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萃聚而升不来也106.07.07

    今年三月开始,笔者尝试由南往北推展易经,企盼能借由宣说将易经作者们的用心:“希企后世子孙能因阅读易经,善用卦爻辞及卦象的提醒,避免任事时重蹈覆辙而陷于困顿,同时又能防范未然、预做准备,以谋趋吉避凶地远离苦难并拥有快乐—─转传给更多的人,让大家都能建构对易经的认知”。但是在一次次与不同人串和对话的过程中,却感受到一般大众对易经的认知仍旧滞留在“易经是算命”的传统民俗概念里!而这也导致不认同者在听到易经二字后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全面拒绝,而认同者则趋之若鹜地希望借由它去探究自己的未来—─算命。不过,由此亦可见得,笔者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或许,古往今来诸多易传的作者,亦都本于此而有更多的论述与宣说吧。

    其中,《杂卦传》的作者们,更或许因为深刻了解、体认人心善变又不易掌握、调御的事实,因此才言说“无妄,灾也”的警语,试图叮咛我们“于人世的运作过程,若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或所言所行缺乏‘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以及不害、利己又利他’的底蕴,极可能引生期望的幻灭与进一步灾难式的发展。”(注1)正因为如此,其后续所衔接“萃聚而升不来也”的语辞,或许我们可以仔细思考:到底要用什么态度、或角度去进行剥析与诠释才会更适当呢?

    “萃”,字从“艸”从“卒”,如草之丛集──隐含有杂乱无序又生机无限的模样,更有“类、聚集、群”义—综合言之,于人事即指一时志气相投者汇聚一处(注2),呈现成群却是力量未经整合的样态。由此可见,“萃”,特指条件已达于某种成熟度所呈现的样貌;或象征一切人、力与资源的聚集累积,并且为始聚之时且一切都尚未稳固的种种写真。因此,“萃”明确指出另一个崭新的开始即将于此时此刻启动。不过,到底下一步会呈现出怎样的情况—─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沦—─仍是未知数!此刻,“而”字的解读模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

    “而”字,除了以连接词的形式表达出“平列、相承、递进与转折”的衔接之意外,更要用“能”字来解读。“能”字,有“才干、胜任、可,与和睦、相容”等义;或可以简单综合诠释为:“有才干的人,于检视种种条件之后,认为自己足以胜任所交付的任务,同时也被众人所认同并允许其施行某些作业,以创生与人和睦、或与其他事件相容的结果”。可见,于人、力与资源的聚集累积的同时,还必须透过“而”字的运作,使前述的条件达于成熟与稳定,才可以令“升”落实,使得整体情况有所提升或成长,并进一步达于圆满的境界。

    其实“升”字同“而”字一样有其施行过程!“升”,有“上去、登、成熟”义。明确告知:想要成就“升”,必得经由有意愿又能勇敢承担、积极实践者进行“上去”─—向上提升与成长的作业,才能使得种种条件渐次累积并趋于到位,然后一阶紧接着一阶地“登”上更高与更好视野的平台,并透过持续的努力终能令所有条件都“成熟”而达成目标─—“升”的境界。而“来”字,直接示现“自外而之内”的移动过程,因此“不来”是告诉我们:不会有“自外而之内”的事情发生,成果都必须是从根本开展出来,都必须是身体力行的。

    聚未必能顺利地达于升的结果!因此,于萃聚之后,想要得到“升”的结果,综合上述的说明,针对“萃聚而升不来也”,或许我们应该有下列几个面向的认知:

一、萃聚后已启动新情境、新关系,我们必须用新态度、新方式以临事待人。才能由群体的共同行动创生提升与成长,而且这一切是无法假手他人去完成的。

二、萃聚后当清楚明了已然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让自己及群体都能生起如过河卒子般的决心,一起奋力向前迈进去追求“进而上”─—升的境界。

三、萃聚后各式条件已然聚合,针对过去的不良习惯,当尽一切努力予以彻底去除,并建构良善的运作习惯,同时设定目标、有效地施行整合且确实践履,才能创生向前推进、向上提升的成果。

    事实上,所整理出来的前述面向,在萃、升二卦的象传,即有着紧紧相扣的确切说明:

泽上于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

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

    “泽上于地,萃”,喻为水之聚且为始聚之时,意味“萃”时并未形成足够的力量、或尚未形塑出汹涌的气势;转而为人事,则象征众人因为初始理念相近而产生聚合的结果,但仍处于组织目标或系统尚未完备,并不具足创生成就事业的力量与效益。正因为如此,于其后的人文关怀才做出“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的叮咛,试图提醒后世子孙:“人聚合的初始,正是进一步去旧取新、完成整备,以合于新情势发展的最重要时刻。当下自觉自警地做好整备,以排除无常变化所引生种种出乎预料之情况的发生,才足以使人的聚合真的能创生期盼的‘聚而上’的成果。”

    其实,“聚而上”的过程,就是所谓的“升”的过程。即指人的聚合若能有妥适的安置,以及组织与组织目标的确立,必能产生力量与资源集积,然后再借由确切的实践以创生向前推进、向上提升的成果。“升”之卦象,取象于树木生长的形态:初六爻为根,九二、九三爻为支干,六四、六五、上六爻为在虚空中开展的枝叶。由此可知,前述的所有过程,宛如植根于大地上的树木,经由适应、扎根、驯化与转化自身条件而存活,并进一步向上开枝散叶一样,追求“进而上”者,在人事的运旋过程,亦必得由于自身能耐的成熟、敏明、练达,才能自然而然的以所练就的更强适应力,随顺整个情势变化的发展,同时将努力所得的结果逐次累积,深信在假以时日之后,必能依各自的业行、“各正性命”地走出自己的路。此即“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的描绘。简单的说,于一切事件的发展过程,若能做到“未生的恶令不生;已生的恶令减弱、灭除。未生的善令生;已生的善令增长。”如此“遏恶扬善”的作业,必能得到“聚而上”─—“萃聚而升不来也”的成就。

    笔者曾试着借由易占探询“如何做才能创生“聚而上”的结果?”。摘录资料与读者共享共勉:

如何做才能创生“聚而上”的结果?

遇旅之艮

九四,旅于处,得其资斧,我心不快。

旅,小亨,旅贞吉。

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

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

试解:充分了知人都有其侷限及难处—─知彼知己,然后怀抱敬慎之心及给人机会的态度,从小处、易处入手,恰如其分    又专注地践履目标,以创生“不害、利己又利他”的结果,再透过持续的努力与累积,自可创生影响力并聚力以进,成就“聚而上”的成就。

注1:详无妄卦之卦辞中的但书:“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注2:“一时”,指人心善变,亦指无法掌控的变化永远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