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损益盛衰之始也

       笔者的二哥曾经为了修法而疏远了亲人,但却走不完六十的岁数,就因为罹癌而离开人世;事后,父亲只要想起他,总是会满怀瞋怨与不舍的说:“修什么法?连自己的身体都修不好,还那么早就死了!”陪伴身旁的大哥说:“各人有各人的命!”而笔者只能劝说道:“转个念,他总算离开了癌的攻击与种种苦难。”笔者的老爸、大哥和笔者谁说的是“真实”的呢?

       人世间,不确定总是会引来忧烦、甚至恐惧的情绪,而其归结点则在我们所无法完全主导、掌控的“变化”!针对无法主导、掌控的“变化”,惯性的认知上总会连结上佛教语言的“无常”,尤其是面对认识的人突然死亡的情况,更会带着不舍与感慨的说出:真是“无常”啊!而笔者所推广申论变化,并鼓励学习者一起将它落实施行的易经,又是用怎样的语辞进行诠释呢?笔者的结论是“生生不息”。每每于课堂上或演讲的场域做出询问:针对都是在说明“变”的语辞:“变化”、“无常”、“生生不息”,大家喜欢哪一种诠释模式?普遍性的答案是“生生不息”。原因是:他读起来、听起来就是满怀希望的模样!可见,诠释或包装的方式,潜藏着深远的影响。

       佛陀将“诠释性”心智建构的过程称为papañca,意思是“加工、装饰、或概念的繁衍”。(注1)事实上,我们对于每一个经历时时都在进行“加工、装饰、或概念的繁衍”,或许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在逐次的诠释中、逐渐远离了“真实”。事实上,结果的呈现,是诸多可知或不可知、可喜或不可喜的条件成熟聚合到位所致!因此,“慎始”以令一切发展都能持续地导向善行与善业的累积,确然是我们唯一能够施行以创生良善结果的起点。

       什么是“善”?“善是一种心理健康的状态(无疾ārogya)、道德上的无过失(anavajja),以及有美好、愉悦的业报(sukha–vipāka行之结果)。(注2)在日常生活中若能清楚了知“善”的意涵,并用以检视自己的“身、口、意”之行(注3),便能有效又及时地督促自己进行“无咎—善补过”的作业,进一步使自己更趋向于“止于至善”的境界,终能“了无遗憾”的过此一生。(注4)而其施行的细节与功过,则在每一次作为之后,经由或损或益的探究,当下得到一个似乎相符应的答案。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是所谓“业”的另类诠释模式,清楚的表达:你我任何一个心思的启动与言行的表现,都会或在当下、或今世、或未来的某个时点,因为条件聚合而呈现出他应该呈现的结果。拜科技发达所赐,现在已经可以借由脑部的扫描观察而清楚的知道:心思会改变脑的结构,并进一步改变言行的作业模式,然后言行又回头影响脑的结构;接着影响力持续循环的开展出不同于线性发展的模式(注5)。所以,笔者才会在参加四十一年后再聚首的国中同学会时听到同学们如此说:“记得你国中时总是静静的一个人坐在角落,怎么现在如此开朗、如此……”。

       不论是演讲或是课堂上,哲雄的起手式几乎都会带到自我的盘点;仔细的盘点自己过往的功过损益,觉知到改变始于走入荒野、亲近自然的体验,与易经的学习和实践,真正的开展则在 佛陀教法中“四念处”的修习,而目前模样的呈现主要还是在易经与佛法和合实践的亲身体证。然后会告诉听众和学员们,笔者是依于如此的背景进行各种诠释,也清楚的提醒大家:每一个听者都用他的生活及生命背景重新诠释所听到的一切。

       综合前述的说明,我们可以体察到一切行动所产生或损或益的情事,已经在每一次事情结束的当下,内化为潜藏的影响因子;这在 佛陀的教法中则以“随眠”来进行诠释,意味:它已入于潜意识里,而且正等待着相应因子的出现来启动,以便进一步开展它那或正或反的影响力!如此看来,《杂卦传》所云:“损益盛衰之始也”。我们除了要清楚知道损益所呈现的结果,与表现于外的立即影响之外,你我更不能小觑那转化为“随眠”后于未来可能产生的各种作用。因为,那似乎看不见的影响力,宛如幕后黑手般也在操弄、干涉着我们所有“行为、言语与心”的作业!

       原来“始”字,它所连结聚合在一起的因子,并不仅是起于我们所认知的现在而已啊!或许,佛教经典上常说到的“自无始以来…”,才是我们要深刻警醒的话语。如果我们立于此基础上来审辨“损益盛衰之始也”,则可以充分的理解:其一,或隐或显的损益情状,是一个令事物兴盛增上与衰颓退乱的共同起始点,其后续的任何发展皆由此而产生,但我们不能忘记的是:事在人为。其二,与心同在的各类动机(所缘),将在接触或隐或显的损益情状后,引生各自不同的作为,并会立即、或近期,或在长远的未来呈现出或盛、或衰、或一起一落盛衰更迭变动的样态。

       上述的两种情况,不论所产生的结果是善行善业,或是恶行恶业,都会在现在或未来呈现它的影响力。由此看来,损益,实际上是一种增减平衡的动态过程,而长远的影响便由此绵绵而生…。莫怪。杨万里先生会在《诚斋易传》中写道:“损与益同根,损益无定形”。一切还是取决于我们的心念! 佛典里《法句经》的叮咛,或许可以让我们更聚焦的了解到“损益”之所以产生影响力的源头:

 心是诸法的前导者,心是主,诸法唯心造。

 若人以邪恶之心言行,痛苦将跟随着他,有如车轮跟随拉车之牛的足蹄。

 心是诸法的前导者,心是主,诸法唯心造。

 若人以清净之心言行,快乐将跟随着他,如影随形。(注6)

万事变化存乎“心”。于此认知下,就让我们借由对“损益盛衰之始也”的清楚了知,持续透过“四念处”的修习一起精进努力地培育我们的“心”(注7),令其稳固、坚强、平衡,并将“心”导向于能够超脱一切烦忧的目标与实际的作业。祈愿大家都能因此在生活中享有“止息一切烦恼”的祥和宁静。

注1:《八正道—趣向苦灭的道路》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 著  香光书乡编译组译 香光书乡出版社  页88

注2:()中之文为笔者力求正确转录的巴利文,《法见》向智尊者 著 香光书乡编译组 译  页172

注3:“身、口、意”指涉的是“行为、言语与心”的作业。

注4:课堂上“善补过”、“止于至善”、“了无遗憾”的施行历程,是笔者诠释“无咎”惯用的方式。

注5:这是笔者阅读许多有关脑科学书籍所建构的概念,可惜却遍寻不着它的出处,恳请读者们指教。

注6:笔者已忘其出处,惟《法句经》的译文或有不同,但其意相通。

注7:《念处经》:诸比丘!这是唯一的道路,唯一能净化众生,克服忧伤,消灭悲苦,抵达正道,证得涅槃的道路,即四念处。(涅槃:即止息一切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