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萃聚而升不來也106.07.07

    今年三月開始,筆者嘗試由南往北推展易經,企盼能藉由宣說將易經作者們的用心:「希企後世子孫能因閱讀易經,善用卦爻辭及卦象的提醒,避免任事時重蹈覆轍而陷於困頓,同時又能防範未然、預做準備,以謀趨吉避凶地遠離苦難並擁有快樂—─轉傳給更多的人,讓大家都能建構對易經的認知」。但是在一次次與不同人串和對話的過程中,卻感受到一般大眾對易經的認知仍舊滯留在「易經是算命」的傳統民俗概念裡!而這也導致不認同者在聽到易經二字後就不分青紅皂白地全面拒絕,而認同者則趨之若鶩地希望藉由它去探究自己的未來—─算命。不過,由此亦可見得,筆者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或許,古往今來諸多易傳的作者,亦都本於此而有更多的論述與宣說吧。

    其中,《雜卦傳》的作者們,更或許因為深刻瞭解、體認人心善變又不易掌握、調御的事實,因此才言說「无妄,災也」的警語,試圖叮嚀我們「於人世的運作過程,若有不切實際的期望,或所言所行缺乏『如其分、得其宜、合於時,以及不害、利己又利他』的底蘊,極可能引生期望的幻滅與進一步災難式的發展。」(註1)正因為如此,其後續所銜接「萃聚而升不來也」的語辭,或許我們可以仔細思考:到底要用甚麼態度、或角度去進行剝析與詮釋才會更適當呢?

    「萃」,字從「艸」從「卒」,如草之叢集──隱含有雜亂無序又生機無限的模樣,更有「類、聚集、群」義—綜合言之,於人事即指一時志氣相投者匯聚一處(註2),呈現成群卻是力量未經整合的樣態。由此可見,「萃」,特指條件已達於某種成熟度所呈現的樣貌;或象徵一切人、力與資源的聚集累積,並且為始聚之時且一切都尚未穩固的種種寫真。因此,「萃」明確指出另一個嶄新的開始即將於此時此刻啟動。不過,到底下一步會呈現出怎樣的情況—─向上提昇或向下沉淪—─仍是未知數!此刻,「而」字的解讀模式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

    「而」字,除了以連接詞的形式表達出「平列、相承、遞進與轉折」的銜接之意外,更要用「能」字來解讀。「能」字,有「才幹、勝任、可,與和睦、相容」等義;或可以簡單綜合詮釋為:「有才幹的人,於檢視種種條件之後,認為自己足以勝任所交付的任務,同時也被眾人所認同並允許其施行某些作業,以創生與人和睦、或與其他事件相容的結果」。可見,於人、力與資源的聚集累積的同時,還必須透過「而」字的運作,使前述的條件達於成熟與穩定,才可以令「升」落實,使得整體情況有所提昇或成長,並進一步達於圓滿的境界。

    其實「升」字同「而」字一樣有其施行過程!「升」,有「上去、登、成熟」義。明確告知:想要成就「升」,必得經由有意願又能勇敢承擔、積極實踐者進行「上去」─—向上提昇與成長的作業,才能使得種種條件漸次累積並趨於到位,然後一階緊接著一階地「登」上更高與更好視野的平台,並透過持續的努力終能令所有條件都「成熟」而達成目標─—「升」的境界。而「來」字,直接示現「自外而之內」的移動過程,因此「不來」是告訴我們:不會有「自外而之內」的事情發生,成果都必須是從根本開展出來,都必須是身體力行的。

    聚未必能順利地達於升的結果!因此,於萃聚之後,想要得到「升」的結果,綜合上述的說明,針對「萃聚而升不來也」,或許我們應該有下列幾個面向的認知:

一、萃聚後已啟動新情境、新關係,我們必須用新態度、新方式以臨事待人。才能由群體的共同行動創生提昇與成長,而且這一切是無法假手他人去完成的。

二、萃聚後當清楚明瞭已然走上一條無法回頭的不歸路,讓自己及群體都能生起如過河卒子般的決心,一起奮力向前邁進去追求「進而上」─—升的境界。

三、萃聚後各式條件已然聚合,針對過去的不良習慣,當盡一切努力予以徹底去除,並建構良善的運作習慣,同時設定目標、有效地施行整合且確實踐履,才能創生向前推進、向上提昇的成果。

    事實上,所整理出來的前述面向,在萃、升二卦的象傳,即有著緊緊相扣的確切說明:

澤上于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

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澤上于地,萃」,喻為水之聚且為始聚之時,意味「萃」時並未形成足夠的力量、或尚未形塑出洶湧的氣勢;轉而為人事,則象徵眾人因為初始理念相近而產生聚合的結果,但仍處於組織目標或系統尚未完備,並不具足創生成就事業的力量與效益。正因為如此,於其後的人文關懷才做出「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的叮嚀,試圖提醒後世子孫:「人聚合的初始,正是進一步去舊取新、完成整備,以合於新情勢發展的最重要時刻。當下自覺自警地做好整備,以排除無常變化所引生種種出乎預料之情況的發生,才足以使人的聚合真的能創生期盼的『聚而上』的成果。」

    其實,「聚而上」的過程,就是所謂的「升」的過程。即指人的聚合若能有妥適的安置,以及組織與組織目標的確立,必能產生力量與資源集積,然後再藉由確切的實踐以創生向前推進、向上提昇的成果。「升」之卦象,取象於樹木生長的形態:初六爻為根,九二、九三爻為支幹,六四、六五、上六爻為在虛空中開展的枝葉。由此可知,前述的所有過程,宛如植根於大地上的樹木,經由適應、扎根、馴化與轉化自身條件而存活,並進一步向上開枝散葉一樣,追求「進而上」者,在人事的運旋過程,亦必得由於自身能耐的成熟、敏明、練達,才能自然而然的以所練就的更強適應力,隨順整個情勢變化的發展,同時將努力所得的結果逐次累積,深信在假以時日之後,必能依各自的業行、「各正性命」地走出自己的路。此即「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的描繪。簡單的說,於一切事件的發展過程,若能做到「未生的惡令不生;已生的惡令減弱、滅除。未生的善令生;已生的善令增長。」如此「遏惡揚善」的作業,必能得到「聚而上」─—「萃聚而升不來也」的成就。

    筆者曾試著藉由易占探詢「如何做才能創生「聚而上」的結果?」。摘錄資料與讀者共享共勉:

如何做才能創生「聚而上」的結果?

遇旅之艮

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旅,小亨,旅貞吉。

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

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

試解:充分了知人都有其侷限及難處—─知彼知己,然後懷抱敬慎之心及給人機會的態度,從小處、易處入手,恰如其分    又專注地踐履目標,以創生「不害、利己又利他」的結果,再透過持續的努力與累積,自可創生影響力並聚力以進,成就「聚而上」的成就。

註1:詳无妄卦之卦辭中的但書:「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註2:「一時」,指人心善變,亦指無法掌控的變化永遠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