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随,无故也。蛊则饬也。

      “终则有始”,是人生各种面向共通的写照;而易经的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则述说著不同状态所撞击出来的不同问题点,并告知决策及行动准则,同时预测行动的可能结果,期待能够使人们在生命旅程的行动中,确切地满足基本需求“避凶趋吉”–远离苦难及拥有快乐,并进一步于持续的努力下排除习性或轮回的纠缠,同时获致“增上善”的成果。事实上,有着随破随立提点的《杂卦传》也有如此的样貌;不过,它除了保留大部分两两相错或相综关系的卦例外(例如,启首依旧是干与坤,…噬嗑与贲、巽与兑等),整体而言,它还是打破了卦序演替的情况又另立卦序,其意是想要提醒我们要善用自己的选择权以突破种种的束缚?抑或是想要告诉我们:人生真的有无限的可能?

      人世间的每一件事,只要切入的角度不一样,我们就会看到同一事件的不同样貌。因此,“终则有始”,也可以是一种深切的叮咛,提醒我们:只要能认清事实、真诚地面对与接受一切的到来,然后做好整备,每天都是全新开始的契机,都是可以重新来过的起点。事实上,当我们能够“接受一切的到来”的当下,就是迈向改变的起点。因为,接受一切也代表能够“放下”旧有的沉重包袱,同时站在已经无法改变的过去所架构的平台上,依于当下的每一个变化或条件展开最适切的回应行动!这正是“随,无故也”的写真。

      不过,既然是依于当下的每一个变化或条件所展开的行动,那么,是否能够清楚认清并掌握整体的情况?准备是否到位?切入的时点是否能合于时变?施力是否恰到好处?运用的方法是否正确?就决定了或成、或败、或无法创生任何有利改变,都是可能的结果。莫怪易经卦序把先事而备的豫卦置于随卦之前,想来,那必是用心良苦的亲身体验者于深思熟虑及仔细比对后,企望事事皆能顺利有成的整备作业啊。但是,前述疑问句的思虑,假如未能如其事实的处置时令其一一到位,又会产生怎样的情况?乱,是可以推而想像得到紧接着会发生的可能情状!

      乱,金文字形,象上下两手在整理架子上散乱的丝;象征从“混杂、无秩序”,甚至“不安定、败坏”的状况中,透过“理丝”般的作业,进行“处治整理”期能创生“有序、整齐、收束于一”的模样。可见,一个“乱”字,就有着“乱与治”二种意涵,诉说著“答案就在问题中”的治乱思维。因此,接续于随卦之后的蛊卦,“蛊”字亦有“乱与治”二义的呈现。

      蛊,有“腹中虫、坏乱、事”义。本有“腹中虫自内侵蚀而导致乱像、或败坏状况发生”的情境;亦有经由观察所生“谷久积后生飞虫、迷惑”义。其字像则清楚告知处置方式:“用器皿将四处蠕动作乱的虫子一一收拾干净,以防其毒害的扩散及肆虐”。而于人事,“遏恶扬善”恰可具体说明其间必要完备的相应作业模式。话又说回来,既然“蛊”字已有“乱与治”二义的呈现,《杂卦传》“蛊则饬也”的劳神论说,所谓何来?或许,“透过聚焦以完成其深切的谆谆叮咛”是其重点所在!

      事实上,我们也必须切记:造字者于观象后所创生的每一个字,都有其所欲强调的核心。“饬”,有“严谨貌、治理、整理”义;其整体行动的样貌应如是:透过认清事实、掌握状况,架构能预见目标的严谨计画,再敬慎的施以缜密的周全行动以除乱,并进一步创生更坚实稳固的团队成果。就隐藏于内的精神层面而言,“蛊则饬也”,同样提点我们面对“忧、悲、恼、苦”等种种遮蔽清明之心的尘埃,只有严谨地“时时勤拂拭”,才能够在一次次的整饬之后,令心的光芒有效的绽放并驱除暗黑的缠缚与蔽障。

      人世间,因为我们彼此需要,遂导致每一个人都站立在个别事件的某个中心,并且不断的散发或导人于善、或导人于恶的种种影响力,进而产生了各自相随相从的不同团体。《说文》的解释:“随者,从也。”简约地描绘了前述的情况。不过,就事论事,不论是易经的提示或我们的目标,总是期望彼此的相随相从是能够创生向前推进、向上提升的“进而上”结果!因此,在临事待人时,就必须选择自己所追随的目标,才能创生上下相从、与众俱新、俱进于目标的行动。而时时检视在相随的过程,是否所行皆能“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而且“不害、利己又利他”,更是一个必要具备的自律自饬的功夫。如此一来,或许又须再一次地开展“随”所示现的有“随之随”与“不随之随”的选择过程!就在这个时候,“随,无故也”也开展了足以更新未来的可能性。

      “故”字,有“经历、已往之事、故旧、所得而后成”等义,描绘著过去种种的景致。但依于观察,我们都能了解:万事万物皆呈现生、住、异、灭…的循环,我们并无法也不能长守其“故”!因此,一般而言,“过去”不是成为回忆的题材,就是化为潜意识而成为足以左右现在与未来行动的干扰、或助缘与助力。于此,“随,无故也”理应视为是“对于过往的种种,不论成败兴衰,都必须要有的更高层次开解、释怀、调伏与提升的作业模式”(注1),好令过去的各种业行不至于变成现在或未来行动时的障碍,更要进一步的让它变成能获致每个行动的当下都是自在无碍的从容闲适,才能无所拘泥、自由的迎向挑战,再经由施展追随目标的行动而开启“进而上”的美善未来。

      现实世界,假如我们无法针对过去种种进行妥适的更高层次开解、释怀与调伏的作业,那么,在假以时日的累加之后,所有行动的残余–需要善后的各种状况,将一变为干扰或蔽障,并使我们陷于蛊乱的境遇!不过,千万不要因此而心烦意躁,因为,诸多古贤德从其生活与生命之旅所开展出来的易经和解释易经的易传,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而且,他们关爱的眼神始终停驻在后世子子孙孙的身上。

      古贤德们提醒我们:身陷蛊乱的境遇时,必须清楚的将蛊时重在“救已往之失,希将来之得”的观点,适时地提举出来;同时要将卦辞“蛊,元亨”所示现“希望永远都在”的精神力量(注2),有效的转化为一切行动的助缘与助力,结合认清事实的充分理解“天道之至”和“时势之艰”的必然,与治乱就在于“人事之勤”和激发“惕励之心”的连结,以及虑之深、推之远之“先甲三日、后甲三日”的完备计画,让我们能够怀抱坚毅的精进力持续推展前行,再次创生“善之长与嘉之会”的结果。如此一来,在人世间,对于无常等种种变化的到来,我们都将能够以“随,无故也;蛊则饬也”那敏明练达的心念、态度与迅速的回应行动,开展出美善的成果。就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注1:“更高层次”,系指令过往种种能成为引领我们成长的“老师”,而不是随时搞破坏的“敌人”。

注2:“蛊,元亨”,告诉我们:即便遭逢蛊乱,依旧透过可以整治创生“善之长、嘉之会”的结果,所以说它示现“希望永远都在”的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