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大畜,时也。无妄,灾也。

       小时候看史艳文布袋戏,偶尔会看到、听到史艳文受挫折时引说的话:“时也、运也、命也,非我之不能也!”(闽南语发音会更传神),而华人对于事情的处置是否能达到圆满结果,经常会说:当“天时、地利、人和”等条件都到位后,再加上自己的努力则美善成果自然呈现。《杂卦传》的作者借由打破“…复、无妄、大畜…”的卦序,而于“损益盛衰之始也”之后,继之以“大畜,时也。无妄,灾也。”的标举,试图提醒我们:损益盛衰的起伏变化,其实也是以“时”为首。似乎,不论是任事还是待人,“时”总是被拉到首位,它真的如此重要?它到底是什么长相?

       “变”是这个世间唯一不变的真理。“时”表现出“一切事物不断发展变化所经历的过程”,因此“变”可说是“时”的深沉底蕴或别名。事实上“时”更有“现在的、当前的、常常、机会、等候、合时宜的”等义,如果把它们串合起来,它似乎诉说著“当前的变化常常隐藏着机会,正等待有心人在合时宜的时刻、运转合时宜的努力去挖掘开启。”可见得事在人为,能知时变并善用时变者,往往也等于掌握了先机,也掌握了更高比率胜出的可能。或许古贤德所说的“大畜,时也”,正是在如此觉察与了知下的产物。

       其实,“大畜”是一种观点;更是一种不偏袒的的全面性实践,与一种藉能动力持续蓄止的过程。过程里,则需择取古贤达中足为模范、榜样者为标竿,引领自己练就、累加增上善的特质;直到成就所应蓄积、当蓄积的一切作业,如此才能开启并创生无限可能。因此,“大畜”亦是一种将所学习到的各种知识予以亲身体证与分享的实践过程(注1)。综合言之:“大畜,时也”,一方面提醒我们:欲创生大畜的风光,须待一切变化条件都达于成熟到位方可成。同时也告知:当变化条件达于到位的蓄成之时,宜乘时致用、展开合于时的行动。由此亦可见,易经与易传的作者,都是能依于时的做出适时有效叮咛,以便让后世学子们能够知所警惕的高手!

       《序卦传》以“复则不妄”的标举,清楚的告诉我们:个人若能因为自觉自知而实事求是地开展重新来过的决心与实践作业,就可以得到“使已变坏、损伤或减少之事物变回原样”的体验(注2),甚至于进一步破除种种“荒诞不实、不切实际的期望”,同时也使得一切趋于踏实与强固。相反的,如果我们在重新来过的作业中,失去警觉心而让“荒诞不实、不切实际的期望”成为心的前导者,那么与心同步生起的妄念与贪爱执取,将主导后续的所有行动,则后果不仅是期望的幻灭而已,进一步还会有灾难式的发展!“无妄,灾也。”或许正是有鉴于此的裁断与评述。

       虽说妄念与贪爱执取刚开始只是内心缠缚不去的忧烦思绪,但它总是伺机地不断与可能的各种条件产生连结;而且一旦连上了,偏见或邪见势必引动不正的行为。近来,韩国总统朴槿惠受到弹劾下台的事件,应是最直接的示现。若我们仔细地检视,那灾难式的发展都是由于不正的行为—未能依于“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且不害、利己又利他”以进的思惟与行动。无妄卦之卦辞所标举实践“元亨利贞”目标的特别但书:“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其实早已经提出了严正的警语。只可惜,真的是道理人人都懂,但是心却很容易因为贪爱执取的遮蔽,导致妄求、妄行而致灾!话又说回来,日常生活里或职场上,我们应该有怎样的整备,才能避免因为妄求、妄行而致灾呢?其实,答案就在“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的警示中,它清楚的告知:
1.必须建构“做任何事,正或不正,大有关系”的观念,敬慎行事。
2.时时提醒自己:人(己)心善变,不易掌握、调御,人性亦不可试,当小心的开启觉知、敬慎防护。
3.“偏执不正”的情况,是现实世界于事件执行过程可能会有的状况,宜自觉、自知以自惕。
4.应特别注意自身“心的训练”─具念、观以觉察到可意或不可意的目标,期能培育正知以创生正确的行动、做对的事。

       另外,诠释易经的其他易传,除了丰富易经的内涵之外,它也为我们开展了更多元的精采面向,提供了破除妄求、妄行的方法。如《彖传》的“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动而健,刚中而应”之语,提醒我们:培育能耐适足以强化自信,若能同时结合应具足的身心皆健康的状态,才能内有所主地开启生生不息的作业,并进一步的以能正中目标的最适当行动,有效的回应一切变化与众人的意图,则“大亨以正,天之命也”—持续以正自持地创生善之长的累积效益,同时产生嘉之会的畅达无碍境界,一定会水到渠成的自然而至。

       整体而言,不论遭逢的境界是可意或不可意,若能随顺因缘条件的变化,真诚坦然地面对真相、全然接受一切的到来,然后,自然可以尽其在我的施其成熟、平衡的适当表现,且进退行止皆适当地开展与成就与时偕行的永续经营行动,达成所谓的“以茂对时,育万物”—让一切行动都能用最适当的作业与现实情境相连结,并创生愿景目标的落实。

       若依于前述的论说分别来看,“大畜,时也。无妄,灾也。”有着各自应努力与当警觉注意的事项;不过,真的只是如此而已吗?再仔细的推敲,这一段语词,是不是也在提醒我们:即便能觉知变化条件达于到位的蓄成之时,并且乘时致用地展开行动,同时也要于事情运转的前、中、后,以正自持—即有效地让一切作为都落实在“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以及“不害、利己又利他”的结果上,才是一个可长可久的作业;而且,唯有如此,才能建构稳固的基础,那不可知的未来才可期待!

注1:整个“大畜”与其后“无妄”的论说是课堂上简报的缩影,结合了卦的卦名、卦辞、彖传和象传的解读。
注2:“使已变坏、损伤或减少之事物变回原样”为“复”字的涵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