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晉,晝也。明夷,誅也。

文本詮釋
      有類於農耕生活的「日出而作,日沒而息」,朝九晚五已成為現今多數上班族生活模式的一般寫照。不過,科技文明使得晚上依舊可以燈火通明,創生了許多在夜間持續進行著搶錢的輪班生產工作;可是,這不但與長期演化所造就生理時鐘的固化型態相牴觸,更破壞了仍然牽引著我們並希企我們盡其所能地依照自然循環的健康生活模式!因為,人真的在得到充分的休息之後,才能開啟最大的工作效率、走更遠的路;否則,極可能就是在壓榨剝削個人的生命能量與本有的年限,引生「過勞」、甚至招致死亡的提早到來(註1)。從台灣在2017和2018年初許許多多針對勞動立法的陳情抗議遊行,隱藏於基底的或許正是生命體為基本生命需求的怒號!這與《雜卦傳》所云「晉,晝也。明夷,誅也。」的論說,或許有著異曲同工的連結?或只是筆者的錯誤聯想呢?

      於卦象上離下坤的角度而言,「晉」有著旭日初昇的景致,象徵情勢大好的時刻,可見得,遇「晉」宜乘時致用;因為,那是一個可以透過努力創生向前推進又向上提昇的絕佳時機。《序卦傳》的作者用「晉者,進也」,直接點出了事情的發展情況,想必也是懷抱同樣的心思,而欲藉由文字所轉化的諄諄叮嚀提醒我們:遇到好機緣,就要把握機會、戮力於目標的實踐才是正道。「晉」字小篆字形從日從雙至,也告訴我們要追著太陽–絕佳時機–「反復其道」的力行與前進,好讓自己在此一足以創生成就的條件下,立穩根基並擁有豐碩資源與人脈,才能做好十足的準備,以備不時之需;因為人生若依易經卦序而行,則緊接著要面對的極可能是所有一切成就都將遭受到刑傷的明夷卦!

      「明夷」,係指光亮受遮蔽,入於昏暗不明、看不見眼前的情況;於人事極可能就是看不見未來、宛若絕望的時刻!倘若我們真的身陷在如此的境遇中,到底要以甚麼觀點、懷抱甚麼態度、採取甚麼模式去進行回應,才能有效的突破侷限走出不一樣的人生樣貌?事實上,答案永遠藏於問題裡。

      明夷卦的卦辭:「明夷,利艱貞」,直接又明白地告知了應懷抱的觀點–「貞」,也就是「正」;提醒我們:即便身處在看似絕望的時刻,依舊要以「如其分、得其宜、合於時」的行動,去開啟「不害、利己又利他」的成果,如此才有轉變逆境的可能。其態度則在「艱」所呈現「以歡喜心面對困境,並視其為可以開啟不同成就的挑戰。」其實「艱貞」同時蘊含著「堅持、毅力與勇敢面對並展開行動」的模樣,所以它也是回應模式的應有表現!不過,整體的表現也可以用一個字來做出呈現,那就是《雜卦傳》的「明夷,誅也。」

      「誅」字,含有「責備、討伐、剪除」義,所以舉凡殺戮、糾責皆屬於其範疇;是一種運用言語或行動以排除不利狀況,並讓一切重新回到平衡和穩定推展前進的行動過程。其實,處明夷,首要在點亮心燈、認清事實,並透過轉念順時順勢地開啟意願與堅毅的勇氣去運轉足以創生改變的積極行動,才能有效地排除傷害或蔽障以求進。至於處明夷需掌握的原則或步驟,則於《象傳》有很清楚的告知,它提醒我們:「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蒞眾,用晦而明。」

      「明入地中,明夷」,很清楚點出當下是身處在蔽障掩道、前途茫茫,改變又行之不易的時刻!而「君子以蒞眾」,是鼓勵企圖改善現況者,於認清事實、掌握變異源由及相關情況之後,積極地面對困境,走出去,喚醒群眾、聚合群力,並與群眾共患難地進行脫困的處置作業。「用晦而明」,則是提醒我們身處暗黑境遇,要將身處「晉」之時所練就的功夫,有效地與敏明練達以馭變的智慧結合,並且用無聲息的低調表現持續開展行動,以創生足以遍照一切處的成果。其實,古賢達「聰明只在自心,渾厚以接萬物」的叮嚀,恰可清楚表現出前述行動的操作模樣。

       自然界循環不息的變化,清楚告訴我們:人間世的所有事都是有生、就有滅,不論可喜或不可喜的情況都是一時的。因此,日落之後,跨越了暗黑的情況,緊接著出現的必然是日出的白晝(註2)。《雜卦傳》「晉,晝也」正是如此描繪的。但是,於人事的運旋裡,到底應該或可以用怎樣的角度去連結,才能創生其更深遠的意義,與提昇個人正確行動效率的價值?「晝」字,除了描繪日出的景況、白天外,更喻為當行之時已至,與宜把握機會並透過公開又能影響他人齊力共行的行動,有效地落實踐履之。其重點則放在《象傳》所云:「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德。」

