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谦轻而豫怠也

    《老子》一书中所说:“希言天地,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直言变化永远都在,而且无所不在又无时不在的事实;若依此反观人间世,更可以理解到:人的一生,本就是一场存在着各种反差与变化,又需随顺变化以持续解密的过程!而如何在过程结束时刻,呈现一个了无遗憾的终极结果,态度,正是关键之所在。易经中谦卦之卦辞:“谦,亨。君子有终。”提供了相符应的讯息;同时也明确的告知了:“谦”,是获致了无遗憾终极结果的本源。

    “谦”字从“言”从“兼”,泛指人们于一切行止中,当以内蕴的同理心、尊重及逊让特质来兼顾深且广的种种面向,然后才能既不失尊严又不软弱地践行“在上如在下”的柔软巽顺身段,排除他人可能的反抗情绪或瞋怨,顺利地推展自己的理想–了无遗憾的终极结果–有终。而《说文》释“谦”云:“谦者,敬也”。或许系因感悟无常变化之理,以及推展理想的行之不易,因而提醒自、他都当以“诚敬谦和的心与行”去实践!易传作者或许亦有感于“有终”之不易行,遂于《杂卦传》结合豫卦提出了“谦轻而豫怠也”的叮咛。

    依于《杂卦传》的说明,“谦”所呈现的特色是“轻”。“轻”有“分量小、简易、没有负担或压迫的感觉”等义。事实上,“分量小”,特别强调一种内在的自觉,我们若有此自觉,则可以透过一次次“自视轻”的启动,运转“在上如在下”的巽顺身段持正以行,自可逐次破除我慢、明辨事理,让自己容易放下许多不必要的纠葛,甚至达于“无我”–没有“我”、“我的”、“我所有”的念头及行为–然后获得最终的自由。虽然前述目标看起来呈现高远且不易达到的模样,但是若能具体实践则革新自现,届时,《老子》所云:“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的效益必然因日渐积累而厚实,然后,其情况的发展也必是“简易、没有负担或压迫的感觉”的,如此一来,心的平衡稳定与平静祥和必将自然而致。其实,我们若能够拥有平衡稳定的心,就可以不受干扰地认清事实、掌握状况,并更进一步施行“先事而备”的作业,以成就易经中“豫”卦思想与行动的建构。

    “先事而备”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确实施行,将创生保护好自己,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结果。而当我们保护好自己时,我们同时也保护了与我们相关联的许许多多的人!学与习的历程,本就是“先事而备”的型式之一,这可以从笔者在进行易经与佛法相串合的推广与陪伴事例中得到明证:

        有一位高雄旗津的姊妹,于课后向另一位陪伴的老师分享:“当她正专注

        地在做家事,但家中三个小孩纠缠、吵闹、彼此指责的声音,却令她因

        不耐烦所引动生气的情绪逐渐强烈而准备动手教训孩子时,忆想起刘老

        师在课堂上的叮咛:‘标记’可以清楚觉知当下情况,与产生‘转念’并

        调伏负面情绪的效益;遂在心中温柔的默念‘生气、生气、生气’!接

        着她喜孜孜说:‘生气’真的不见了,也没有挥手教训孩子耶’。”

    前述的说明,即指出“豫”卦之卦辞的操作原则、学与习的作业过程,以及行动方向的基本样态–“利建侯行师”;至于施行的细节,与过程中应知应行和防范的事项,则已经蕴藏于“豫”字的内涵里。

    “豫”,与“预”通,但亦强调可创生之另类结果的呈现–即所谓“和乐”样貌。“预”字,有“事前准备、参与、干涉(在做准备时已产生扰动或改变了现况)”等义。若再结合“豫”字,从“予”从“象”,所导引出象征“在时空的迁流变动中,能够活在当下,掌握明确目标或方向,以身作则地展开实践,做什么像什么,而且还能够返观己心,让一切行动亦要‘象予’–所行所为不失其己的以正自持,又不会被智者所指责。”则自然创生“豫”所谓“包括一切、彻底的、无不至之‘大’的诠释”。然后进一步就可以在丰盈、宽裕有余又无忧无恼的条件下“从容、和乐”的生活着。

    不过,当和乐安逸的日子过久了,而且我们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时候,往往就是逐渐趋向于缺乏觉知那“变化永远都在”的事实,以及让懈怠无志情况缠缚内心的时刻!如此看来,针对与易经作者同样抱持着“忧患意识”的《杂卦传》作者们所言的“豫怠也”,我们就当以“警世之语”好好地予以深思,并深自警惕的进行应兴应革的作业!否则,“怠”字,所呈现“懒惰、敷衍了事、轻视”等义,将使得当事者在昧于真实情况下,自陷于挫败等困顿之境而自尝苦果。

    综合前述整体的言说,可以清楚理解到“谦轻而豫怠也”试图具体的告诉我们:能实践“谦”的作业,将破除自见、自是、自伐、自矜等情绪而没有负担–呈现出“轻”的模样,甚至由于“轻”所蕴藏的自律作业–凡事用“我们”而“不是我”的角度来思考及运作,让同理心及谦和之行自然呈现。–则进一步获得最终的良善成果,即所谓的“君子有终”将如翻掌般容易!而凡事若能预先做好准备,必然因此显现出和乐自在–所谓“豫”的成果,但若因此缺乏自律、自制而沉溺于和乐安逸,则会因为懒惰、敷衍又失其敬慎之心导致懈“怠”不振而自毁前程!

