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觉风书院“听说书与说听书”

       在 宽谦师父的应允、成全,与许多贤达的协助下,让哲雄得以在新竹觉风书院借由持续详实地说一本书,和大家一起共学共成长。就在时间之眼虎视眈眈的不断逼视下,十六周一晃眼已经到来;忆想课程的点点滴滴,心中所涌现的除了感恩之外,更想借此短文与大家分享,那在“听说书与说听书”的互动所学习到《生命之囚》一书中的心得。

       泰国佛教的改革者 佛使比丘,以 佛陀的使者自许,自肩负的使命和责任,总是令他借由析解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名相、认知,苦口婆心地经由身体力行与宣讲做出种种提醒,企盼人人都能因此而脱离囚牢的束缚!因为,魔鬼藏在细节里!

       《生命之囚》一书,为在“解脱自在园”针对禅修者的开示,那细致的解析,于互动的阅读后,就如晨钟般适足以震醒课堂上的每一个人!例如,有时候,在我们遇到事件的冲击时,往往会用“那是本能的反应”自圆其说; 佛使比丘提醒:“我们经常受本能的摆布行事”却不自知。此外,对于“生命、六根、迷信、道场、师父、神圣、善、见解,甚至是至高无上的清净”,也都清楚地告知:若产生执著,我们都会自陷于囚牢之中!但若能够不生执著,则我们都会从囚牢中解脱并获得自由。

       在不同的课堂上,曾经和学员们讨论“执著”与“坚持”的差异性,共同的认知是就在一个“迷”字。“迷”,就字典上的解释:有“醉心于某事、分辨不清、心中昏乱、盲目地”等义;若将其串合造句,“迷”或许会是以下模样:“当我们醉心于某事时,将导致分辨不清适可而止的关键点;逾越后,遂令自己处于心中昏乱、不能自己的境遇,最后终究陷于盲目地随人、随事、随物而动,却不自知又紧握不放的情况”。由前述可以推知:“迷”,则引生“执著”与其后蔓生出那偏离常轨的祸患;“不迷”,则能清楚明白地以“坚持”与毅力迈向目标。不过,“执著”与“坚持”二者于初始容易相混淆而难知,只有具足正念的觉知力方能有效的判读明辨!可见得,培育正念确实是刻不容缓的事。

       在书中, 佛使比丘特别就“执著”之辞做出详实的说明:“‘执著’,巴利文 upādāna,是一种以贪爱心为起始,接着产生‘依恋附着’、‘黏着的’,最后变得‘紧握不放’三者的融合过程。”同时也提醒我们:“‘执著’是心灵的、精神的囚牢。”而我们无法以肉眼得见!但是 怹进一步清楚明白的提出解脱的作法:“我们学习佛法,修习止观就是为了摧毁‘执著’。…因为 佛陀教法的核心,就是断除‘执著’。”当下,有学员说:“我了解了!”哲雄则顺着话头说:“了解了,接下来就是开步走实践止观的修习,与持续的行于正道,我们一起努力!”而十几周下来,从学员在课堂上点点滴滴的分享,我们或多或少都可以觉察到“增上善”的革变,正以进行式的模样持续推展中…!

       不过,《生命之囚》中最震撼我们的或许是以下的论说:

       一次次的“生”,是一次次的苦。

       彻底调伏“我慢”,是无上的快乐。

 

       佛使比丘特别用有别一般认知的“法的语言”进行解释:“‘生’,指发生在内心的事情。是指‘我慢’的生起。是从精神的母亲—主要是指渴爱、无明与执取—所生的‘精神之生。’而‘我慢’asmināna,指以‘我’、‘我是’、‘我所有’等错误观念看世界。”当然, 怹也提醒我们“‘生’是苦,只要能放下‘生’,就能解脱苦。”亦即只要我们“时时刻刻小心,保持内心的觉醒、观照,不要被‘我’、‘我是’、‘我所有’的妄念所迷惑、干扰,如此就可以离苦了。”

       在与课堂上的同修们对话时,哲雄曾说:从高雄北上,在新竹觉风书院推展课程,虽然身体有时候会觉得疲累,但是内心却是愉悦幸福的!同时也不忘用法国哲人古月(Guyeau)所说:“若人们知行不一,则他所知并不完整。”来相互期勉:一起展开实践之旅。因此,于阅读后,课堂上的所有人都一起诵读以回向与祈愿:

       愿我能够理解与智慧之眼看自己。

       愿他能够以理解与智慧之眼看自己。

       愿他们能够以理解与智慧之眼看自己。

       愿我们不执著的生活并证得道智、果智及涅槃。

 

注:《生命之囚》佛使比丘/著  香光书乡编译组/译  香光书乡出版社 初版 内文所引述资料,大多出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