      「明出地上,晉」,喻已能清楚照見一切,亦喻「進」–向前推進、向上提昇的條件已成熟;是故,於人事當有積極的「見龍」之行,而不應該只是當一個閉藏自畜的「潛龍」。有趣的是,此時此刻《象傳》的作者卻有類似踩剎車、緩以聚焦的叮嚀「君子以自昭明德」。處晉的大好時機,「自」字,特別強調「進」–向上、向前遞進,是無法假手他人來完成的事。「昭」字,則清楚呈現「表白、顯明」的涵義。由此可見「自昭」,係透過親身投入並與他人同在的力行以顯明自己的能耐與特質。如此,才能引領、開啟足以「照四方」–「明」的全面性行動,並創生「得、登、升」良善循環的「德」的成果。綜合言之,「自昭明德」,是一種自用其力與智慧推展自己的影響力,並令四方之眾皆得其利的自利又利他之行!其要則在以厚實根基為本,同時產生諸多力量的串合以應不時之需。事實上,在人間世,也只有如此敬慎的作為,才能激盪出卦辭所言說的成果:「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變化永遠都在,自然界,以其隨應變化的能耐創生多采多姿的四季景緻;而於人要想隨應變化以開啟持續的善之長,必要覺知與掌握的是:一切有目的的活動不可缺少的正是「警覺」。因此好的情勢或機會,必定要有對的人,並且他又能把握機會做對事才能成就一切,「康侯」就是這號人物的代表;因為,他正是一個具能耐、在其位,又能「警覺」地依於時變、果決地施展行動以成就事功者。更重要的是他也能在接收到一次次獎賞與榮耀的時候,將獎賞與榮耀適時的進行分享的作業;如此行為所創生的良善循環與彼此穩固的互信機制,正是讓美善成果不斷堆疊累加,回應「明出地上,晉」之大好情勢發展的最佳行動模式!由此可見,想要搭上「順風車」–與大好機會相連結的展開行動以創生美善成果–也要自己的條件相當,與知道且能夠力行分享所得,才可期待站穩腳步、駕御風潮變化的展開能夠獲致增上善的行動與成果。

生活運用
      生命中的每一天,我們都在日出日落中生活著,「理所當然」所形塑的慣性思維與行動,就這樣重複描繪著我們生活律動的線條及樣貌。如何讓每一天的生活更精彩、或讓每一天都能更有意義,「晉,晝也。明夷,誅也」內涵的理解與掌握,或許可以提供一些觀點,以利我們建構正確的態度,產出能「與時偕行」的回應模式及行動,有效的提升生活的品質。

      因此,藉由每日的日出日落,真實體現「變化永遠都在」的道理,可以讓我們在遭逢可喜或不可喜狀況時,用最短時間讓波濤洶湧、起伏不定的心重新得到穩定與平衡。因為,從前面的論說中我們已經都清楚:遇晉–人事物皆處於「明初地上」的大好機會,宜把握當下、乘時致用,透過親身體證的力行以創生美善成果。也都知道:遇明夷–「明入地中」,幾乎是一種陷於看不見希望的昏暗時刻–正是毅力與智慧的考驗時刻,「當懷抱堅實的信念,再次選擇與希望相伴,勇敢地踏入呼嘯的狂風之中,挺起胸膛面對風暴,知道暴風雨遲早會過去。同時也讓我們迎向他人的懷抱」(註3)–直是「利艱貞」與「君子以蒞眾,用晦而明」的合體,並以甘願受、歡喜做的心態,開展「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時,不害、利己又利他」的果決行動。

      此刻,就讓我們記取文本的知識,結合自己已經建構的生活經驗,一起努力地將二者相融、內化,並使其落實於日出日落的每一天之中,那麼,在生活中無論我們會遭逢的可喜或不可喜的情況,深信我們都可以妥適地運用「晉,晝也。明夷,誅也」的道理,同時在持續的實踐中期許一個「每一天都能創生更精彩、更有意義的生命體驗」。

 

註1:「過勞」,一般指諸多背離個體生理機能所能負荷的工作量,所造成身體的病徵,應是現代生活才有的現象!

註2:即便在地球的南、北極地或附近,亦是如此的情況,只是人所制定的時間,於自然界有其長短不等的差異罷了。

註3:閱讀到此段文字,立即和明夷卦產生了連結,有興趣的讀者可參閱《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一書的138頁,是兩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             喇嘛與屠圖主教,五天相聚…分享:如何穿越苦痛,重啟喜悅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