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失智症」永遠有續集?

劉哲雄老師講授

    長期陪伴患有失智症親人的照護者,有時候要面對失智者接連兩三天的昏睡,而陷於擔心、憂慮親人辭世都不知道的境遇;有時候又要承受失智的親人接連兩三天眼睛是時時張開不睡覺,以及時而嘶聲吶喊導致無法休息的衝擊!當然,有時候也會有不知道如何面對,而選擇眼不見為淨的逃避。雖然,俗諺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但在了解整體狀況之後,旁觀者有必要適時的開展同理心試著思考:若換做自己要長期處在前述情況,是否依舊能夠保持著穩定的情緒來面對?然後,或許我們就可以用不帶任何批判情緒的角度,來看到俗諺所描繪的事實情況。也或許可以在現在更積極的透過各種努力,避除自己將來陷於失智境遇的作業,好讓親人免於面對俗諺所說:「久病床前無孝子」的殘酷撞擊。因為,「失智症」永遠有續集!

在〈與失智共舞〉的文中,簡約的訴說了岳母罹患失智的情況,似乎所有親人都還可以用穩定的情緒來與岳母互動。但是,當岳母認人、知人的情況越來越弱,前述清醒、昏睡、疼痛嘶喊的狀況一波又一波的循環出現之後,親人探視的間隔時間似乎拉長了;弟妹的情緒似乎也陷於較容易瞋怒的情況。就算筆者僅僅是每週幾個小時的探視陪伴而已,偶而面對岳母無法理喻的情況,譬如一直說有兩個小孩不見了,在夜晚還堅持要外出去找人的狀況,也會有不耐煩的情緒出現!

憶起在新春時節,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岳母,投向暗黑的街道去找岳母口中的小孩;當看見岳母緊抓著輪椅扶手的手,撞擊生起,才警覺到自己是帶著瞋怒的情緒、輪椅推得太快而導致岳母不安之後,自責從心中湧起:理解並沒有讓自己時時都能用最平和的態度來面對岳母無法自主的行為啊!趕緊收攝不平的心緒,一邊推著、走著…,一邊用已穩定的口氣安撫岳母:不用擔心!不用擔心!孩子沒事。然後,就在看到小孫子的剎那,聽到岳母用興奮、愉悅又帶著些許責怪的口氣說:找到你了,那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

本周日趕早,在七點多就回到白河;在岳母一一清楚的叫出名字後,趁著太陽光還柔和的初秋時刻,和內人要帶岳母坐輪椅去散步,筆者要抱岳母時,岳母卻帶著靦腆的微笑說:那怎麼好意思。我和內人對望了一眼:媽媽今天難得的特別清醒!岳母是長媳,過去藉由雜貨生意來經營整個家族;輪椅所經過的幾乎都是她拉著兩輪堆貨車送貨行經的路途,邊走邊聊的過程,她斷斷續續地細數著過往的經歷,有些連內人都不清楚的事,就這樣自然的流竄出來,當下的感覺真好!

美好時光的時間流動似乎總走得比較快!等到和內人向岳母提出要回高雄的時候,或許岳母心底也覺得如此清醒時刻的對話互動是美好的,導致她眼中流露出不捨地說:不留下來住一晚再走嗎?當下,筆者的心也動搖了;但最終也只能帶著歉意與不捨地說:下禮拜放假時再回來看她。筆者心裡旋即生起念想:下週見到岳母時她會是昏睡?清醒?還是處在半夢半醒之間呢?不過,當筆者自省:在自己並沒有被判定失智的情況下,日常生活中到底是清醒覺知、活在當下的時候多?還是昏沉懈怠、欲振乏力的時候多?抑或是處在半夢半醒之間的狀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