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与失智共舞

刘哲雄老师讲授

     忘了是杂志还是网络新闻报导:全球每三秒钟就有一个失智人口的出现,而现在就有近一千万的失智者需要照护。台湾目前则有相当于彰化市人口数的人处于失智、需要长期照护的状况。读到此一讯息时,自己并没有用心地去理解失智是怎么一回事,也从没想过会有照护失智病人的状况。

     和内人几乎每周都要回白河陪伴探视年近九十、由内人弟妹照护的岳母,观察著近几个月里她从轻微的会把人名和人搭错,到似有觉察地在说错人名后以腼腆的笑容来掩饰带过;更严重到摔断腿在医院治疗期间,由于不耐病房出入情况较复杂的缘故,由于不安情绪的冲击,在凌晨十二点多的半醒时分,将照护的女儿认定为坏人,哀求似的苦喊救命后又向女儿安抚说:“妳赶快离开,我不会报警。”直到被安排到隔离病房,在内人持续颂读慈经的状况下,纷乱的情绪才渐渐地平息,然后在向着虚空抓东西的右手慢慢放下后,似睡未睡般的入眠,不过,那时已是清晨四点多!

     出院回家后,弟媳妇带着半测试半介绍的询问来探访者是何人?她又重现著腼腆的笑容、当然地把人名给搭错了;然后,她突然说:厨房里鸡肉和皇帝豆已处理好,要回去时各自去拿;时空情境错置的情况就在短时间的对话里几度跳跃式的出现,但是围绕在周边见此情状的媳妇、女儿及亲人们,他们的笑声却充满了小小的房间,因为大家都了解到失智长辈在熟悉的环境中─家里,她会更怡然自得。回家真好!

     回家真好。但长期的照护者确实需要喘息的空间。每次回白河就会和内人用轮椅将岳母推离开家,一方面让弟媳妇得到喘息的空间,另一方面也让岳母接触过去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或使其有不同的刺激。

     在白河的街道上散步游走时,岳母有时会指挥行动路线,有时也会和她尚记得的其他长辈闲聊几句,分手后还不忘诉说那长辈的过往情况给我们听。散步过程中,有时候我们会吃完午餐或晚餐后再推岳母回家休息;或许是尝到较重的口味,也或许是不同煮法的菜色,让岳母总吃得显现饱足快乐的样子,我和内人也因此享有小小的雀跃心情。

     结束散步的历程后,岳母若精神状况仍旧OK,家人总会在希望她多活动筋骨的想法下,拿出软式网球要她捏,有趣又慧黠的她,往往以最简单的方式回应:“你做给我看”,软软的拒绝活动。但是,若我拿起球说妳一个我一个,我们一起来活动,引导她去体验并把自己的感觉说出,与她互动,她也会动起来、同时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出她的感受!当下心里起了念头:或许,当长辈有失智状况时,另类“身教”的互动是不错的尝试。

     还记得有一次在骑楼下,为了让岳母挥动手臂,与她玩丢球计分的儿童游戏。每当她失准只得到低分时,发觉适时的鼓励可以激发她更用力又用心的投球;而当她丢到100分的红心时,我近乎夸张的大声赞许、鼓掌、手舞足蹈,让她受到鼓舞似的更努力于投球的活动。那一天,我和岳母都很HIGH!

    在与岳母的互动里,感受到、也体验到:虽然失智会让她忘了他人,甚或忘了自己而偶有痴傻的情况,但是熟悉的环境、家人,让她得以安心;而和她互动则有助于她的精神状况的改善。或许,那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不过,当亲人中有失智情况时,我们所能做的也仅只如此!那应该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学习易经、也推广易经的我,曾经如此想到:易经会用怎样的角度看待失智?或易经是否存有可以与失智状况相串的卦爻辞的描绘?几经思虑的结果是:目前无解。此时此刻,只能将心持续倾向此一标的的体察,也许当时机成熟,或我努力够了之后,答案就会在脑中自然浮现吧。正如同易经以未济卦为终般,一切皆未完成、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