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失智症”永远有续集?

刘哲雄老师讲授

    长期陪伴患有失智症亲人的照护者,有时候要面对失智者接连两三天的昏睡,而陷于担心、忧虑亲人辞世都不知道的境遇;有时候又要承受失智的亲人接连两三天眼睛是时时张开不睡觉,以及时而嘶声呐喊导致无法休息的冲击!当然,有时候也会有不知道如何面对,而选择眼不见为净的逃避。虽然,俗谚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在了解整体状况之后,旁观者有必要适时的开展同理心试着思考:若换做自己要长期处在前述情况,是否依旧能够保持着稳定的情绪来面对?然后,或许我们就可以用不带任何批判情绪的角度,来看到俗谚所描绘的事实情况。也或许可以在现在更积极的透过各种努力,避除自己将来陷于失智境遇的作业,好让亲人免于面对俗谚所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的残酷撞击。因为,“失智症”永远有续集!

在〈与失智共舞〉的文中,简约的诉说了岳母罹患失智的情况,似乎所有亲人都还可以用稳定的情绪来与岳母互动。但是,当岳母认人、知人的情况越来越弱,前述清醒、昏睡、疼痛嘶喊的状况一波又一波的循环出现之后,亲人探视的间隔时间似乎拉长了;弟妹的情绪似乎也陷于较容易瞋怒的情况。就算笔者仅仅是每周几个小时的探视陪伴而已,偶而面对岳母无法理喻的情况,譬如一直说有两个小孩不见了,在夜晚还坚持要外出去找人的状况,也会有不耐烦的情绪出现!

忆起在新春时节,推著坐在轮椅上的岳母,投向暗黑的街道去找岳母口中的小孩;当看见岳母紧抓着轮椅扶手的手,撞击生起,才警觉到自己是带着瞋怒的情绪、轮椅推得太快而导致岳母不安之后,自责从心中涌起:理解并没有让自己时时都能用最平和的态度来面对岳母无法自主的行为啊!赶紧收摄不平的心绪,一边推著、走着…,一边用已稳定的口气安抚岳母:不用担心!不用担心!孩子没事。然后,就在看到小孙子的刹那,听到岳母用兴奋、愉悦又带着些许责怪的口气说:找到你了,那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本周日赶早,在七点多就回到白河;在岳母一一清楚的叫出名字后,趁著太阳光还柔和的初秋时刻,和内人要带岳母坐轮椅去散步,笔者要抱岳母时,岳母却带着腼腆的微笑说:那怎么好意思。我和内人对望了一眼:妈妈今天难得的特别清醒!岳母是长媳,过去借由杂货生意来经营整个家族;轮椅所经过的几乎都是她拉着两轮堆货车送货行经的路途,边走边聊的过程,她断断续续地细数着过往的经历,有些连内人都不清楚的事,就这样自然的流窜出来,当下的感觉真好!

美好时光的时间流动似乎总走得比较快!等到和内人向岳母提出要回高雄的时候,或许岳母心底也觉得如此清醒时刻的对话互动是美好的,导致她眼中流露出不舍地说:不留下来住一晚再走吗?当下,笔者的心也动摇了;但最终也只能带着歉意与不舍地说:下礼拜放假时再回来看她。笔者心里旋即生起念想:下周见到岳母时她会是昏睡?清醒?还是处在半梦半醒之间呢?不过,当笔者自省:在自己并没有被判定失智的情况下,日常生活中到底是清醒觉知、活在当下的时候多?还是昏沉懈怠、欲振乏力的时候多?抑或是处在半梦半醒之间的状况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