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当我由爱生恨时怎么办?

刘哲雄老师讲授

       人之常情都渴望得到难得的事物;而且当我们得到难得之物后,往往就会产生不要与之分离的执取,使得我们无法与之分离。男女之间的相互渴求,就是一种强烈执取的例子。(注1)于此间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当外力介入,造成分离的情况发生或可能发生时,大约是一百八十万年前到一万年前,当人类以打猎─采集方式生活的残忍本能(注2),极可能因执取的心念而抢得主控权,遂产生伤人伤己的行为。前几日新闻所报导“夫欲离婚而妻泼盐酸,导致两败俱伤的悲剧”,或许亦可归咎于不愿分离的执取心念,衍生“破坏性情绪”的爆发(注3),而在心理失衡的情形下发生众人都不乐见的伤人伤己的结果。

  综观前段的描述可以了解到,当我们在看待人、事、物之间的关系时,若缺乏正确的观念、警觉心及自我调整的能力,则我们往往会陷于纠缠不清的情况,而轻易的让自己受困于不断循环的忧悲恼苦的情绪反应、甚至是伤人伤己的事件里!可见,正确的观念、警觉心及自我调整能力的养成,的确是避免或防治忧悲恼苦的首要之事。话又说回来,在看待人、事、物之间的关系时,何种观念必须深植于心?又如何做才能有效地开启并时时提振警觉心?自我调整的能力应如何养成?

  其实,一般人较不喜欢谈的“无常”─随时空条件的增减而变异的状况,即是必要建立的观念之一。“无常”即变化,变化即“无常”。同时它的具体呈现是“生命不会始终光明,当然也不会永远黑暗”。易经则以“生生不息”─任何事情皆是不断生灭生灭生…的样貌─来诠释“无常”。建构任何情况都会受到“无常”宰制的观念并深植此一观念后,我们就能理解持续的拥有或不分离并非理所当然的事情,进而有机会创生很不容易做到的割舍之心,然后做出选择,即所谓“放下”─放过对方、同时也放过自己─的决行。

  一切都会有最好的安排。笔者因为民国98年一位易经班学员球球的因缘,有机会经常在天晴女性愿景协会讲演、说书,该协会是一个长期陪伴失婚或丧偶者走出阴霾、重新站起来的机构。初始,她们会用过来人的态度运转热情、耐性来进行陪伴,温暖了许许多多寻求协助的人(适时的寻求协助亦是很重要的自助之道之一)。当寻求协助者有较稳定的情况后,更结合法律、经济实力养成、心理成长等课程,引导大家自立自强地迎向未来;不论是当一个自信、经济独立的单亲妈妈,或重组家庭,都能获得更为美善的结果。可见,只要能建构正确的观念和回应变化的模式,一切真的都会有最好的安排。

  倘若我们未能有效地深植正确的观念,也没有适时地寻求协助而开始钻牛角尖,引生不断累加的愤恨不平时怎么办?当下,平时的正念练习所产生的警觉心绝对可以派上用场。原始人相信语言能行使魔力:“叫得出名字的东西,便丧失了其控制人的神秘力量,和对它未知的恐惧。”正念练习时的纯然专注作业引生的警觉心,所具备的辨识功能和语言公式有关,它借由明确地“称名”(命名或标记)会开始辨识个别心理的过程(注4),并产生正向的影响力─将具破坏力的情绪导向减弱或灭除的结果。

  有警觉又能运用“称名”就会产生改变的力量。一位曾经听过课程的姐妹向球球分享:“有一次被家里的孩子闹得生气、快抓狂的时候,想起刘哲雄老师在上课时说‘称名’(命名或标记)可让情绪减弱或灭除的话语,遂在心里默念‘生气、生气、生气’,结果生气真的就不见了耶。”听完球球的转诉,除了心里为那位姊妹感到高兴外,更觉得喜悦的是:她习得了“保护自己及保护他的孩子”的最简单方法,让她能够在破坏性情绪被引动时将它消弭于无形!真实情况是“称名”启动了转念的作业,其后所能创生当下破坏性情绪减弱或灭除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佛陀形容佛法是Ehipassiko来见的或来检验的或来体验的。学佛的人有一颗开放和有疑问的心,并不被视为缺点。(注5)有兴趣或有所疑的读者,不妨在情绪涌现时亲身实验一下,或许便能体会个中的滋味。

