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損益盛衰之始也

       筆者的二哥曾經為了修法而疏遠了親人,但卻走不完六十的歲數,就因為罹癌而離開人世;事後,父親只要想起他,總是會滿懷瞋怨與不捨的說:「修甚麼法?連自己的身體都修不好,還那麼早就死了!」陪伴身旁的大哥說:「各人有各人的命!」而筆者只能勸說道:「轉個念,他總算離開了癌的攻擊與種種苦難。」筆者的老爸、大哥和筆者誰說的是「真實」的呢?

       人世間,不確定總是會引來憂煩、甚至恐懼的情緒,而其歸結點則在我們所無法完全主導、掌控的「變化」!針對無法主導、掌控的「變化」,慣性的認知上總會連結上佛教語言的「無常」,尤其是面對認識的人突然死亡的情況,更會帶著不捨與感慨的說出:真是「無常」啊!而筆者所推廣申論變化,並鼓勵學習者一起將它落實施行的易經,又是用怎樣的語辭進行詮釋呢?筆者的結論是「生生不息」。每每於課堂上或演講的場域做出詢問:針對都是在說明「變」的語辭:「變化」、「無常」、「生生不息」,大家喜歡哪一種詮釋模式?普遍性的答案是「生生不息」。原因是:他讀起來、聽起來就是滿懷希望的模樣!可見,詮釋或包裝的方式,潛藏著深遠的影響。

       佛陀將「詮釋性」心智建構的過程稱為papañca,意思是「加工、裝飾、或概念的繁衍」。(註1)事實上,我們對於每一個經歷時時都在進行「加工、裝飾、或概念的繁衍」,或許正因為如此,我們也在逐次的詮釋中、逐漸遠離了「真實」。事實上,結果的呈現,是諸多可知或不可知、可喜或不可喜的條件成熟聚合到位所致!因此,「慎始」以令一切發展都能持續地導向善行與善業的累積,確然是我們唯一能夠施行以創生良善結果的起點。

       甚麼是「善」?「善是一種心理健康的狀態(無疾ārogya)、道德上的無過失(anavajja),以及有美好、愉悅的業報(sukha–vipāka行之結果)。(註2)在日常生活中若能清楚了知「善」的意涵,並用以檢視自己的「身、口、意」之行(註3),便能有效又及時地督促自己進行「无咎—善補過」的作業,進一步使自己更趨向於「止於至善」的境界,終能「了無遺憾」的過此一生。(註4)而其施行的細節與功過,則在每一次作為之後,經由或損或益的探究,當下得到一個似乎相符應的答案。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是所謂「業」的另類詮釋模式,清楚的表達:你我任何一個心思的啟動與言行的表現,都會或在當下、或今世、或未來的某個時點,因為條件聚合而呈現出他應該呈現的結果。拜科技發達所賜,現在已經可以藉由腦部的掃描觀察而清楚的知道:心思會改變腦的結構,並進一步改變言行的作業模式,然後言行又回頭影響腦的結構;接著影響力持續循環的開展出不同於線性發展的模式(註5)。所以,筆者才會在參加四十一年後再聚首的國中同學會時聽到同學們如此說:「記得你國中時總是靜靜的一個人坐在角落,怎麼現在如此開朗、如此……」。

       不論是演講或是課堂上,哲雄的起手式幾乎都會帶到自我的盤點;仔細的盤點自己過往的功過損益,覺知到改變始於走入荒野、親近自然的體驗,與易經的學習和實踐,真正的開展則在 佛陀教法中「四念處」的修習,而目前模樣的呈現主要還是在易經與佛法和合實踐的親身體證。然後會告訴聽眾和學員們,筆者是依於如此的背景進行各種詮釋,也清楚的提醒大家:每一個聽者都用他的生活及生命背景重新詮釋所聽到的一切。

       綜合前述的說明,我們可以體察到一切行動所產生或損或益的情事,已經在每一次事情結束的當下,內化為潛藏的影響因子;這在 佛陀的教法中則以「隨眠」來進行詮釋,意味:它已入於潛意識裡,而且正等待著相應因子的出現來啟動,以便進一步開展它那或正或反的影響力!如此看來,《雜卦傳》所云:「損益盛衰之始也」。我們除了要清楚知道損益所呈現的結果,與表現於外的立即影響之外,你我更不能小覷那轉化為「隨眠」後於未來可能產生的各種作用。因為,那似乎看不見的影響力,宛如幕後黑手般也在操弄、干涉著我們所有「行為、言語與心」的作業!

       原來「始」字,它所連結聚合在一起的因子,並不僅是起於我們所認知的現在而已啊!或許,佛教經典上常說到的「自無始以來…」,才是我們要深刻警醒的話語。如果我們立於此基礎上來審辨「損益盛衰之始也」,則可以充分的理解:其一,或隱或顯的損益情狀,是一個令事物興盛增上與衰頹退亂的共同起始點,其後續的任何發展皆由此而產生,但我們不能忘記的是:事在人為。其二,與心同在的各類動機(所緣),將在接觸或隱或顯的損益情狀後,引生各自不同的作為,並會立即、或近期,或在長遠的未來呈現出或盛、或衰、或一起一落盛衰更迭變動的樣態。

       上述的兩種情況,不論所產生的結果是善行善業,或是惡行惡業,都會在現在或未來呈現它的影響力。由此看來,損益,實際上是一種增減平衡的動態過程,而長遠的影響便由此綿綿而生…。莫怪。楊萬里先生會在《誠齋易傳》中寫道:「損與益同根,損益無定形」。一切還是取決於我們的心念! 佛典裡《法句經》的叮嚀,或許可以讓我們更聚焦的了解到「損益」之所以產生影響力的源頭:

 心是諸法的前導者,心是主,諸法唯心造。

 若人以邪惡之心言行,痛苦將跟隨著他,有如車輪跟隨拉車之牛的足蹄。

 心是諸法的前導者,心是主,諸法唯心造。

 若人以清淨之心言行,快樂將跟隨著他,如影隨形。(註6)

萬事變化存乎「心」。於此認知下,就讓我們藉由對「損益盛衰之始也」的清楚了知,持續透過「四念處」的修習一起精進努力地培育我們的「心」(註7),令其穩固、堅強、平衡,並將「心」導向於能夠超脫一切煩憂的目標與實際的作業。祈願大家都能因此在生活中享有「止息一切煩惱」的祥和寧靜。

註1:《八正道—趣向苦滅的道路》菩提比丘Bhikkhu Bodhi 著  香光書鄉編譯組譯 香光書鄉出版社  頁88

註2:()中之文為筆者力求正確轉錄的巴利文,《法見》向智尊者 著 香光書鄉編譯組 譯  頁172

註3:「身、口、意」指涉的是「行為、言語與心」的作業。

註4:課堂上「善補過」、「止於至善」、「了無遺憾」的施行歷程,是筆者詮釋「无咎」慣用的方式。

註5:這是筆者閱讀許多有關腦科學書籍所建構的概念,可惜卻遍尋不著它的出處,懇請讀者們指教。

註6:筆者已忘其出處,惟《法句經》的譯文或有不同,但其意相通。

註7:《念處經》:諸比丘!這是唯一的道路,唯一能淨化眾生,克服憂傷,消滅悲苦,抵達正道,證得涅槃的道路,即四念處。(涅槃:即止息一切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