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震,起也;艮,止也。

       虽说《杂卦传》的作者可能于体察了人生的流变后,理解到一切事件都可以因为转念的强力选择与作业,而打破六十四卦之卦序的束缚,建构了另类的卦序;但是生命有其侷限又有待突破的事实,又让作者仍受六十四卦的束缚。这一切都是因为依于六十四卦的必然结果?还是易经的六十四卦本就针对人生难解课题进行解读所导致?抑或是如《杂卦传》最末所言:“君子道长,小人道忧也。”人生仅是一系列“遏恶扬善”的过程,而更高远的成就是在超越这一切之后?如此一来,依旧必须在红尘中流转轮回的我们,或许只能回头、换个角度,然后与《杂卦传》的作者一起奋不顾身地投入六十四卦中,驾驶人生之舟在天地之间品尝那酸、甜、苦、辣相互拌合的滋味!

       其实,不论是谁的生命经验,当它转化为思维并诉诸于文字系统之后,都将隐含着谆谆叮咛,与盼望阅读者能理解、运用以开启更幸福人生的期许。于此观点下,“乾刚坤柔,比乐师忧。临观之义,或与或求。屯,见而不失其居。蒙,杂而著。”的论说,或许可以解读为“在一切作业施展之前,针对事实情况—包括“人事物的质性,创造喜乐的操作方向,与求之间的供需关系,以及施行作业时初心和本源的固持,与身在混沌不明的处境下,依旧能够运转清明之心以确立目标”等—的了解、掌握,与诸多能耐的蓄育和整备。然后才有“震,起也”的奋起与施展。

       有生就有灭,有开始就有结束,或许“艮,止也”就是本于此经验下而被安置于“震,起也”之后的!但是,其间的过程又该从哪种角度去思维、理解与描绘呢?接续于后的“损益盛衰之始也,……夬,决也,刚决柔也;君子道长,小人道忧也。”或许就是其间会发生的过程样貌?或如前述所言般是“当生命经验转化为文字系统后,那盼望读者能因为阅读而理解、运用以开启更幸福人生”的期许与叮咛的呈现?抑或仅是将“起”与“止”之间所会产生的波折起伏,用其他尚未陈述的卦做出直接又真诚的告知?思来想去,真实的状况应是《杂卦传》的作者深切的了解:人生如过河卒子般不可能回头重来,因此将人生的历程所会呈现的情状,用最简约的字句,逐一的表白出种种应该注意的重点,以利于后人能经由仔细的对比审辨,做出最有效的自我调整和择行!由此可见,“震,起也;艮,止也”的配置,的确是充分了知人世情状下善巧之思的作业。

       牵一发而全身动。人间世,我们所施行的任何作业,都会创生改变的堆叠累积。而心念是行为的前行者,主导著改变的可能模样,因此,能够以清明之心觉知“起心动念”者,即持有掌握变化的能耐与权柄。可见得,对于“震,起也”,那含蕴“受到各种大小不等的冲击而引动心念、本能反应,与接续启动行为施展”的文字内涵,必要有充分且确实的理解。

       文字的意涵是与时俱进的,易经中的每一个卦名亦然。“‘震’,霹雳振物者,其势不可遏止!”是人类对于雷击的初始认知;相对应的“振荡、惊惧”涵义,伴随人们的感受和情绪反应同时而生。于人事,当社群组织建构完成,为了传承的需求,连续的疾雷“震”有了“相继”之义,并随着思维与联想而转化为必须达到“处变不惊”、有着稳定成熟模样的“长男”(注1),方能成为“接班人”。然后,当时机成熟、条件俱足,象征权位或主控权开始移转给“接班人”,与由“接班人”开始运用权位及能力操作事情的行动—“震者,起也”与“震者,动也”—于焉展开(注2)。陶渊明于《饮酒诗》第十七首言道:“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转个念,“震”,也可以是那令幽兰的香气得以传送,令幽兰呈现有别于其他植物的条件—“清风”!

       事实上,下一刹那永远接续著这一刹那,宇宙间的一切也都隐晦地做着“接班”的作业,然后令变化永远都在!而随顺变化的推展,正是“震者,起也”与“震者,动也”所欲表白的内涵!可见得,“震”亦象征万事备、大势至之时,你我若值此时刻,就当让“损益盛衰之始也,……夬,决也,刚决柔也;君子道长,小人道忧也。”的可能历程在心里跑过一回,并且有所承担地面对试炼,把握机会启动生命所蓄积的能量,振起以迎向挑战,勇敢、决绝又专注地踏出开启新局的脚步。然后伴随着时间流变的努力,将累积出我们所期望的成果,那时,就是阶段性“艮,止也”到来的时刻!

       “艮”,《说文解字注》释为“不听从、行难、盭(音为立,指狠恶不良)”义(注3),故欲止之。因此“艮”,亦有“限,范之,退”的意涵,其要在使人有节有度、不偏不激地返本复始,终能达于不动如山的安重坚实。而“止”,有“决定、禁阻、停息、居住、到达、心之所安”等义,象征由内心所启动且推而及于外的系列作业过程,其目标则为“心安”的具体成就。综合言之,“艮,止也”就是从下定决心、努力展开适切行动,到安顿己心或成就目标的一系列变化过程。而其实际的操作原则及目标,就是《彖传》所云:“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活在过程中,与时偕行并获致成果的写真。

       不过,《说卦传》的描绘:“艮,…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终万物始万物者,莫盛乎艮!”似乎在有意无意间提醒我们:“艮,止也”,于人世间居处在关键的枢纽之位。  向智尊者言道:“中国古书:使物终止与使物起始,都没有比保持不动更好。”就是在此了知下试图进一步告知“艮,止也”的旨趣与实践,是可以拉升到人生的究竟意义—停止业的累积,不再频频关注稍纵即逝的事物,断除生死轮回中不断加入的缠缚。如此终极目标的达成,则必要回归到艮卦之卦辞:“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那“纯然专注”的持续修练!(注5)路要跟着走才有用。祈愿我们都能日新又新的进行修练,并止息一切烦恼!

 

注1:震卦之卦辞:“震,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具体告知成为“接班人”的条件。

注2:动,有“开始、移转地位、操作”义。起,始也;有“启发、发动、振起其事、与、作、发生、开端、旋动”等义。

注3:《说文解字注》黎明文化事业公司 页389

注4:《法见》向智尊者 著  香光书乡编译组 译 页136、137

注5:原文:“纯然”,是因为只关注于知觉的单纯事实,而没有以行为、语言或心的分别来回应。《法见》向智尊者 著  香光书乡编译组 译 页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