  现实生活里,若能将万事万物皆有无常性的观念深植于心,又能够随时提振警觉心,就能迅速地觉知到各种冲击所引发的情绪或初期的情绪反应,并在心中运转默念该状况的“称名”作业,例如“生气、生气,恐惧、恐惧”等各种情绪样态的默念,实际上我们就已建构“保护自己及保护他人”的自我调整能力。紧接着要施行的是“反复其道”的随时运转整个流程,好让它变成我们处理情绪时的习惯性作业模式。果真可以如此地施行,则我们不但能够适时地截断由爱生恨的流转变化,更能有效地让自己的心恢复平衡及稳定,然后就在此一样态下,我们不但能做出“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的决行,更能创生“不害、利己又利他”的结果。至此,如何转化由爱生恨的情况,我们已有相当的认识及理解,那么在易经的系统里可有相应的理路可资运用?

  在生活中,我们若因执取而随人舞动,那么,当执取之物被剥夺的状况到来时,心理的不平、纠缠、紊乱、苦恼将进一步引生愤恨及后续的种种事端,或许就为此《序卦传》遂有如此的叮咛与期盼:
   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蛊者,事也。有事而后可大…。
“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直接指出:“人会为了自己爱喜某人、某物而被贪执所束缚,遂引生所谓永远拥有他或它的执取心,导致无法清楚理解或让变化是常态的念头有机会生起,而往往不能自己地随人、事、物的变迁陷于喜怒无常的情况,更甚者还会因破坏性情绪发生爆炸而造成伤人伤己的事件!因此易经就用蛊卦来写真整体事情的变化,并告诉我们解决之道”。其后“蛊者,事也”之语,清楚描述“人的所做所为或遭遇将引生形形色色必须予以有效处置的变故”。

  一般而言,人若遭逢变故,除非他已做好相关的准备,否则在措手不及与执取之心的作用下,长期不自觉所堆叠累加的愤怨将找到它们宣泄的管道并且来一次总清算,非理智又无法预料的作为好似随变故而起般进一步造成不可收拾的伤害!或许正是有鉴于此,易传作者试图扭转前述情况的发展,遂将“有事而后可大”之语置于其后,简约的叮咛我们:“发生变故,正是创生大成就的好机会。”推演其理应是:“一切我们所爱喜或不爱喜的波折起伏,都可以是寻觅人生‘进而上’成果的必然过程,而透过事件的实际试练,我们将获得真正的成长”。可见得只要转个念,“有事可以是一种有利于己的机会”的观念将被启动,则后续的发展自然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样貌产生。因为转念后所获得的平衡和稳定的心,会让我们认清现实蛊乱的境况,全然接受一切的到来以理出一条可行之路,并且勇于承担的走出自我封闭的疆域,那么无穷的希望就会在我们的眼前开展!《彖传》:“蛊,元亨而天下治也”相应于“有事而后可大”之语,一贯的真实语,无非是要我们放下执取与自欺,走应该走的对的路,做应该做的对的事!

  孔子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说明即便天底下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八万四千种,其理趣皆是殊途同归。因此,只要建构正确的观念─不论是“无常”或“有事而后可大”皆可,具备一颗警觉的心,再加上“保护自己、同时也要保护他人”的强烈意愿,善用“称名”的操作,我们都可以使得自己在恨意生起的第一时间,将它消弭于无形,获取既平衡又稳定的心理状态,正确的做出决行。现在,就让我们在状况到来前一起努力的训练自己、做好准备吧。

 
注1:转写自《负担经讲记》(A Discourse on the Bhāra Sutta)/马哈希尊者(Ven Mahāsi
    Sayādaw)著/邬天发 英译/陈永威 中译/佛陀原始正法中心 出版/页15。

注2:所说的“本能”,特指智慧遭遮蔽、无法开启,却做出回应事件的情况。详《改变是大脑的天性
    》/多吉(Norman Doidge)著/洪兰 译/远流出版/页400-405。

注3:佛教观点:情绪一旦破坏心灵的平衡便是破坏性情绪。若依于科学的标准:凡是对自己或别人造
    成伤害的便是破坏性情绪。《破坏性情绪管理─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大师的智慧》/丹尼尔・高
    曼 著/张美惠 译/页64及23。

注4:“法见”是一种如实知见事物本质的敏锐洞察力。《法见》/向智尊者 著/香光书乡编译组 译
    /页123。

注5:《心湖上的倒影》/丹津・葩默 著/叶文可 译/郑振煌 审订/法鼓文化 出版/页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