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與失智共舞

劉哲雄老師講授

     忘了是雜誌還是網路新聞報導:全球每三秒鐘就有一個失智人口的出現,而現在就有近一千萬的失智者需要照護。台灣目前則有相當於彰化市人口數的人處於失智、需要長期照護的狀況。讀到此一訊息時,自己並沒有用心地去理解失智是怎麼一回事,也從沒想過會有照護失智病人的狀況。

     和內人幾乎每週都要回白河陪伴探視年近九十、由內人弟妹照護的岳母,觀察著近幾個月裡她從輕微的會把人名和人搭錯,到似有覺察地在說錯人名後以靦腆的笑容來掩飾帶過;更嚴重到摔斷腿在醫院治療期間,由於不耐病房出入情況較複雜的緣故,由於不安情緒的衝擊,在凌晨十二點多的半醒時分,將照護的女兒認定為壞人,哀求似的苦喊救命後又向女兒安撫說:「妳趕快離開,我不會報警。」直到被安排到隔離病房,在內人持續頌讀慈經的狀況下,紛亂的情緒才漸漸地平息,然後在向著虛空抓東西的右手慢慢放下後,似睡未睡般的入眠,不過,那時已是清晨四點多!

     出院回家後,弟媳婦帶著半測試半介紹的詢問來探訪者是何人?她又重現著靦腆的笑容、當然地把人名給搭錯了;然後,她突然說:廚房裡雞肉和皇帝豆已處理好,要回去時各自去拿;時空情境錯置的情況就在短時間的對話裡幾度跳躍式的出現,但是圍繞在周邊見此情狀的媳婦、女兒及親人們,他們的笑聲卻充滿了小小的房間,因為大家都了解到失智長輩在熟悉的環境中─家裡,她會更怡然自得。回家真好!

     回家真好。但長期的照護者確實需要喘息的空間。每次回白河就會和內人用輪椅將岳母推離開家,一方面讓弟媳婦得到喘息的空間,另一方面也讓岳母接觸過去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或使其有不同的刺激。

     在白河的街道上散步遊走時,岳母有時會指揮行動路線,有時也會和她尚記得的其他長輩閒聊幾句,分手後還不忘訴說那長輩的過往情況給我們聽。散步過程中,有時候我們會吃完午餐或晚餐後再推岳母回家休息;或許是嚐到較重的口味,也或許是不同煮法的菜色,讓岳母總吃得顯現飽足快樂的樣子,我和內人也因此享有小小的雀躍心情。

     結束散步的歷程後,岳母若精神狀況仍舊OK,家人總會在希望她多活動筋骨的想法下,拿出軟式網球要她捏,有趣又慧黠的她,往往以最簡單的方式回應:「你做給我看」,軟軟的拒絕活動。但是,若我拿起球說妳一個我一個,我們一起來活動,引導她去體驗並把自己的感覺說出,與她互動,她也會動起來、同時有一搭沒一搭的說出她的感受!當下心裡起了念頭:或許,當長輩有失智狀況時,另類「身教」的互動是不錯的嘗試。

     還記得有一次在騎樓下,為了讓岳母揮動手臂,與她玩丟球計分的兒童遊戲。每當她失準只得到低分時,發覺適時的鼓勵可以激發她更用力又用心的投球;而當她丟到100分的紅心時,我近乎誇張的大聲讚許、鼓掌、手舞足蹈,讓她受到鼓舞似的更努力於投球的活動。那一天,我和岳母都很HIGH!

    在與岳母的互動裡,感受到、也體驗到:雖然失智會讓她忘了他人,甚或忘了自己而偶有癡傻的情況,但是熟悉的環境、家人,讓她得以安心;而和她互動則有助於她的精神狀況的改善。或許,那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不過,當親人中有失智情況時,我們所能做的也僅只如此!那應該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學習易經、也推廣易經的我,曾經如此想到:易經會用怎樣的角度看待失智?或易經是否存有可以與失智狀況相串的卦爻辭的描繪?幾經思慮的結果是:目前無解。此時此刻,只能將心持續傾向此一標的的體察,也許當時機成熟,或我努力夠了之後,答案就會在腦中自然浮現吧。正如同易經以未濟卦為終般,一切皆未完成、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