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损益盛衰之始也”再探

    上一篇“损益盛衰之始也”的文章中,笔者曾论及“损益”之所以产生影响力的源头–心:

心是诸法的前导者,心是主,诸法唯心造。

若人以邪恶之心言行,痛苦将跟随着他,有如车轮跟随拉车之牛的足蹄。

心是诸法的前导者,心是主,诸法唯心造。

若人以清净之心言行,快乐将跟随着他,如影随形。(注1)

    事实上,备课时的简报整理,以及所呈现的各种记录,除了对外宣讲之外,更存在着对笔者自身的叮咛!提醒自己只要能够妥善地护持此一“前导者”–自己的心念,便足以令自己在行动前先立于不败之地。但是,笔者也清楚了知:身心是相互影响的–我们的言语与行为是会回头影响我们的心!因此,于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引领或调伏自己的言行,便成为你我必须努力以赴的作业。

    2016年岁末,在学期结束前询问学员学习心得的对话中,有学员回应笔者曾经在课堂上说:“易经是生活的智慧, 佛陀的教法则是生命的智慧”是他学习的动能(注2),并期许自己能经由学习与身体力行而拥有智慧如此的回应,不但撼动了笔者,也令笔者心生深深的警惕:讲堂上的一言一语在在都影响着学员,应敬慎啊!而说理的平衡性更需时刻检视与调整。因为,生活智慧的累加,即形塑了个人的生命智慧;而且,任何经典不论其引领的主要面向是什么,本质与核心价值都可以相串合。更何况,诠释本身就是个人加工、装饰与概念的延伸罢了。那么,回归易经的本源去探索,“损益盛衰之始也”,究竟是何样貌?

    笔者在课堂上,针对卦名的解读,总是尝试将字典里所查到的多元意思,运用造句的方式进行串联,幸运的是:多数时候都能导出卦名的动态过程与另类的样貌,进而了解、掌握了一个卦的所蕴蓄的基本内容,甚至创生了更有利于生活中实践的次第及依据。

    “损”字,同有“伤害、弱、减少、贬”等义,我们可以如此地进行综合诠释:在生命的旅程里,当我们不幸遭逢“伤害”,而“弱”化了自己的资源或能耐时,我们都应认清此一事实,调整、“减少”自己的欲求或目标的规格,并即时地“贬”抑、调伏瞋怨的情绪,才能做好有效的整备,然后再出发,使自己踏上益卦卦辞所说的“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积极地迎向挑战,开创能产生利益的全新局面。

    不过,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清楚了知:于人事,“减少”自己的欲求或目标的渴望规格,是背离人们的想像的。因此,损,除了存有一般所认知的“伤害、弱、减少、贬”的意涵外,实际上理应是一种于认清事实后,严谨地自制、自律的高EQ表现!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在遭逢损失或伤害时,安顿自己的心以减损、减省自己的欲求,与诸多或强或弱、或显或微的反抗情绪,并透过深自反省,进一步力行减抑自己过失的作业,“损所当损”的以平衡的舍心来面对与处置各式各样的状况。

    损卦《象传》所云:“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清楚的告诉我们前述的道理与应该力行的操作模式。取象自然景致的“山下有泽”,表达了“泽之深则增益山之高”的意象,并试图借由其后所引动的文句,提醒你我:在人事上运旋“惩忿窒欲”的作业,正是创生增益安忍的能耐,促进个人能够有所提升与转化的根本之道。其间,“惩”,有“戒、抑”的涵义。“忿”,直接呈现“怨恨、生气”的样貌。至于“窒”,意味“塞也”,引伸为“禁阻、统摄”义。“欲”,感于物而动,直指“欲爱、欲贪”。综合“惩忿窒欲”的意涵,应是“遏恶”之行的消去法,并企图经由损不善以导向于益其善的作业,有类于大有卦《象传》所言“遏恶扬善”的前行之道–从源头“心”,去进行革变。

    针对前段的论述,《老子》所云:“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正是相应的叮咛!而《格言联璧》有所体悟的心得记录:“惩忿如摧山,窒欲如填壑;惩忿如救火,窒欲如防水。”则试图提醒我们:“实践的过程,轻重缓急的了知、与必得持续力行方能竟其功”的不易之处。借此,我们更可以觉察到:若无有效的防护作业,“忿”与“欲”将会令人生活于水深火热中!其实,向智尊者于《法见》中也有同样的提示:“贪,罪小而离迟。瞋,罪大而离速。”看来,对于“忿”与“欲”的认知,古往今来的贤德之士都有同感!

