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新住民」與易經的初相遇–講授易經18年有感(註1)

      在將近18年的易經推廣教學裡,課堂講解從一堂課150分鐘兩個卦的板書與說明,引起學員直接說出:「再講那麼快,與其聽不懂寧可不再選此堂課程!」的警告,到2011年起積極運用power point簡報系統、調整為接近3小時的一堂課僅講解一個卦,期間,還經歷了三度的內容有系統的重新架構,極盡所能的強化了易經與生活,以及易經與佛法心智探索的連結,期能讓學員能夠更有效的將所習得的種種知識運用於生活中,以提昇生活品質與個人的心理素養;前一陣子還挺有信心的告訴內人:「每次上課前的整理備課,到這個階段應該可以節省下時間了。」內人卻潑冷水似地說:「你,很難吧!」知夫莫若妻,內人真是世上最理解筆者之人!事實上,雖然目前每次課前的準備依舊需要4、5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但是課堂上,學員的反應和回饋,以及他們日常生活中心理、行為與人際關係的改善,往往是筆者每次上課都呈現愉悅心理狀態的促發劑,也是到現在依舊能奮力的持續南北奔波的動力來源(註2)!

      在推廣易經時,總會在開學的第一堂課詢問學員:「為什麼選這堂課?」學員的回答:「好奇,想要了解易經」等可能是事實、或是避重就輕的原因不一而足;其中的一個回應卻引起了筆者的注意:「啊人生就亂糟糟,想說不知道能不能經由易經的學習得到改善。」這樣的回應讓筆者在每一次上課時更有心與用心地注意該學員的學習狀態,以及他的任何詢問或需求。

      在三個學期的學習過程中,可以見到該學員從上課時老是精神不濟,但不遲到不早退、努力地想要跟上進度(註3),到第三學期呈現神采奕奕又有力的提問與進行易占的練習,當筆者心裡暗自竊喜時,該學員卻在接近學期末一次針對女兒的命題占問的講解對話後,怯生生地說:「老師,不好意思,現在和女兒的關係已有改善,想要多陪她、支持她,而且易經真的不容易讀,想要休息一下,把學過的好好消化吸收,所以下學期就不來上課了。」尊重與客氣有禮的態度與說明,讓筆者有感於心、也理解的趕緊回答:「OK的,我們保持聯繫,有任何疑惑歡迎隨時聯絡與提問。」雖然截至目前為止,該學員並沒有任何的聯繫,但在回想推展課程的點點滴滴時,總會浮現他的身影…!

      2017年從高雄北上到新竹推廣易經,課堂上有一個學員是從越南遠嫁到台灣的新住民,在看不懂中文的情況下,只能用聽的來理解易經的內容,還好她非常地勇於發問;而每次接收到她的詢問,筆者就會收攝己心、嘗試用更口語化的講解再次做出說明。學期結束前學員分享心得時,她已能將易經的內容轉化為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反省與檢視,例如,聽到大有卦的「九四,匪其彭,无咎。」–隨即檢討自己與人互動是否能不吹噓?是否能實事求是?是否能積極地施行有效的自我調整與改善?同時也提到自己若有前述狀況真的就進行應有的調整等,其表現就成為筆者所讚嘆的「易之行者」(註4)。

      事實上,推廣易經教育的過程,這是最令人滿意、喜悅的事!有趣的是好友在聽聞這樣的情況時,說她腦海中直接浮現六祖慧能不識字而感悟於心的事蹟!那當下自己的內心一震,心想:建議這位「新住民」的學員去學中文究竟是對還是錯?!令人驚訝的事在次一學期的課程進行時發生了,有些簡報上的文字她已經能認識,真的是令人歡喜的事!或許,敏銳好學正是她的人格特質,還是她本來就如六祖慧能般有著特別的來歷?

      不過,人確實永遠有著不為人知的情況,也有著自無始以來種種業行的纏縛!因為,該學員雖然勇猛精進的向學,但由於身體不受控制–常常遭受病痛的糾纏與攻擊,導致學習的歷程總是被截斷。憶起學期結束時,回應另一個班級的期盼,邀約班迪達禪修中心在台灣的負責者大越師父辦理一日禪,當天早上6點多,line傳來她的請求:「我正在醫院打點滴,你們一定要等我。」當下,筆者心中浮起按耐住沒有上傳的念想:妳就好好休養,照顧好身體,等下一次的機會吧。等到在約定碰面的地點看到她臉色蒼白的坐在車裡,口中雖然說:你怎麼不好好休息呢!心中卻受其勇猛精進的表現所感動!可惜,第一堂課剛結束,她已經暈眩疼痛到不行,只得請志工師姐送她去醫院繼續作治療。筆者在剎那間直接聯想到乾卦《象傳》「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健」字那般「想要成就任何事,皆須以身心健康為基礎」的影像特別鮮明!而當下,筆者也只能祈願「她趕快恢復健康,繼續勇猛精進的學習並獲得成就,好去遂行她的心願–回到越南去進行弘揚佛法,以及實踐導人於善的工作!」(註5)

 

註1:「新住民」,一般係稱呼從其他地方遠嫁到台灣的女子,近年來有些場合特別指稱來自東南亞之女子。

註2:筆者於2014年有台中12堂易經課的嘗試,2017年開始則有了新竹較固定的易經推廣課程。

註3:晚間的成人學習者,多數是白天上班、晚上來學習,甚至有時候要臨時加班,狀況變化較難控制,常見學員帶著餐盒邊吃邊聽的情景,真的不容易!

註4:每次學員分享將易經的知識用餘生中而創生改變時,筆者在寫期末評語時都會滿懷喜悅的稱他們是「易之行者」。

註5:這份心願是她在大越師父一日禪閒談對話時所道出的。當天她在午後也由好友從醫院將其接回新竹休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