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比乐师忧

       《杂卦传》作者,将“比乐师忧”紧置于“乾刚坤柔”之后,其义何在?是因为作者所身处纷乱时代的境遇,让他觉得于理解世间特质的可能样貌后,最紧要的事是了解“乐”与“忧”的底蕴,以及其所以产生的因与果?还是他的内心有着很深的期盼,希望借由如此的安置让后人知所警惕与调整?

       师者,众也。一般系指由群众聚合的军队或武装部队的总称。而军队的指挥调度、守疆卫土,则有赖统帅的运筹帷幄及妥适的领导,才能有效的施展军队的功能,是故,师者,帅也。可一个领导者,若欲创生他统御的绩效,除了必须令己身的作为足以成为众人所效法的模范外,还要能依于整体变化运道教人,使被引领者在日常生活中即能涵养美善的素质与能战的技巧,更要能令其于战事发生时一统于号令之下,是故,师者,师也。带人要带心。因此,身为领导者,也必须是一个能够倾听他人意见、心声,陪伴他人渡过汹涌而至的各类情绪冲击,并协助他人成就事功,并投入事件中施展其能耐又能安定人心的人。是故,师者,陪伴者、倾听者、执行者。除此之外,身为领导者,运转最适当的操作以创生“不害、利己又利他”成果,有效的回应众人的殷殷期盼,让众人心中对于未来理想的想像得以成真,也是一个责无旁贷的紧要之事,是故。师者,刚中而应者。在这庞杂纠结的红尘中,依于所学得的知识及亲身体验的生命背景,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用来衡量诠释事件的一把尺,各位读者应该有许多的想像,是故,师者,……。接下来,就等待读者们发动“创造性的联想”(注1),齐力开启更宽阔的视野。

       综合字象及前述的说明,对于“师”,或许我们可以有如此的诠释:师者,从帀—周圆、至密无疏隙,从垖—堆、累积。它象征群众组织在领导者为之师的教育转化,与为之帅的领导、陪伴下,拥有共同的操作技巧模式与目标,并且能够齐力践履周密无隙的行动,以培育、累积实力,形塑强力作业成果以成为坚实后盾的过程。“师”,若能成就组织的坚实后盾,那它的重点将落在:呈现实力,期能避除战事的种种伤害,甚至达于“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或用以促成“比”—结盟共事以成就共同目标的结果。

       人必相亲相辅而后能安、能乐!因此,比者,理想上是以同理心—内心模仿他人的感受为基础,再透过良善的互动进一步创生人与人、群与群、人与群间相亲相辅以相成的关系。是故,“比”之字象,诠释成“一人随从、依附一人身后,状似拥有亲密关系的样貌”–比者,夶、密也。–应是最直接的陈述。可人我关系所以产生“密”的状态,必是诸多条件聚合所形塑的结果,而那仍是会随条件的增减生灭—包含个人喜、怒、哀、乐、好、恶等情绪变迁,及其因而创生的诸多令人莫名的回应–而产生出人意表的结果!因此,“比”亦可诠释为:后者立于前者后方的“背立”影像,表现出两造间条件不均衡、不对等关系的现实,同时可能暗藏着各有所思、各有所图的念想和行为,可是,却在碍于现实条件与彼此诸多渴望的引动下,产生隐含竞争的结盟共事关系。惟变化永远都在,此类内藏的矛盾情结,犹如不定时炸弹般,随时都有可能摧毁那残缺羸弱的关系。故当知现实世界的现实是:“比”的关系是会随时而变的。

       心念影响或主导著行为。人间世,若我们能够拥有:“福祸相倚以及无常变化乃是人生常态”的概念,进而引生既正确又健康的觉知与念想,则我们必然能够逐渐放下诸多事件的冲击、或完全舍离那存于内心而且时刻都在回应种种纠缠所产生的缠缚烦恼,并且避除违犯烦恼的诞生(注2)。那么,与他人的结盟共事–“比”,将是一个足以催化人更快速提升与成长的生命历程!反之,若我们不具足前述的心理建设及准备,则“比”极可能只是拥有刹那的喜悦,却换来无止尽怨悔的缠缚,果真如此,又如何能进一步借由相亲相辅,与一次次喜悦的累加创生所谓的“乐”!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令大家都欣悦而期盼欢喜享有的“乐”,本应是创生更上一层楼行动与成果的平台–“乐”可以引生因满足而创建的自信与积极进取的念想,激发好还要更好的决心,并进一步开展行动的。但是,为人欣悦享有的“乐”,也容易因沉溺于其中而陷于放逸,导致不能施行“自正规律”–做应该做的事,不做不应该做的事–以累积更丰实完备的力量与成果。当下,若具有醒觉的清明之心,就能引动己若弱则他人的觊觎之心将生起的恐惧忧思,以激发思患预防的能动力,并进一步重新调整再自蓄实力,施其防患未然的作业并和行以进。或许前述的说明,才正是易传作者以“比乐施忧”进行诠释的本意。可见得,若断为“比乐、师忧”,虽然有着我们所乐见的可以避免相互厮杀、造成损耗伤害的情境,让我们认清事实以导向于“比”的作业,但终究嫌其狭隘,除了容易自限而自陷之外,它也没法更详实的诠释现实世界任何事都是相互纠缠的事实。

       事在人为。对于易经的经传诠释出既能利于人们建构正确观念,又能成为大家在任事待人时进行最适当行动模式运旋的参考,一直是笔者撰述的本心,是故,对于自己的论述,亦总怀抱着“大疑”之心进行内在的质问与对话。此处,就借由易经占问的模式,再次探索“比乐师忧”的真谛,尽己力以释疑:

Q:“比乐师忧”的真谛?

遇无妄之颐

无妄,元亨利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

九四,可贞,无咎。

九五,无妄之疾,勿药有喜。

颐,贞吉。观颐,自求口实。(注3)

       前述易经占问的结果提醒我们:变化永远都在!人世间,“乐”与“忧”本是纠结无端、变化于刹那间的。故宜尽其在我又无所期望地随时而动,与时偕行而不必妄求其他。因为“比乐师忧”的情境,当会随时空背景的更迭,而导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结果—观颐,自求口实。但是,以“师”的运旋作业培育实力,建构非不得已绝不启战端的决心,结合那发于“不害、利己又利他”的真诚动机,培育相亲相辅以相成关系的“比”,合之以运作其得中之行,正是让我们小则可以悠然自得,大则可以纵横天下的根本,而有志于此的读者们,或许我们可以齐努力以共进。

 

注1:原文:“告诸往而知来者”–创造性的背离creative betrayal–读书就是要从读的书本里面有你自己的一种创造性的联想。 《人间辞话七讲》叶嘉莹/著 大块文化出版 页94

注2: 佛陀的教说:世间有着因身、口所行的违犯烦恼,存于心未显于外的纠缠忧思所形塑的缠缚烦恼,以及自无始以来的业行所创生深深潜藏、待机而发的随眠烦恼。

注3:这是笔者易经占问时基本讯息的建构,其后之文则是试解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