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無我」初探

劉哲雄老師講授

  人間世,我們或多或少會碰到某種情況,那就是「當我們自認為擁有特殊見解,或具足異於常人的能耐,並且沾沾自喜的將之見諸於實踐;卻出乎意料的遭逢紛沓而至的否定與各式各樣的阻力而無法建功」。然後,或許我們會自問:到底那個環節出了狀況?難道說自己的見解有誤?抑或者能耐依然未到位?更甚者有的人會因此失去自信心、沮喪的不能再振作前進!

  「牽一髮而全身動」,某一個條件的抽離或加入,往往引動不同於所設定目標的連環變化。因此,我們亦可推知「成就之所以能夠在我們的眼前確立,是由於諸多條件皆能夠適時到位的緣故」。而在此了知下,對於成敗,或許我們也將能夠用更寬闊與坦然的態度來領受,並更加努力於「反身修德」的修習(註1),期能獲得突破與最終的成果。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但是,在依於前段說明的架構下,我們或將清楚的瞭解到:「當事件是在人際間流轉的時候,『條件』成之於人與大環境的情況,總是多過於一己所建構的。」然後,「情勢比人強」一語,就能夠因此建構起「讓自己免於因不能成事而過度自責、或自陷於更大苦楚之中」的防護罩,使得我們可以再次透過「自復」的作業,更健康的踏上人生的旅程。

  易經蹇卦的六二爻所言「王臣蹇蹇,匪躬之故」——強調「導致事情發展受阻,而且也無法扭轉改變的無奈境遇,並非由於己身之故」的事實——亦訴說著相同的道理。不過,當我們更深入探索「是誰造成諸多條件未能全然到位?」是「前世業行」使然?是自己的根基不夠扎實穩健?抑或是自己的努力並不足以令一切條件徹底的萃聚,以產生所設定的效果?帛書易經所記「王臣蹇蹇,匪今之故」的言辭,說明了「情況之所以發展到如此般的艱辛境地,絕非一朝一夕所能產生的結果!」

  生而為人,我們都清楚:努力是成就一切事功的必要條件,但是努力卻非必然能夠令我們獲得期盼的成果,亦是一個可接受的認知。而「導致事情發展受阻,而且也無法扭轉改變的無奈境遇,並非由於己身之故」的事實,即是「無我」所謂「現實世界,存有更多不受我們所控制或掌握的諸多條件」的樣貌之一。據此了知,我們就可以讓自己在較為平衡的情緒中,適時的減緩自己前進的步調,耐住性子,以盡其在我的施行作業,嘗試在困境中努力的向前持續推進,則即便不能立刻獲得百分之一百的成果,但得到「增上善」的成長(註2),為成就事功做好更扎實的準備,將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易經困卦《象傳》:「澤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亦言說了相類似的理序,並試圖告訴你我:「當我們覺知『困』乃理勢條件發展之當然,並明白其不可強求改變而只能聽其自至的時候,為了遂行心中深遠的願景,你我皆應該勇敢的承擔起那『不可避免的無奈』——諸多『條件』成之於人與外在環境的現實,在『認命』中自振自奮的迎向艱辛困頓的試煉(註3),並且,將操之於我的那個區塊,藉由『反身修德』所積蓄的實力做為再出發的起點,徹頭徹尾的開展起來,自然而然的向著目標持續的前進。」

  事實上,「致命遂志」的練習,必先從瞭解「無我」——生命中存在著諸多不受我所控制的條件——為起始,學習「允許事物為自己說話,不急著插入作最後的宣判。然後,當我們看事物不帶偏狹或品評的習慣判斷,而以每一次都宛如初見一般的新鮮的眼光看它們時,事物便會逐漸顯露出新鮮與有價值的內涵來。」(註4)不過,向智尊者(Nyanaponika Thera)亦有感而發的說:「有多少人儘管悔悟並有著『絕佳動機』,卻不曾發出『為時已晚』的感嘆?」我們真的需要用勇士的心與堅實的毅力,直接面對自己內心曾經有過的掙扎,並開啟智慧與無畏來超越(註5)。一起努力吧!

 

註1:易經的《雜卦傳》直言:「蹇,難也」,強調「險阻人生」的特色。 而《象傳》作者則用「君
    子以反身修德」,勉勵我們習此解難的良方。

註2:「增上善」,即復卦《彖傳》所謂「剛長也」的樣態。
註3:「認命」者,必是出於對整體情況的了知,然後坦誠的、全然的接受一切現實變化,並在其中開
    展出生機者;就像「堅持」與「執著」間微細的差異一
樣,稍微有一些偏離,則將成為隨波逐流
    者矣。請參考筆者所著《用人生閱
讀易經》電子書中,〈轉化困境為成長與躍升的動能〉一文。
註4:《正念之道》向智尊者(Nyanaponika Thera)著/賴隆彥 譯/橡樹林文化/頁37。
註5:原文:「我們需要勇士的心來直接面對自己的生活,…面對自己的貪婪、無價值感、憤怒、妄想
    和浮誇,並開啟智慧與無畏來超越。」《踏上心靈幽徑
—穿越困境的靈性生活指引》傑克‧康菲
    爾德(Jack Kornfield)著/易之新
、黃璧惠、釋自鼐 譯/張老師文化/頁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