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損益盛衰之始也」再探

    上一篇「損益盛衰之始也」的文章中,筆者曾論及「損益」之所以產生影響力的源頭–心:

心是諸法的前導者,心是主,諸法唯心造。

若人以邪惡之心言行,痛苦將跟隨著他,有如車輪跟隨拉車之牛的足蹄。

心是諸法的前導者,心是主,諸法唯心造。

若人以清淨之心言行,快樂將跟隨著他,如影隨形。(註1)

    事實上,備課時的簡報整理,以及所呈現的各種記錄,除了對外宣講之外,更存在著對筆者自身的叮嚀!提醒自己只要能夠妥善地護持此一「前導者」–自己的心念,便足以令自己在行動前先立於不敗之地。但是,筆者也清楚了知:身心是相互影響的–我們的言語與行為是會回頭影響我們的心!因此,於日常生活中,應該如何引領或調伏自己的言行,便成為你我必須努力以赴的作業。

    2016年歲末,在學期結束前詢問學員學習心得的對話中,有學員回應筆者曾經在課堂上說:「易經是生活的智慧, 佛陀的教法則是生命的智慧」是他學習的動能(註2),並期許自己能經由學習與身體力行而擁有智慧如此的回應,不但撼動了筆者,也令筆者心生深深的警惕:講堂上的一言一語在在都影響著學員,應敬慎啊!而說理的平衡性更需時刻檢視與調整。因為,生活智慧的累加,即形塑了個人的生命智慧;而且,任何經典不論其引領的主要面向是什麼,本質與核心價值都可以相串合。更何況,詮釋本身就是個人加工、裝飾與概念的延伸罷了。那麼,回歸易經的本源去探索,「損益盛衰之始也」,究竟是何樣貌?

    筆者在課堂上,針對卦名的解讀,總是嘗試將字典裡所查到的多元意思,運用造句的方式進行串聯,幸運的是:多數時候都能導出卦名的動態過程與另類的樣貌,進而了解、掌握了一個卦的所蘊蓄的基本內容,甚至創生了更有利於生活中實踐的次第及依據。

    「損」字,同有「傷害、弱、減少、貶」等義,我們可以如此地進行綜合詮釋:在生命的旅程裡,當我們不幸遭逢「傷害」,而「弱」化了自己的資源或能耐時,我們都應認清此一事實,調整、「減少」自己的欲求或目標的規格,並即時地「貶」抑、調伏瞋怨的情緒,才能做好有效的整備,然後再出發,使自己踏上益卦卦辭所說的「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積極地迎向挑戰,開創能產生利益的全新局面。

    不過,與此同時,我們也必須清楚了知:於人事,「減少」自己的欲求或目標的渴望規格,是背離人們的想像的。因此,損,除了存有一般所認知的「傷害、弱、減少、貶」的意涵外,實際上理應是一種於認清事實後,嚴謹地自制、自律的高EQ表現!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在遭逢損失或傷害時,安頓自己的心以減損、減省自己的欲求,與諸多或強或弱、或顯或微的反抗情緒,並透過深自反省,進一步力行減抑自己過失的作業,「損所當損」的以平衡的捨心來面對與處置各式各樣的狀況。

    損卦《象傳》所云:「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慾。」清楚的告訴我們前述的道理與應該力行的操作模式。取象自然景緻的「山下有澤」,表達了「澤之深則增益山之高」的意象,並試圖藉由其後所引動的文句,提醒你我:在人事上運旋「懲忿窒慾」的作業,正是創生增益安忍的能耐,促進個人能夠有所提升與轉化的根本之道。其間,「懲」,有「戒、抑」的涵義。「忿」,直接呈現「怨恨、生氣」的樣貌。至於「窒」,意味「塞也」,引伸為「禁阻、統攝」義。「慾」,感於物而動,直指「欲愛、欲貪」。綜合「懲忿窒慾」的意涵,應是「遏惡」之行的消去法,並企圖經由損不善以導向於益其善的作業,有類於大有卦《象傳》所言「遏惡揚善」的前行之道–從源頭「心」,去進行革變。

    針對前段的論述,《老子》所云:「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正是相應的叮嚀!而《格言聯璧》有所體悟的心得記錄:「懲忿如摧山,窒慾如填壑;懲忿如救火,窒慾如防水。」則試圖提醒我們:「實踐的過程,輕重緩急的了知、與必得持續力行方能竟其功」的不易之處。藉此,我們更可以覺察到:若無有效的防護作業,「忿」與「慾」將會令人生活於水深火熱中!其實,向智尊者於《法見》中也有同樣的提示:「貪,罪小而離遲。瞋,罪大而離速。」看來,對於「忿」與「慾」的認知,古往今來的賢德之士都有同感!