    当“心”施以“惩忿窒欲”的概念建构与革变后,我们的言行已经能更精准地回归常轨,并针对损失或伤害做出最适切的回应。此刻,我们可以参酌损卦的卦辞,于日常生活中进行自我的的调整作业。

    损,有孚,元吉,无咎,可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损卦的卦辞告诉我们:身处“损”的境遇,当完成了“惩忿窒欲”的心理建设后,接着借由“认清事实、真诚面对、确立定位、建构目标、赋予行动”等一系列“有孚”的作业流程,我们就可以透过“善之长”等开创性作业,累积效益、成就“元吉”的美善结果而创生大吉的境界。惟“人身难得”(注3),我们又怎能因此而觉得自满自足!因此,再次不自骄地进行“善补过”–“无咎”的作业,便成为接续必须推展的人生课题。因为,当“损,有孚,元吉,无咎”都能“反复其道”的实践、形成习惯之后,那才是于人、事、物的一切条件与整备都已就绪,允许我们奋力向前去开展无限可能的“可贞”时刻。到了有所行动的时刻,又应该用什么态度与回应模式去进行呢?“二簋可用享”为我们指出了重点:用两副餐盒来进行祭典就可以了;其实是告知:处损,当悟时、务实地排除奢华改以俭约素朴的方式来进行一切事物。果真能如此,我们就可以再次立稳根基、自然地启动趋于盛善的益卦之旅。

    临于益卦,即象征条件到位、时机成熟的有可为之时已然到来。卦辞所云“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处益,当知条件皆到位、时机已成熟,不可再坐以待时,宜乘时致用,果决的展开行动,以迎向挑战开创新局。而《象传》的叮咛“风雷,益。君子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则勉励你我当练就自觉自知、知己知彼的功夫,以践行迁善改过,让自己更好之事。事实上,二者都直接告知:迁动与变换才是此时应有的景致。“益”字“加惠、使人得到好处、愈发、利益、富裕”的意涵提醒我们:处益之时,唯有积极的行动,才是正道,也才能创造越来越好的风光。但是,当利益不断涌现之时,损其不善之心与行为,如骄傲、贪欲、瞋恚等,又是必要有的作业…,因为,想要避开另一个盛衰起落的循环,那是一定要建立优质行为模式与好习惯。

    人世间,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随着因缘条件的改变而改变,而且即使只有一个条件改变了,体验形势也会随着改变!但透过前面的论述,我们也可以理解: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选择及其行动也都具有相对性效应,都会启动因缘条件的作用,与产生必然的后果。(注4)因此,于掌握“损益盛衰之始也”的理序,以及理解依于损益二卦的叮咛所进行适当的自正、自节行动,是可以创生个人、甚至社群越来越好的风光的。在此了知下,我们更应该要努力地透过各种方式去进行沟通与对话,奋力地避除各种会产生内耗的思维和行为,一起创造更进步美好的明天。这也是哲雄的深深祝愿!

 

注1:悬念,促使笔者多次在书柜里寻觅,尔今总算找著并确认前述说明出于《真理的语言—法句经》净海法师 译 法鼓文化 页18~19
注2:近日阅读《原始佛教》一书,清楚的知道:对于在家居士,佛法特重在生活伦理的实践。更可见 佛陀教法因人、因事、因地以制其宜的样貌。
注3:近日阅读《大脑的秘密档案》,其间谈到:“几百万个神经元必须同步活化,才能制造出最微小的思想。”之语,不自禁赞叹:人身难得!
注4:《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咏给‧明就仁波切 著 艾瑞克‧使旺森 执笔 江翰雯/德噶翻译小组 译   橡实文化  页9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