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新住民”与易经的初相遇–讲授易经18年有感(注1)

      在将近18年的易经推广教学里,课堂讲解从一堂课150分钟两个卦的板书与说明,引起学员直接说出:“再讲那么快,与其听不懂宁可不再选此堂课程!”的警告,到2011年起积极运用power point简报系统、调整为接近3小时的一堂课仅讲解一个卦,期间,还经历了三度的内容有系统的重新架构,极尽所能的强化了易经与生活,以及易经与佛法心智探索的连结,期能让学员能够更有效的将所习得的种种知识运用于生活中,以提升生活品质与个人的心理素养;前一阵子还挺有信心的告诉内人:“每次上课前的整理备课,到这个阶段应该可以节省下时间了。”内人却泼冷水似地说:“你,很难吧!”知夫莫若妻,内人真是世上最理解笔者之人!事实上,虽然目前每次课前的准备依旧需要4、5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但是课堂上,学员的反应和回馈,以及他们日常生活中心理、行为与人际关系的改善,往往是笔者每次上课都呈现愉悦心理状态的促发剂,也是到现在依旧能奋力的持续南北奔波的动力来源(注2)!

      在推广易经时,总会在开学的第一堂课询问学员:“为什么选这堂课?”学员的回答:“好奇,想要了解易经”等可能是事实、或是避重就轻的原因不一而足;其中的一个回应却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啊人生就乱糟糟,想说不知道能不能经由易经的学习得到改善。”这样的回应让笔者在每一次上课时更有心与用心地注意该学员的学习状态,以及他的任何询问或需求。

      在三个学期的学习过程中,可以见到该学员从上课时老是精神不济,但不迟到不早退、努力地想要跟上进度(注3),到第三学期呈现神采奕奕又有力的提问与进行易占的练习,当笔者心里暗自窃喜时,该学员却在接近学期末一次针对女儿的命题占问的讲解对话后,怯生生地说:“老师,不好意思,现在和女儿的关系已有改善,想要多陪她、支持她,而且易经真的不容易读,想要休息一下,把学过的好好消化吸收,所以下学期就不来上课了。”尊重与客气有礼的态度与说明,让笔者有感于心、也理解的赶紧回答:“OK的,我们保持联系,有任何疑惑欢迎随时联络与提问。”虽然截至目前为止,该学员并没有任何的联系,但在回想推展课程的点点滴滴时,总会浮现他的身影…!

      2017年从高雄北上到新竹推广易经,课堂上有一个学员是从越南远嫁到台湾的新住民,在看不懂中文的情况下,只能用听的来理解易经的内容,还好她非常地勇于发问;而每次接收到她的询问,笔者就会收摄己心、尝试用更口语化的讲解再次做出说明。学期结束前学员分享心得时,她已能将易经的内容转化为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反省与检视,例如,听到大有卦的“九四,匪其彭,无咎。”–随即检讨自己与人互动是否能不吹嘘?是否能实事求是?是否能积极地施行有效的自我调整与改善?同时也提到自己若有前述状况真的就进行应有的调整等,其表现就成为笔者所赞叹的“易之行者”(注4)。

      事实上,推广易经教育的过程,这是最令人满意、喜悦的事!有趣的是好友在听闻这样的情况时,说她脑海中直接浮现六祖慧能不识字而感悟于心的事蹟!那当下自己的内心一震,心想:建议这位“新住民”的学员去学中文究竟是对还是错?!令人惊讶的事在次一学期的课程进行时发生了,有些简报上的文字她已经能认识,真的是令人欢喜的事!或许,敏锐好学正是她的人格特质,还是她本来就如六祖慧能般有着特别的来历?

      不过,人确实永远有着不为人知的情况,也有着自无始以来种种业行的缠缚!因为,该学员虽然勇猛精进的向学,但由于身体不受控制–常常遭受病痛的纠缠与攻击,导致学习的历程总是被截断。忆起学期结束时,回应另一个班级的期盼,邀约班迪达禅修中心在台湾的负责者大越师父办理一日禅,当天早上6点多,line传来她的请求:“我正在医院打点滴,你们一定要等我。”当下,笔者心中浮起按耐住没有上传的念想:妳就好好休养,照顾好身体,等下一次的机会吧。等到在约定碰面的地点看到她脸色苍白的坐在车里,口中虽然说: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呢!心中却受其勇猛精进的表现所感动!可惜,第一堂课刚结束,她已经晕眩疼痛到不行,只得请志工师姐送她去医院继续作治疗。笔者在刹那间直接联想到乾卦《象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健”字那般“想要成就任何事,皆须以身心健康为基础”的影像特别鲜明!而当下,笔者也只能祈愿“她赶快恢复健康,继续勇猛精进的学习并获得成就,好去遂行她的心愿–回到越南去进行弘扬佛法,以及实践导人于善的工作!”(注5)

 

注1:“新住民”,一般系称呼从其他地方远嫁到台湾的女子,近年来有些场合特别指称来自东南亚之女子。

注2:笔者于2014年有台中12堂易经课的尝试,2017年开始则有了新竹较固定的易经推广课程。

注3:晚间的成人学习者,多数是白天上班、晚上来学习,甚至有时候要临时加班,状况变化较难控制,常见学员带着餐盒边吃边听的情景,真的不容易!

注4:每次学员分享将易经的知识用余生中而创生改变时,笔者在写期末评语时都会满怀喜悦的称他们是“易之行者”。

注5:这份心愿是她在大越师父一日禅闲谈对话时所道出的。当天她在午后也由好友从医院将其接回新竹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