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震,起也;艮,止也。

       雖說《雜卦傳》的作者可能於體察了人生的流變後,理解到一切事件都可以因為轉念的強力選擇與作業,而打破六十四卦之卦序的束縛,建構了另類的卦序;但是生命有其侷限又有待突破的事實,又讓作者仍受六十四卦的束縛。這一切都是因為依於六十四卦的必然結果?還是易經的六十四卦本就針對人生難解課題進行解讀所導致?抑或是如《雜卦傳》最末所言:「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人生僅是一系列「遏惡揚善」的過程,而更高遠的成就是在超越這一切之後?如此一來,依舊必須在紅塵中流轉輪迴的我們,或許只能回頭、換個角度,然後與《雜卦傳》的作者一起奮不顧身地投入六十四卦中,駕駛人生之舟在天地之間品嚐那酸、甜、苦、辣相互拌合的滋味!

       其實,不論是誰的生命經驗,當它轉化為思維並訴諸於文字系統之後,都將隱含著諄諄叮嚀,與盼望閱讀者能理解、運用以開啟更幸福人生的期許。於此觀點下,「乾剛坤柔,比樂師憂。臨觀之義,或與或求。屯,見而不失其居。蒙,雜而著。」的論說,或許可以解讀為「在一切作業施展之前,針對事實情況—包括「人事物的質性,創造喜樂的操作方向,與求之間的供需關係,以及施行作業時初心和本源的固持,與身在混沌不明的處境下,依舊能夠運轉清明之心以確立目標」等—的了解、掌握,與諸多能耐的蓄育和整備。然後才有「震,起也」的奮起與施展。

       有生就有滅,有開始就有結束,或許「艮,止也」就是本於此經驗下而被安置於「震,起也」之後的!但是,其間的過程又該從哪種角度去思維、理解與描繪呢?接續於後的「損益盛衰之始也,……夬,決也,剛決柔也;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或許就是其間會發生的過程樣貌?或如前述所言般是「當生命經驗轉化為文字系統後,那盼望讀者能因為閱讀而理解、運用以開啟更幸福人生」的期許與叮嚀的呈現?抑或僅是將「起」與「止」之間所會產生的波折起伏,用其他尚未陳述的卦做出直接又真誠的告知?思來想去,真實的狀況應是《雜卦傳》的作者深切的了解:人生如過河卒子般不可能回頭重來,因此將人生的歷程所會呈現的情狀,用最簡約的字句,逐一的表白出種種應該注意的重點,以利於後人能經由仔細的對比審辨,做出最有效的自我調整和擇行!由此可見,「震,起也;艮,止也」的配置,的確是充分了知人世情狀下善巧之思的作業。

       牽一髮而全身動。人間世,我們所施行的任何作業,都會創生改變的堆疊累積。而心念是行為的前行者,主導著改變的可能模樣,因此,能夠以清明之心覺知「起心動念」者,即持有掌握變化的能耐與權柄。可見得,對於「震,起也」,那含蘊「受到各種大小不等的衝擊而引動心念、本能反應,與接續啟動行為施展」的文字內涵,必要有充分且確實的理解。

       文字的意涵是與時俱進的,易經中的每一個卦名亦然。「『震』,霹靂振物者,其勢不可遏止!」是人類對於雷擊的初始認知;相對應的「振盪、驚懼」涵義,伴隨人們的感受和情緒反應同時而生。於人事,當社群組織建構完成,為了傳承的需求,連續的疾雷「震」有了「相繼」之義,並隨著思維與聯想而轉化為必須達到「處變不驚」、有著穩定成熟模樣的「長男」(註1),方能成為「接班人」。然後,當時機成熟、條件俱足,象徵權位或主控權開始移轉給「接班人」,與由「接班人」開始運用權位及能力操作事情的行動—「震者,起也」與「震者,動也」—於焉展開(註2)。陶淵明於《飲酒詩》第十七首言道:「幽蘭生前庭,含薰待清風。清風脫然至,見別蕭艾中。」轉個念,「震」,也可以是那令幽蘭的香氣得以傳送,令幽蘭呈現有別於其他植物的條件—「清風」!

       事實上,下一剎那永遠接續著這一剎那,宇宙間的一切也都隱晦地做著「接班」的作業,然後令變化永遠都在!而隨順變化的推展,正是「震者,起也」與「震者,動也」所欲表白的內涵!可見得,「震」亦象徵萬事備、大勢至之時,你我若值此時刻,就當讓「損益盛衰之始也,……夬,決也,剛決柔也;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的可能歷程在心裡跑過一回,並且有所承擔地面對試煉,把握機會啟動生命所蓄積的能量,振起以迎向挑戰,勇敢、決絕又專注地踏出開啟新局的腳步。然後伴隨著時間流變的努力,將累積出我們所期望的成果,那時,就是階段性「艮,止也」到來的時刻!

       「艮」,《說文解字注》釋為「不聽從、行難、盭(音為立,指狠惡不良)」義(註3),故欲止之。因此「艮」,亦有「限,範之,退」的意涵,其要在使人有節有度、不偏不激地返本復始,終能達於不動如山的安重堅實。而「止」,有「決定、禁阻、停息、居住、到達、心之所安」等義,象徵由內心所啟動且推而及於外的系列作業過程,其目標則為「心安」的具體成就。綜合言之,「艮,止也」就是從下定決心、努力展開適切行動,到安頓己心或成就目標的一系列變化過程。而其實際的操作原則及目標,就是《彖傳》所云:「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活在過程中,與時偕行並獲致成果的寫真。

       不過,《說卦傳》的描繪:「艮,…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終萬物始萬物者,莫盛乎艮!」似乎在有意無意間提醒我們:「艮,止也」,於人世間居處在關鍵的樞紐之位。  向智尊者言道:「中國古書:使物終止與使物起始,都沒有比保持不動更好。」就是在此了知下試圖進一步告知「艮,止也」的旨趣與實踐,是可以拉升到人生的究竟意義—停止業的累積,不再頻頻關注稍縱即逝的事物,斷除生死輪迴中不斷加入的纏縛。如此終極目標的達成,則必要回歸到艮卦之卦辭:「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那「純然專注」的持續修練!(註5)路要跟著走才有用。祈願我們都能日新又新的進行修練,並止息一切煩惱!

 

註1:震卦之卦辭:「震,亨。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具體告知成為「接班人」的條件。

註2:動,有「開始、移轉地位、操作」義。起,始也;有「啟發、發動、振起其事、與、作、發生、開端、旋動」等義。

註3:《說文解字注》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頁389

註4:《法見》向智尊者 著  香光書鄉編譯組 譯 頁136、137

註5:原文:「純然」,是因為只關注於知覺的單純事實,而沒有以行為、語言或心的分別來回應。《法見》向智尊者 著  香光書鄉編譯組 譯 頁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