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噬嗑,食也。贲,无色也。

      “民以食为天”直接告诉我们:温饱是生活与生命的基本需求。可是,老实说,身处在媒体泛滥的现代,“食”的学问变得太大了!甚至于还大到我们必须去架构针对“食”应该有的态度,以及适合个人饮食操作的一些规则,才能避免让自己陷入无所不在有关“食”的广告涡流中,进一步让自己活得既健康又快乐。整理一下笔者对所谓“健康”的理解:身体强壮没有疾病,同时于一切“身、语、心”都达于完善美好。而所谓的“善,是一种心理健康的状态、道德上的无过失,以及于行动后能创生美好、愉悦的结果。”(注1)可见,“健康”含括“身、心”两个层面,而不是我们平时听到或注意到的“身体健康”而已。这也可以从街道上越来越多精神科诊所的招牌得到相符应的了解。

   其实,佛典早在两千五百多年前针对“食”已有相类似的论述:“一切众生依食而住”;同时更明确的以“四食”告诉我们生而为人应该建构的认知:吃的东西实际上涵盖了物质的和精神的层面—“泛指包括心理与生物一切最基本的生命维持”。因为,“四食”指的是一.段食─人所赖以生存的食物。二.触食─滋养或维护“感”的生起。三.思食─人对计划与抱负、奋斗与征服、创造与发现等汲汲营营的强烈渴望。四.识食─储藏着无数生命的在种子。向智尊者于〈生命的四食”篇章中,针对“四食”有着发人省思的结论:“思惟四食,令人能‘面对真相不退缩,不随假相而迷惑’。”(注2)如何能成就前述具足正见的行动与结果?读者除了可以参阅《法见》中〈生命的四食〉的论述外,易经的噬嗑卦也提供了可资参考、实践的讯息,而其《杂卦传》则更简约的告诉我们:“噬嗑,食也。”这些都可与〈生命的四食〉串合互通,并妥适的加以运用于日常生活里。

  “噬嗑”的“噬”字,从“口”从“筮”,有“咬、囓、喙、逮、啗、吞下去”等义;取象“筮”,则提醒:于“食”当有如卜筮般敬慎审辨而后行的态度与底蕴,才能够满足“嗑者,合也”—不害又适宜地成就人们身体健康、生活快乐与生命延续的需求。而噬嗑卦的卦象,直接示现:口中含食物—“颐中有物”,描绘著“食”的意象。但是,于人事而言,也有“如梗在喉,欲除之而后快”的急迫样貌,用以譬喻“事有间、行受阻,令我心无法快乐而戮力以排除障碍”的行动开展。整理前述的说明,我们可以清楚理解:

          1.“噬嗑,食也”,释“食”乃基本需求,惟更提醒我们必须以敬慎之心努力

              争取乃可得“食”。

         2.噬嗑,是一种建构规范、审断决行、排除障碍以获得愉悦成果的处置过程。

  整个噬嗑卦以卦辞所言的“亨”—“嘉之会”的结果为目标,期许能够于“食”获得“增上善”的资粮,更希望进一步于人世间建构一个众人都能够通达于“善”的制度。而创生“亨”的指导与实践的原则便以卦辞“利用狱”为依据,试图透过1.类似立法的模样去建构饮食规则,或人际互动交易的游戏规范,并让规则或制度自己说话。2.正确的进行取舍的作业—理解不当饮食与不当行为的祸患,让心倾向于健康饮食与正当行为,以远离苦难、拥有快乐—趋吉避凶。3.理解每个人都不一样,以破执、破迷、破除不当饮食与行为所导致的“违犯烦恼”(注3)。事实上,“利用狱”的终极结果就是在建构自然、平衡,与不害、利己又利他的生活习惯,以成就“亨”—“嘉之会”的结果。

  自然、平衡与不害、利己又利他等好习惯的养成,是一个需要长时间努力与经营才能创生的结果。过程中,我们难免会因为好奇心的驱动所引生突发奇想、一时冲动、或偶而放纵的心思,造成行为的偏离而支解、破坏了好习惯的持续性,因此,亲身体验时的抽离式观察审辨以督促好习惯的养成作业,便成为必要的条件了。而《杂卦传》于“噬嗑,食也”后所标举的“贲,无色也”,恰如其分的提醒我们进行“亲身体验时的抽离式观察审辨”所应建构的态度与底蕴。

  “卉”,有“草类而有美色者、花之文”义。“贝”,则指“古时贵重之物,恒为之饰”。“卉”与“贝”组成“贲”字。可见“贲”字除了有“光彩、勇而疾走、勇士”之义,更有合尊贵与光彩于一身的模样。可是,“贲”若只依于外饰的装扮而显现其尊贵与光彩,在时间变迁的冲击下,那并不是一个可依恃又可长可久的型态。这从《序挂传》“贲者,饰也”的标举也可以有清楚的理解。

