含有“责备、讨伐、剪除”义,所以举凡杀戮、纠责皆属于其范畴;是一种运用言语或行动以排除不利状况,并让一切重新回到平衡和稳定推展前进的行动过程。其实,处明夷,首要在点亮心灯、认清事实,并透过转念顺时顺势地开启意愿与坚毅的勇气去运转足以创生改变的积极行动,才能有效地排除伤害或蔽障以求进。至于处明夷需掌握的原则或步骤,则于《象传》有很清楚的告知,它提醒我们:“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

      “明入地中,明夷”,很清楚点出当下是身处在蔽障掩道、前途茫茫,改变又行之不易的时刻!而“君子以莅众”,是鼓励企图改善现况者,于认清事实、掌握变异源由及相关情况之后,积极地面对困境,走出去,唤醒群众、聚合群力,并与群众共患难地进行脱困的处置作业。“用晦而明”,则是提醒我们身处暗黑境遇,要将身处“晋”之时所练就的功夫,有效地与敏明练达以驭变的智慧结合,并且用无声息的低调表现持续开展行动,以创生足以遍照一切处的成果。其实,古贤达“聪明只在自心,浑厚以接万物”的叮咛,恰可清楚表现出前述行动的操作模样。

       自然界循环不息的变化,清楚告诉我们:人间世的所有事都是有生、就有灭,不论可喜或不可喜的情况都是一时的。因此,日落之后,跨越了暗黑的情况,紧接着出现的必然是日出的白昼(注2)。《杂卦传》“晋,昼也”正是如此描绘的。但是,于人事的运旋里,到底应该或可以用怎样的角度去连结,才能创生其更深远的意义,与提升个人正确行动效率的价值?“昼”字,除了描绘日出的景况、白天外,更喻为当行之时已至,与宜把握机会并透过公开又能影响他人齐力共行的行动,有效地落实践履之。其重点则放在《象传》所云:“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

      “明出地上,晋”,喻已能清楚照见一切,亦喻“进”–向前推进、向上提升的条件已成熟;是故,于人事当有积极的“见龙”之行,而不应该只是当一个闭藏自畜的“潜龙”。有趣的是,此时此刻《象传》的作者却有类似踩刹车、缓以聚焦的叮咛“君子以自昭明德”。处晋的大好时机,“自”字,特别强调“进”–向上、向前递进,是无法假手他人来完成的事。“昭”字,则清楚呈现“表白、显明”的涵义。由此可见“自昭”,系透过亲身投入并与他人同在的力行以显明自己的能耐与特质。如此,才能引领、开启足以“照四方”–“明”的全面性行动,并创生“得、登、升”良善循环的“德”的成果。综合言之,“自昭明德”,是一种自用其力与智慧推展自己的影响力,并令四方之众皆得其利的自利又利他之行!其要则在以厚实根基为本,同时产生诸多力量的串合以应不时之需。事实上,在人间世,也只有如此敬慎的作为,才能激荡出卦辞所言说的成果:“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变化永远都在,自然界,以其随应变化的能耐创生多采多姿的四季景致;而于人要想随应变化以开启持续的善之长,必要觉知与掌握的是:一切有目的的活动不可缺少的正是“警觉”。因此好的情势或机会,必定要有对的人,并且他又能把握机会做对事才能成就一切,“康侯”就是这号人物的代表;因为,他正是一个具能耐、在其位,又能“警觉”地依于时变、果决地施展行动以成就事功者。更重要的是他也能在接收到一次次奖赏与荣耀的时候,将奖赏与荣耀适时的进行分享的作业;如此行为所创生的良善循环与彼此稳固的互信机制,正是让美善成果不断堆叠累加,回应“明出地上,晋”之大好情势发展的最佳行动模式!由此可见,想要搭上“顺风车”–与大好机会相连结的展开行动以创生美善成果–也要自己的条件相当,与知道且能够力行分享所得,才可期待站稳脚步、驾御风潮变化的展开能够获致增上善的行动与成果。

生活运用
      生命中的每一天,我们都在日出日落中生活着,“理所当然”所形塑的惯性思维与行动,就这样重复描绘着我们生活律动的线条及样貌。如何让每一天的生活更精彩、或让每一天都能更有意义,“晋,昼也。明夷,诛也”内涵的理解与掌握,或许可以提供一些观点,以利我们建构正确的态度,产出能“与时偕行”的回应模式及行动,有效的提升生活的品质。

      因此,借由每日的日出日落,真实体现“变化永远都在”的道理,可以让我们在遭逢可喜或不可喜状况时,用最短时间让波涛汹涌、起伏不定的心重新得到稳定与平衡。因为,从前面的论说中我们已经都清楚:遇晋–人事物皆处于“明初地上”的大好机会,宜把握当下、乘时致用,透过亲身体证的力行以创生美善成果。也都知道:遇明夷–“明入地中”,几乎是一种陷于看不见希望的昏暗时刻–正是毅力与智慧的考验时刻,“当怀抱坚实的信念,再次选择与希望相伴,勇敢地踏入呼啸的狂风之中,挺起胸膛面对风暴,知道暴风雨迟早会过去。同时也让我们迎向他人的怀抱”(注3)–直是“利艰贞”与“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的合体,并以甘愿受、欢喜做的心态,开展“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不害、利己又利他”的果决行动。

      此刻,就让我们记取文本的知识,结合自己已经建构的生活经验,一起努力地将二者相融、内化,并使其落实于日出日落的每一天之中,那么,在生活中无论我们会遭逢的可喜或不可喜的情况,深信我们都可以妥适地运用“晋,昼也。明夷,诛也”的道理,同时在持续的实践中期许一个“每一天都能创生更精彩、更有意义的生命体验”。

 

注1:“过劳”,一般指诸多背离个体生理机能所能负荷的工作量,所造成身体的病征,应是现代生活才有的现象!

注2:即便在地球的南、北极地或附近,亦是如此的情况,只是人所制定的时间,于自然界有其长短不等的差异罢了。

注3:阅读到此段文字,立即和明夷卦产生了连结,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最后一次相遇,我们只谈喜悦》一书的138页,是两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             喇嘛与屠图主教,五天相聚…分享:如何穿越苦痛,重启喜悦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