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圓外讀書會

临/观–与求之际

书苑编辑部

  今天的读书会进展很慢,因为圆外打定主意,落实<兑>卦–朋友讲习的精神,用“辩经”的方式引发大家深入讨论。不过在辩经之前,今天的八卦时光特别热烈,先聊个“大哉问”–人从哪里来,一阵争辩后,话题居然转到近日最夯的国际事件–钓鱼台主权……。

  周五晚上七点半,易兰准时踏入圆外公司会议室,居然大家都来了,除了易商在楼下餐馆喝鸡汤、吃蒸饺,数年如一日,点这两道菜与打太极是他专一不变的两件事,吃完他也悠哉地走进来,刚巧易兰喘口气坐定了,听到圆外分享佛法课的心得,说著说著问起:“人从哪里来?”,咦!是在上达尔文进化论的课吗?这不是科学家已经证实的命题吗?

  原来圆外从西方基督教与东方易经、佛法做比较:西方人认为上帝创造人,人类只存在“两世论”,这一世是上帝创造的,下一世是人帝审判人类,而中国的易经认为“天地絪缊,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系辞下传第五章)
,人是化育来的,孔子虽然说:“不知生,焉知死。”,不过他在系辞传深入解释:“易与天地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可见得人是精气化育聚合而成。至于佛法明指人有累世,人与地球一样,都是“业”造成的。

  平素深研佛法的易峰随之补充:“人是累世业报来的。”,除了佛理的依据,易峰又融合生物学与哲学、宗教的理论,侃侃而谈:“从圣经创世纪第一章加上DNA基因的生物学理论就可以了解人类的起源,就是灵体依附在生理结构最接近的大猩猩身上,经过software upgrade程式更新升级作用就蕴育人类的生命,其实我们都是外星人,从别的星球来到地求,而易经是外星人留下来的智慧密码,人类历史上很多纪录都遗失了,所以我们要重新探寻诠释易经的内涵。”

  易兴有感而发,提出观点:“人与动物不同点中,语言是一大分野。”,大家正在咀嚼这个分野,易鹏也提出读书心得:“我最近看一本书,提到动物只有生魂、觉魂,而人还多了灵魂……”,反应迅速的圆外神来一笔举例:“只有人会禅定,动物是不会的,猴子就不会禅定。”,是啊!没见过猴子打坐禅定,可是这个例证与刚才的主题有什么关联呢?真是天马行空,任君遨翔遐思,这也是圆外读书会让人觉得自在有趣的地方~只要你(妳)愿意分享看法,绝对友人倾听唱和,当然也有人会呛声吐槽,白目的易兰就常常扬于王庭,引发刀光剑影,今晚她又单挑,一阴对决五阳,还好在场男士习易修佛,学养俱深、风度绝佳,终将在健而悦、决而和中安然渡过。

  接着有人提醒今日总统登上彭佳屿宣示主权的新闻,其实易兰前两天已起占问到:“日本是否拥有钓鱼台的主权”,出现的卦像是不变的<睽>卦,圆外提示杂卦传:“睽,外也。”,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可见钓鱼台的主权不会归属于日本。因此大学时代参加保钓学生游行的圆外从历史、政治因素分析,认为钓鱼台主权如果要属于任何国家,应该透过国际承认或战争才能解决。易商则是走温和实证路线,从岛上居民血统、来源、南岛语系方言、地缘因素及生活方式分析,认为比较接近台湾列岛。

  易兰从法律角度观察美日旧金山安保条约,及清朝马关条约到二次战后战胜国的处理方式,主张钓鱼台主权不应该归属日本,而应属于中华民国台湾,圆外依然认为历史的史料证据并不充足,无法断定主权,强调领土是要从武力战争或国际承认来决定,如果国际承认无法达成共识,就难免一战。

  是吗?人类文明进展到二十一世纪,还要透过战争武力解决共通的问题吗?难道不能找出文明的方式协调解决?王道的施行还是必须以霸道为基础吗?这些疑惑只能再慢慢探讨了,因为时间已接近九点,杂卦传的主题还没出现呢!

  圆外说话了:“我们来讲易经的心法–杂卦传,今天讨论‘临观之义,或取或求’,同学先发表意见吧!”哦!辩经大会开锣了。

  易商首先发难:“<临>卦与<观>卦各有‘与’、‘求’之意,是一体的两面,因为临/观都不是纯阳或纯阴,各有阳爻及阴爻,阴阳皆有与、有求,施与受之间各得满足。”,易峰也阐释:“孔子在杂卦传中将临/观两卦放在一起,主旨都在谈政权的统治管理。<观>卦是承天命而来,大象传才会提示:‘省方观民设教’,而<临>卦则教思无穷,容保民无疆,这是政府的责任。”

