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大畜,時也。无妄,災也。

       小時候看史艷文布袋戲,偶爾會看到、聽到史艷文受挫折時引說的話:「時也、運也、命也,非我之不能也!」(閩南語發音會更傳神),而華人對於事情的處置是否能達到圓滿結果,經常會說:當「天時、地利、人和」等條件都到位後,再加上自己的努力則美善成果自然呈現。《雜卦傳》的作者藉由打破「…復、无妄、大畜…」的卦序,而於「損益盛衰之始也」之後,繼之以「大畜,時也。无妄,災也。」的標舉,試圖提醒我們:損益盛衰的起伏變化,其實也是以「時」為首。似乎,不論是任事還是待人,「時」總是被拉到首位,它真的如此重要?它到底是甚麼長相?

       「變」是這個世間唯一不變的真理。「時」表現出「一切事物不斷發展變化所經歷的過程」,因此「變」可說是「時」的深沉底蘊或別名。事實上「時」更有「現在的、當前的、常常、機會、等候、合時宜的」等義,如果把它們串合起來,它似乎訴說著「當前的變化常常隱藏著機會,正等待有心人在合時宜的時刻、運轉合時宜的努力去挖掘開啟。」可見得事在人為,能知時變並善用時變者,往往也等於掌握了先機,也掌握了更高比率勝出的可能。或許古賢德所說的「大畜,時也」,正是在如此覺察與了知下的產物。

       其實,「大畜」是一種觀點;更是一種不偏袒的的全面性實踐,與一種藉能動力持續蓄止的過程。過程裡,則需擇取古賢達中足為模範、榜樣者為標竿,引領自己練就、累加增上善的特質;直到成就所應蓄積、當蓄積的一切作業,如此才能開啟並創生無限可能。因此,「大畜」亦是一種將所學習到的各種知識予以親身體證與分享的實踐過程(註1)。綜合言之:「大畜,時也」,一方面提醒我們:欲創生大畜的風光,須待一切變化條件都達於成熟到位方可成。同時也告知:當變化條件達於到位的蓄成之時,宜乘時致用、展開合于時的行動。由此亦可見,易經與易傳的作者,都是能依於時的做出適時有效叮嚀,以便讓後世學子們能夠知所警惕的高手!

       《序卦傳》以「復則不妄」的標舉,清楚的告訴我們:個人若能因為自覺自知而實事求是地開展重新來過的決心與實踐作業,就可以得到「使已變壞、損傷或減少之事物變回原樣」的體驗(註2),甚至於進一步破除種種「荒誕不實、不切實際的期望」,同時也使得一切趨於踏實與強固。相反的,如果我們在重新來過的作業中,失去警覺心而讓「荒誕不實、不切實際的期望」成為心的前導者,那麼與心同步生起的妄念與貪愛執取,將主導後續的所有行動,則後果不僅是期望的幻滅而已,進一步還會有災難式的發展!「无妄,災也。」或許正是有鑑於此的裁斷與評述。

       雖說妄念與貪愛執取剛開始只是內心纏縛不去的憂煩思緒,但它總是伺機地不斷與可能的各種條件產生連結;而且一旦連上了,偏見或邪見勢必引動不正的行為。近來,南韓總統朴槿惠受到彈劾下台的事件,應是最直接的示現。若我們仔細地檢視,那災難式的發展都是由於不正的行為—未能依於「如其分、得其宜、合於時,且不害、利己又利他」以進的思惟與行動。无妄卦之卦辭所標舉實踐「元亨利貞」目標的特別但書:「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其實早已經提出了嚴正的警語。只可惜,真的是道理人人都懂,但是心卻很容易因為貪愛執取的遮蔽,導致妄求、妄行而致災!話又說回來,日常生活裡或職場上,我們應該有怎樣的整備,才能避免因為妄求、妄行而致災呢?其實,答案就在「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的警示中,它清楚的告知:
1.必須建構「做任何事,正或不正,大有關係」的觀念,敬慎行事。
2.時時提醒自己:人(己)心善變,不易掌握、調御,人性亦不可試,當小心的開啟覺知、敬慎防護。
3.「偏執不正」的情況,是現實世界於事件執行過程可能會有的狀況,宜自覺、自知以自惕。
4.應特別注意自身「心的訓練」─具念、觀以覺察到可意或不可意的目標,期能培育正知以創生正確的行動、做對的事。

       另外,詮釋易經的其他易傳,除了豐富易經的內涵之外,它也為我們開展了更多元的精采面向,提供了破除妄求、妄行的方法。如《彖傳》的「无妄,剛自外來而為主于內,動而健,剛中而應」之語,提醒我們:培育能耐適足以強化自信,若能同時結合應具足的身心皆健康的狀態,才能內有所主地開啟生生不息的作業,並進一步的以能正中目標的最適當行動,有效的回應一切變化與眾人的意圖,則「大亨以正,天之命也」—持續以正自持地創生善之長的累積效益,同時產生嘉之會的暢達無礙境界,一定會水到渠成的自然而至。

       整體而言,不論遭逢的境界是可意或不可意,若能隨順因緣條件的變化,真誠坦然地面對真相、全然接受一切的到來,然後,自然可以盡其在我的施其成熟、平衡的適當表現,且進退行止皆適當地開展與成就與時偕行的永續經營行動,達成所謂的「以茂對時,育萬物」—讓一切行動都能用最適當的作業與現實情境相連結,並創生願景目標的落實。

       若依於前述的論說分別來看,「大畜,時也。无妄,災也。」有著各自應努力與當警覺注意的事項;不過,真的只是如此而已嗎?再仔細的推敲,這一段語詞,是不是也在提醒我們:即便能覺知變化條件達於到位的蓄成之時,並且乘時致用地展開行動,同時也要於事情運轉的前、中、後,以正自持—即有效地讓一切作為都落實在「如其分、得其宜、合於時」,以及「不害、利己又利他」的結果上,才是一個可長可久的作業;而且,唯有如此,才能建構穩固的基礎,那不可知的未來才可期待!

註1:整個「大畜」與其後「无妄」的論說是課堂上簡報的縮影,結合了卦的卦名、卦辭、彖傳和象傳的解讀。
註2:「使已變壞、損傷或減少之事物變回原樣」為「復」字的涵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