    當「心」施以「懲忿窒慾」的概念建構與革變後,我們的言行已經能更精準地回歸常軌,並針對損失或傷害做出最適切的回應。此刻,我們可以參酌損卦的卦辭,於日常生活中進行自我的的調整作業。

    損,有孚,元吉,无咎,可貞;利有攸往。曷之用?二簋可用享。

    損卦的卦辭告訴我們:身處「損」的境遇,當完成了「懲忿窒慾」的心理建設後,接著藉由「認清事實、真誠面對、確立定位、建構目標、賦予行動」等一系列「有孚」的作業流程,我們就可以透過「善之長」等開創性作業,累積效益、成就「元吉」的美善結果而創生大吉的境界。惟「人身難得」(註3),我們又怎能因此而覺得自滿自足!因此,再次不自驕地進行「善補過」–「无咎」的作業,便成為接續必須推展的人生課題。因為,當「損,有孚,元吉,无咎」都能「反復其道」的實踐、形成習慣之後,那才是於人、事、物的一切條件與整備都已就緒,允許我們奮力向前去開展無限可能的「可貞」時刻。到了有所行動的時刻,又應該用甚麼態度與回應模式去進行呢?「二簋可用享」為我們指出了重點:用兩副餐盒來進行祭典就可以了;其實是告知:處損,當悟時、務實地排除奢華改以儉約素樸的方式來進行一切事物。果真能如此,我們就可以再次立穩根基、自然地啟動趨於盛善的益卦之旅。

    臨於益卦,即象徵條件到位、時機成熟的有可為之時已然到來。卦辭所云「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處益,當知條件皆到位、時機已成熟,不可再坐以待時,宜乘時致用,果決的展開行動,以迎向挑戰開創新局。而《象傳》的叮嚀「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則勉勵你我當練就自覺自知、知己知彼的功夫,以踐行遷善改過,讓自己更好之事。事實上,二者都直接告知:遷動與變換才是此時應有的景致。「益」字「加惠、使人得到好處、愈發、利益、富裕」的意涵提醒我們:處益之時,唯有積極的行動,才是正道,也才能創造越來越好的風光。但是,當利益不斷湧現之時,損其不善之心與行為,如驕傲、貪欲、瞋恚等,又是必要有的作業…,因為,想要避開另一個盛衰起落的循環,那是一定要建立優質行為模式與好習慣。

    人世間,我們所經歷的一切,隨著因緣條件的改變而改變,而且即使只有一個條件改變了,體驗形勢也會隨著改變!但透過前面的論述,我們也可以理解: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選擇及其行動也都具有相對性效應,都會啟動因緣條件的作用,與產生必然的後果。(註4)因此,於掌握「損益盛衰之始也」的理序,以及理解依於損益二卦的叮嚀所進行適當的自正、自節行動,是可以創生個人、甚至社群越來越好的風光的。在此了知下,我們更應該要努力地透過各種方式去進行溝通與對話,奮力地避除各種會產生內耗的思維和行為,一起創造更進步美好的明天。這也是哲雄的深深祝願!

 

註1:懸念,促使筆者多次在書櫃裡尋覓,爾今總算找著並確認前述說明出於《真理的語言—法句經》淨海法師 譯 法鼓文化 頁18~19
註2:近日閱讀《原始佛教》一書,清楚的知道:對於在家居士,佛法特重在生活倫理的實踐。更可見 佛陀教法因人、因事、因地以制其宜的樣貌。
註3:近日閱讀《大腦的秘密檔案》,其間談到:「幾百萬個神經元必須同步活化,才能製造出最微小的思想。」之語,不自禁讚嘆:人身難得!
註4:《世界上最快樂的人》詠給‧明就仁波切 著 艾瑞克‧使旺森 執筆 江翰雯/德噶翻譯小組 譯   橡實文化  頁9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