    世间的起伏变化因于“缘起”–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而生,意味一切变化皆因各种条件的增减生灭而成,而且善行导向善业、恶行导向恶业,一码归一码各自有各自的归趋(注1)。因此,在架构了“谦轻而豫怠也”的清楚认知与应知应行的自律原则之后,如何施行才能更有效益的让自己走在趋向于善行以创生善业的道路?笔者在学习与推广易经的过程,深深觉得最能契合生活实践的是每一卦的《象传》所作的提醒。于此,笔者试着借由诠释“谦”与“豫”卦之《象传》,期盼与读者们一起共知共勉以同行:

        地中有山,谦。君子以裒多益寡,称物平施。

        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在学习与推广易经的过程,“谦”卦之《象传》所云“地中有山,谦。”那背离一般性理解“山附于地”之自然意象的诠释,总是会在课堂上引动大家深深的疑思与互相的探问:“地中有山”到底是何等模样?事实上,从《象传》文辞中我们以直觉就能理解“地中有山”的样貌就是“谦”;而且,后续的文辞本身也特别清楚地告知应着墨在个人于任事待人时的“态度”上。那么,在现实世界,我们如何转换才能产生正确的连结?易经,推天道以明人事,我们只要将“地”与“山”转拟为分别拥有不同质性与丰硕才华的两个人,则一切理序自然显现。

    “地中有山”有类于那首“你侬我侬”老情歌所描述:“将咱两个一起打破,用水调和,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的相融样貌!差别在对于分别拥有不同质性与丰硕才华者,双方必得先调伏“我慢之心”–所谓“我”、“我的”、“我所有”的念想,才能各自如“地之有容”承载一切般的“大其心”以容人,或如“山之自抑”般的“收摄己心”、令心细如奈米粒子以融入他人的世界,创生“和合得谦”的结果!也唯有如此,才能进一步扩展同理心,确实执行“君子以裒多益寡,称物平施”的作业。

    易经六十四卦之《象传》中有五十三个卦以“君子”为主事者,除了说明其普遍性外,更强调卦卦都有其各自的面貌与期许。因此,于宜“谦”的情势下,我们可以直言一个具足才华能力又能以“谦”行天下者方为“君子”。而其操作的基本方向则在于认清事实、清楚知道应行之事为何,并以自己的能耐透过力行令“裒多益寡,称物平施”的境界得以落实。“裒多益寡”,是于一连串“收、聚、蓄”的累积储备之后,开展人人都期盼“远离苦难、拥有快乐”–等同趋吉避凶–的同理心,节其有余以分享所得,期能补他人之不足或赞益他人的过程。但前述“节其有余以分享”的过程,还必须以真诚之心权衡轻重,方能使人人都达于各得其所需的均衡状态,创生社群的稳定与祥和,这才是所谓“称物平施”的圆实。由此亦可推知“谦”行是一种良善经济与人际互动很重要的条件之一。因此,想要真正的落实“谦”行,个人于生活中的实践,就必须有效的培育自律力、执行力、耐久力、抗压力,以及破除“我慢”–即所谓“我”、“我的”、“我所有”等念想–的分享作业!

    人间世,若能怀抱或拥有一颗“感恩之心”,往往亦是足以破除“我慢”以落实“谦”行的条件之一。由此角度去审视豫卦《象传》“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可以看到六十四卦的《象传》所存有的相互串联的质性。其中,象征自然观察的纪录“雷出地奋,豫”,除了呈现出“春雷乍响,生命体振奋而起,跃跃欲试、动而欲出的风光,并有着音乐性律动的季节刻痕之外;更象征条件成熟到位,当把握机会,立即振起以建构相应的各种整备”。出人意表的,紧接着的表述却直接用培育无形精神战力的祭祀作业做为一切行动的启始,或许是古贤达们体现到:“心的安顿,才能创生聚力以进、以成就事功的作业”所形塑对后世子孙的叮咛吧。

    古今中外,任何“仪式”的进行都有其内蕴的期许。因为,仪式本身,即存有让我们与更宽阔的意义及众人的生命交接在一起的特质(注2)。因此,针对“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的文辞,我们可以有以下的解读:

        1.示现春祈祭祀仪式的样貌。

        2.象征一种组织或政治运旋机制建立完成的模样。

        3.指拥有依靠或根据地及无形精神战力的象征。

        4.用感恩之心行敬天法祖仪式以巩固其根基。

    对现代人来说,整体而言,“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或许可以进一步诠释为“在我们把握机会并持续性透过学、习进行‘豫’的整备作业的过程,将能有效的累积成某种仪式性行为,而‘仪式’将让我们与更宽阔的意义及众人的生命交接在一起”。由此可见,进行任何事的推展时候,我们并不孤单,也不是单打独斗的在面对人世间的种种困境或挑战!

 

注1:所谓“善行”,于易经是指“以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的行动所创生不害、利己又利他的表现”;于佛典则是指“个人于作为之后,不会产生悔恨自责、或为智者所指责的情况者”,二者相通。若反之,则为“恶行”。

注2:在豫卦的课程简报,存有此一资料,可惜现在却遍思、遍寻不着它的出处,这是笔者日常功夫的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