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玉澄心專欄 -〈如今是否記得依然不悔的初心?〉

     入冬后气温骤降,即使白天走在阳光温和的室外也会令人浑身发冷。每当冷风迎面吹来,我缩身搓手取暖时,总会想起一个乱世小国在朝局风波中求生的故事,思绪常因此陷入《琅琊榜》里,轻啸的风声仿佛化成无数模糊的低语,呢喃轻叹不断盘绕耳边。

     由小说《琅琊榜》翻拍成同名古装电视剧,架空的历史上演小国纷立的乱世中,大梁境内盛传“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身负麒麟之才的梅长苏,凭借巧智周旋于诸皇子弄权夺嫡漩窝,善用连环妙计辅佐靖王登基为帝,以文弱病骨随军征战平定梁国的内忧外患。

     将写给昔日未婚妻霓凰郡主的书信托予故友蒙挚转交时,梅长苏面对从旁暗助自己逐步实践昭雪陈年冤案计划的盟友,两人闲话随意谈及的“将来”,对常人而言多半谜样的未知,于经历剉皮削骨之苦、折寿拔毒的他来说,却是不存在的未来,心底自是已对过往人事与旧日情缘早有打算。

     “你不怕我偷看?”蒙挚没有接(书信),反而笑道,“没写什么情话吗?”

     梅长苏低着头,面无表情地道:“蒙大哥,这种玩笑以后不要开了。(霓凰)郡主与我仿若患难兄妹,多余的牵扯已然没有了。”

     蒙挚怔了怔,“怎么这么说?我知道你现在前程多艰,有太多的事要办,所以暂时不愿告诉她你的真实身份,可是将来……你总有一天要说的啊……”

     “谁知道这个将来有多遥远呢?”梅长苏随手又提起笔来,不自觉地在信纸上写了一排狂草,还未写完,便伸手抓起,团成一团丢进了旁边的火盆,闭了闭眼睛,“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是不可能的,这世上有些事情的发生,不会有人预料得到,也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得住,我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它有好的结局,即使这个结局里,不会有我的存在……”──海晏《琅琊榜》

     梅长苏脱口感慨“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看似平常的喟叹,其实语出清朝纳兰性德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如果世间相爱的恋人都能记得初见彼此倾心时美好,是否便不会遭逢拂暑凉扇入秋风寒被收藏搁置的处境?日久固然能萌生情意,不过飞逝的光阴也可使人心思变,辜负此番爱情的人却总说人心本即易变。遥想当年唐明皇与杨贵妃曾在骊山盟誓永生结为夫妇,后来安史之乱杨玉环虽为情势所迫奉召自缢,佳人孤身魂断荒野难免含恨而终却未心生怨怼。现今负心的薄情人,哪里又会记得曾许诺愿如比翼鸟、连理枝长相厮守的心愿呢!这阙词,巧借今昔对比,委婉倾诉女子遭遇情人变心的辛酸与无奈,却也道尽世间人情交际应酬转瞬生变的心意,这个中曲折是谁都说不准的,故而回忆中所浮现的美好光景才会如此让人眷恋难忘。

     当梅长苏化名苏哲,借养病为由随友人相邀重返帝都金陵,世人最多只知眼前这名俊秀体弱的男子是名列琅琊榜首的江湖盟主,却不知此人是昔年震惊朝野的赤焰军叛将林殊。曾经飞扬得志的少年将军在权谋诡计交织的战事洗礼下,一夕从统军少帅变成叛国逆犯,虽然负伤幸存于世却身中奇毒;解毒后从此音容大改、伤病寄骨,历经十余年的筹划,苦心经营蜕变为敛眉浅笑的青年谋士,整日与药病相伴终究不忘藉时事谋局献策,只求老迈多疑的梁帝能允诺重审当年错判的旧案,明文诏告天下平反赤焰军通敌叛国的罪状。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几个字,不仅是婉言人们心恋往日曾经的美好情事,它挟藏了少年林殊的大好时光,当时父母健在、亲友和睦、朝政堪稳,几经岁月流转散佚的故事,都成为一柄透明的凉扇捏握在身陷夺权争帝风云梅长苏手里。他历劫归来却不能与故人坦诚交心,只能静观诸多往事顺应心计摇扇轻摆生风,多少文人志士在官场蹉跎韶华,多少平息战乱的将士为保身家平安远遁他方?纵使时移世易人事已非的清风吹来寒凉透骨,以多才谋士之姿扬名金陵的苏哲,如今是威震八方的江湖盟主梅长苏,也曾是赤焰军少帅林殊,他从朝廷走向江湖又回归帝都,一路走来依旧留有将门子弟的傲骨,坚志隐忍暗思雪冤之途,倾尽余生扶助旧友靖王称帝,为大梁寻得明君后,又断然舍弃残年云游四方的闲适生活,执意重披战甲随军平乱,哪怕为此劳神病故身死沙也不悔保疆卫国的初心!

     青年的梅长苏与将近三十岁的我年龄相仿,当《琅琊榜》中的众人,纷纷痛惜林殊早逝,我也不免分神回想自己的年少时光,以为未来会成为一个国文老师、一个撰文维生的作家,或是挤身文字出版业的职员,却从未料到有一天会变成在金融相关行业工作的上班族。不过我始终没有忘记初识文字之美的感动,乍读杨唤新诗〈夏夜〉时的惊喜心情,那凉爽的晚风吹过萤火虫闪现的山林、小桥流水轻歌的夜晚。这些诗意隽永的文字仿佛随顺回忆交织的扇面摇动轻响生风,无论是寒春、冷秋、严冬时节,依旧流露一股盛夏独有的清凉,舒爽的凉意中暗递暖流,暖意静自盘旋在胸护绕心尖。

 

002

图片说明:摇树如扇,随风流转四季,几经枯荣依旧长青,若光阴荏苒,纵然伤病寄骨也无法磨灭梅长苏矢志雪冤报国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