  易鹏有了灵感,说:“教思无穷是指政府一直教一直教,教到人民有思想为止。”,易兰有不同看法,认为人民不是被灌输思想,而是政府激发人民的创造力,并且与同学们分享古今学者(宋.俞琰/中国.霍斐然)关于杂卦传的看法:“二阳在内方进,而临在外之四阴是我出而与人也;二阳在上将去,而四阴在下仰观之,是望而求我也。”、“坤上兑下相重名‘临’,成为一个大震卦之象,震为动,为行,为往,由内向外,故为与。为出以治人,指导工作,传授知识,给人好处,故临为‘与’,与者给人也。临倒为观,上卦巽,下卦坤,相重名观。巽为草木,坤为地,互艮为山,地上之草木山川(坤为川),为可观。观上二阳爻象两目,故名观,观为观察,观望,选择,有所求之象,故临为与观为求。”,不过引述这么多学者见解,易兰还是无法了解“临观之义,或与或求”的意义,易华则从佛法的观点出发:“我们可以从佛法的菩提心来看,从物质层面及精神层面进行‘观’”。

  圆外综合大家的讲法,说明<临>卦与<观>卦确实在探讨政府施政与人民的关系,在这两个卦中都各有“与”、“求”的表现,<观>卦初爻的童观,是基层的民众向君主、向老天爷要求风调雨顺,因此爻变为<益>卦,损上益下,民众获利,而二爻闚观也是向上求的,因为阴爻没有实力,所以在<观>卦中,必须要向有实力的五爻、六爻“求”,日本神社的鸟居就是从<观>卦的卦象设计来的,象征向上天、向天子索求生活平安衣食无虞,但相对的必须接受君主的教化,各位可以看到<观>卦的结构,上卦为<巽>卦,是风,下卦是<坤>卦,象征土地草原,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表示民众要接受君主或政府的教化,大象传才以“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解析君民之义。但是人民与政府在与求之际都必须依循天道,彖传曰:“大观在上,顺而巽。”,这是解释人民对政府的态度,“中正以观天下”,则警示政府领导统治人民的原则,至于

  <临>卦则强调教育的重要,<临>卦初爻、二爻代表民众,是有实力的阳爻,因此政府不能用愚民政策或专制极权,必须让民众发挥自由思想,人民愈有创造力,创造出土地资源、经济作物,甚至精神局面的文化艺术,才有商业价值回馈予政府国家,因此重点在于领导人民接受教育之后,培养思考能力。

  由此可见“临观之义,或与或求”,是互相交融运用的,易兴突然有了领悟,说:“‘或与或求’的‘或’跟<干>卦四爻‘或跃在渊’的‘或’应该是同样的意义,就是‘可能、不一定、不确定’的意思。”,易峰联想到金刚经“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提出:“‘或’与‘一时’是否也有同义,‘或与或求’指有时是给予,有时是索求。”,似乎也有道理!

  这时大家注意力又移到<观>卦彖传中的“观天之神道”,易经第一次出现“神道”这个用语,又说“圣人以神道设教”,究竟“神道”是什么?是指宗教吗?

  圆外特别阐明<观>卦的神道就是天道,一种看不见的无形的力量。“就如同市场上那只看不见的手!”喜欢拿易经理论应用到市场管理学的易兴打趣比喻,又进一步解析:“这就不是我们现今意义下的‘神’,不是上帝,也不是民间道教的神只。”,圆外也同意,继续说:“从彖传的‘四时不忒’,可以看出<观>卦的神道就是天道之意,‘四时不忒’的意涵是春、夏、秋、冬四季时节都不会错失,春天让万物生长,冬天使万物枯竭,老天拥有生杀大权,用来比拟君主统治能照顾人民食衣住行,但人民犯法时,也要执行法律惩罚,甚至杀无赦,这就是天道法则。”,大家点头有感于心。

  不过,当圆外进一步引用<坤>卦文言传:“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阐述神道的因果法则,易兰在这里似乎观念又卡住了,提问:“<观>卦的神道只提到四时不忒,是指天地运行的道理,我们可以归纳为法则,可是这里看不出有‘因果法则’的意涵呀?!”圆外耐心地再解释一次坤道在<观>卦的意涵,易兰依然摇头,说只能看懂<观>卦下卦是坤道而已!看来易经的深奥,真的需要岁月的锤炼与人生的体悟,易兰在习易的路上还需要努力往前呢!也许她还没看透这一点,一方面也深深体会圆外有极大的包容力,又加码提出质疑:“圆外以前您解释<观>卦卦辞:‘盥而不荐’,是只奉献祭品,不求上天交换回报,为什么今天又说<观>卦同时具有‘与’、‘求’之义,还举例拿两只鸡求神明保佑,<观>卦不是不求交换吗,为什么用两只鸡来换‘保佑呢’?”换成别的老师,可能早已翻脸,可是圆外明了易兰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个性,而且提问时常常忘了追求学问也要兼顾伦理,常见到她口无遮拦立即发问,圆外不以为忤,依旧谆谆教诲,好不容易讲解到第三次,易兰灵光乍现,惊叫一声说:“我懂了,是不是<观>卦本身蕴含‘与’–给予、‘求’–索求的意义,但卦辞以‘盥而不荐’期许教导人们在施与受–与求之际,勿求回报,勿作交换,而以至诚心–‘有孚颙若’进行给予及索求?”

  唉!后知后觉,终于懂了,大家就可以下课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