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隨,无故也。蠱則飭也。

      「終則有始」,是人生各種面向共通的寫照;而易經的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則述說著不同狀態所撞擊出來的不同問題點,並告知決策及行動準則,同時預測行動的可能結果,期待能夠使人們在生命旅程的行動中,確切地滿足基本需求「避凶趨吉」–遠離苦難及擁有快樂,並進一步於持續的努力下排除習性或輪迴的糾纏,同時獲致「增上善」的成果。事實上,有著隨破隨立提點的《雜卦傳》也有如此的樣貌;不過,它除了保留大部分兩兩相錯或相綜關係的卦例外(例如,啟首依舊是乾與坤,…噬嗑與賁、巽與兌等),整體而言,它還是打破了卦序演替的情況又另立卦序,其意是想要提醒我們要善用自己的選擇權以突破種種的束縛?抑或是想要告訴我們:人生真的有無限的可能?

      人世間的每一件事,只要切入的角度不一樣,我們就會看到同一事件的不同樣貌。因此,「終則有始」,也可以是一種深切的叮嚀,提醒我們:只要能認清事實、真誠地面對與接受一切的到來,然後做好整備,每天都是全新開始的契機,都是可以重新來過的起點。事實上,當我們能夠「接受一切的到來」的當下,就是邁向改變的起點。因為,接受一切也代表能夠「放下」舊有的沉重包袱,同時站在已經無法改變的過去所架構的平台上,依於當下的每一個變化或條件展開最適切的回應行動!這正是「隨,无故也」的寫真。

      不過,既然是依於當下的每一個變化或條件所展開的行動,那麼,是否能夠清楚認清並掌握整體的情況?準備是否到位?切入的時點是否能合於時變?施力是否恰到好處?運用的方法是否正確?就決定了或成、或敗、或無法創生任何有利改變,都是可能的結果。莫怪易經卦序把先事而備的豫卦置於隨卦之前,想來,那必是用心良苦的親身體驗者於深思熟慮及仔細比對後,企望事事皆能順利有成的整備作業啊。但是,前述疑問句的思慮,假如未能如其事實的處置時令其一一到位,又會產生怎樣的情況?亂,是可以推而想像得到緊接著會發生的可能情狀!

      亂,金文字形,象上下兩手在整理架子上散亂的絲;象徵從「混雜、無秩序」,甚至「不安定、敗壞」的狀況中,透過「理絲」般的作業,進行「處治整理」期能創生「有序、整齊、收束於一」的模樣。可見,一個「亂」字,就有著「亂與治」二種意涵,訴說著「答案就在問題中」的治亂思維。因此,接續於隨卦之後的蠱卦,「蠱」字亦有「亂與治」二義的呈現。

      蠱,有「腹中蟲、壞亂、事」義。本有「腹中蟲自內侵蝕而導致亂像、或敗壞狀況發生」的情境;亦有經由觀察所生「穀久積後生飛蟲、迷惑」義。其字像則清楚告知處置方式:「用器皿將四處蠕動作亂的蟲子一一收拾乾淨,以防其毒害的擴散及肆虐」。而於人事,「遏惡揚善」恰可具體說明其間必要完備的相應作業模式。話又說回來,既然「蠱」字已有「亂與治」二義的呈現,《雜卦傳》「蠱則飭也」的勞神論說,所謂何來?或許,「透過聚焦以完成其深切的諄諄叮嚀」是其重點所在!

      事實上,我們也必須切記:造字者於觀象後所創生的每一個字,都有其所欲強調的核心。「飭」,有「嚴謹貌、治理、整理」義;其整體行動的樣貌應如是:透過認清事實、掌握狀況,架構能預見目標的嚴謹計畫,再敬慎的施以縝密的週全行動以除亂,並進一步創生更堅實穩固的團隊成果。就隱藏於內的精神層面而言,「蠱則飭也」,同樣提點我們面對「憂、悲、惱、苦」等種種遮蔽清明之心的塵埃,只有嚴謹地「時時勤拂拭」,才能夠在一次次的整飭之後,令心的光芒有效的綻放並驅除暗黑的纏縛與蔽障。

      人世間,因為我們彼此需要,遂導致每一個人都站立在個別事件的某個中心,並且不斷的散發或導人於善、或導人於惡的種種影響力,進而產生了各自相隨相從的不同團體。《說文》的解釋:「隨者,從也。」簡約地描繪了前述的情況。不過,就事論事,不論是易經的提示或我們的目標,總是期望彼此的相隨相從是能夠創生向前推進、向上提昇的「進而上」結果!因此,在臨事待人時,就必須選擇自己所追隨的目標,才能創生上下相從、與眾俱新、俱進於目標的行動。而時時檢視在相隨的過程,是否所行皆能「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時」,而且「不害、利己又利他」,更是一個必要具備的自律自飭的功夫。如此一來,或許又須再一次地開展「隨」所示現的有「隨之隨」與「不隨之隨」的選擇過程!就在這個時候,「隨,无故也」也開展了足以更新未來的可能性。

      「故」字,有「經歷、已往之事、故舊、所得而後成」等義,描繪著過去種種的景致。但依於觀察,我們都能了解:萬事萬物皆呈現生、住、異、滅…的循環,我們並無法也不能長守其「故」!因此,一般而言,「過去」不是成為回憶的題材,就是化為潛意識而成為足以左右現在與未來行動的干擾、或助緣與助力。於此,「隨,无故也」理應視為是「對於過往的種種,不論成敗興衰,都必須要有的更高層次開解、釋懷、調伏與提昇的作業模式」(註1),好令過去的各種業行不至於變成現在或未來行動時的障礙,更要進一步的讓它變成能獲致每個行動的當下都是自在無礙的從容閒適,才能無所拘泥、自由的迎向挑戰,再經由施展追隨目標的行動而開啟「進而上」的美善未來。

      現實世界,假如我們無法針對過去種種進行妥適的更高層次開解、釋懷與調伏的作業,那麼,在假以時日的累加之後,所有行動的殘餘–需要善後的各種狀況,將一變為干擾或蔽障,並使我們陷於蠱亂的境遇!不過,千萬不要因此而心煩意躁,因為,諸多古賢德從其生活與生命之旅所開展出來的易經和解釋易經的易傳,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而且,他們關愛的眼神始終停駐在後世子子孫孫的身上。

      古賢德們提醒我們:身陷蠱亂的境遇時,必須清楚的將蠱時重在「救已往之失,希將來之得」的觀點,適時地提舉出來;同時要將卦辭「蠱,元亨」所示現「希望永遠都在」的精神力量(註2),有效的轉化為一切行動的助緣與助力,結合認清事實的充分理解「天道之至」和「時勢之艱」的必然,與治亂就在於「人事之勤」和激發「惕勵之心」的連結,以及慮之深、推之遠之「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的完備計畫,讓我們能夠懷抱堅毅的精進力持續推展前行,再次創生「善之長與嘉之會」的結果。如此一來,在人世間,對於無常等種種變化的到來,我們都將能夠以「隨,无故也;蠱則飭也」那敏明練達的心念、態度與迅速的回應行動,開展出美善的成果。就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註1:「更高層次」,係指令過往種種能成為引領我們成長的「老師」,而不是隨時搞破壞的「敵人」。

註2:「蠱,元亨」,告訴我們:即便遭逢蠱亂,依舊透過可以整治創生「善之長、嘉之會」的結果,所以說它示現「希望永遠都在」的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