  一般而言,虽然“饰”主要是一种为了使一切呈现出赏心悦目的情境,所进行遮掩缺失、让个体更吸引人,更甚者是意图留住青春尾巴的装扮加工。但是,人们无法与之抗衡的时变,早就展布着人从出生后即向着老、病、死趋近的力量,坏灭是必然的结果!可见,“贲”若只流于“饰”所谓装扮加工使美的形式,历史上就不会存有诸多可歌可泣又令人动容的诗篇了。更何况,过度的装扮加工终究使人遭逢“行不得”的束缚(例如:素颜不敢出门,或不怎么样就不敢也不能怎么样等状况),而一昧地遮掩缺失的同时也失去回归本来面目的可能性。那么,“饰”时,究竟以何模样呈现,才能创生合于自然、平衡,以及不害、利己又利他的境界?

  “顿悟”,系源于“长期功夫”的累加达于临界点时再加把劲后的瞬间转化(注4)。那“顿悟”之后又当如何? 六祖慧能与南岳怀让禅师的对话,道出了重点(注5):持续的修证,才能令本是清明的自性不再受污染。

     祖(慧能)问:“什么处来”?曰(南岳怀让):“嵩山来”。祖曰:“什

     么物恁么来”?曰:“说似一物即不中”?祖曰:“还可修证否”?曰:

   “修证即不无,污染即不得”。祖曰:“只此不污染,诸佛之所护念,汝

     既如是,吾亦如是”。

同样的,“饰”与“拭”通,言说“凡物去其尘垢,即所以增其光彩”的诠释,为我们提供了相符应的出路;则“贲者,饰也”,当如神秀法师之偈语:“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义,如此的善护念,才能令自性不受污染地呈现其本具的清明质性。如此看来,“贲,无色也”,就有以“更无他求”的超然之态,实践“无任何默认地尽一切努力回归本具洁净之质”的作业样貌,“它”成了我们应该身体力行的目标(注6)。

  目标的实践,是一个逐渐熟悉、努力增上善并超越的过程。其间的起伏变化透过一次次观省所引动内心纠结、挣扎的情绪,贲卦六爻传神的描绘著几经淬炼后终达于目标的历程。这一切从“初九,贲其趾,舍车而徒”步步踏实的亲身体证为起始,历经“六二,贲其须”的等待与忍耐功夫的培育蓄积;“九三,贲如濡如,永贞吉”,有所得后反思观省以破除骄慢,回归“贞”—“以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的行动,创生不害、利己又利他成果”;到逼近内心临界点“六四,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的“自问心”:这一切就是我要的?我要的到底是什么?然后辨明之,同时做出正确的选择并展开进一步的实践之旅。

  几经光彩灿烂的生活之后,一个人终究得回归生命本质的探求,并寻得修习的业处,去施行、练就安顿己心的作业;“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的返归与修习,终能于转念、践行后,创生心有所得的证道之喜。惟此时此刻,当警觉的提振己心并清楚觉知“喜”只是一刹那的过程,更高远的目标正等待“善护念”之心、行的持续推展!因为,易经作者高举于上的“上九,白贲,无咎。”确切的做出了“革命尚未成功,仍需持续努力于‘无咎’—善补过的作业,直到止于至善!”期能获致 六祖慧能所言“不污染”的清明自性,这才成就“贲,无色也”的目标。

  笔者于课堂上分享贲卦六爻的历程时,总是将初九、六二与九三爻之爻辞的样貌,与精通绘画音乐戏剧书法篆刻诗词,为近代中国著名艺术家、艺术教育家的一代才子李叔同先生的精采人生相扣合、解说;而将六四、六五与上九爻之爻辞所呈现的心理翻转与实践,借由从李叔同先生一变为弘一大师的行谊做连结,读者若有兴趣也可进一步的寻思比对,就可以更了解:不论施行后会有何等层次的结果呈现,“贲,无色也”,实际上是一个具体可行的目标。果真如此,就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善用“噬嗑,食也”的运作模式,透过实践,一起努力地迈向“贲,无色也”的目标。

 

注1:《法见》向智尊者 著 香光书乡编译组 译 香光书乡出版社 页172

注2:《法见‧生命的四食》向智尊者 著 香光书乡编译组 译 香光书乡出版社 页255~272

注3:“违犯烦恼”,指行为背离规矩或法律规范所引生内心遭受冲击、不安、自责,甚至受罚的模样。

注4:“长期功夫”,指的是累劫、累世的修练功夫。

注5:《公案禅语》吴怡 著 东大图书公司印行 页29~31

注6:“它”,同时指“贲,无色也”与“本具洁净之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