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浪花画家:火泽睽

赵世晃医师

  火泽睽:先对立然后平衡,先两极然后中心,先分化然后统合,心灵如是转动着宇宙。

  “火”是光明与相同,“泽”是分别、分辨。在光明中的分别,分辨于相同之中,就是“睽”卦,有分开事物,产生对立的意思。有一种病叫“色盲”,这种人无法分辨有色光的某些颜色,所以他的“睽”生病了。有一种病叫“读写障碍”,这种人无法分辨对称的字体或字型,他的“睽”也生病了。生命需要“睽”的能力来分别事物,譬如危险或安全,食物或毒物,敌意或善意。分别的能力是心智的必要,这是心智穷究宇宙奥祕的利器。其实心的本质是“睽”,所以我们会用“相对论”来归纳宇宙的现象,我们会用“色与空”来理解人生。其实“睽”的更高境界是“先分后合”,先“分别”后“统合”,先“泽”后“火”。的确,爱因斯坦相对论把质量与能量由“分”变“合”,超弦理论更把一切化成“波”。心经的“色即是空”也是一种先分后合,而令人赞叹的是,更早数千年的易经“睽”卦已经如此说过。

       安娜成为知名作家后,她告诉哥哥吉米说:“我写作进步的原因,是读过易经的‘家人’卦,学到把不同事物组合成家人的道理。而和家人卦相综的‘睽’卦,讲到事物的对立与分化,这种能量凡高大量用在他的画作,可能可以帮助你改进画作技巧。”两人花了两个月的研究揣摩,解开了睽卦的奥祕,果然吉米的画作开始突飞猛进。

  吉米自幼患有读写障碍(dyslexia),所以他进了特殊学校,用听力的沟通来弥补对读写的障碍。据医师说,这是大脑皮质层的语言逻辑中心出了问题,无法将文字正确发音、读写,无法迅速将字母组合成一个正确的拼音单字。连 the 这么简单的单字,吉米也会写成 eht,把“真相大白”唸成“大象真白”。据说像吉米这样的小孩,占人口的5%上,不过这种小孩不一定有智商低下的情形,相反地,他们往往有惊人的观察力、想像力、创新力、洞察力,组识力。读写障碍的小孩,虽然在小时候遭遇学习的困难,但若能利用他们其它的优势潜能弥补障碍,是有很高的机会达成伟大的成就的。他们包括了令人惊艳的名单:汤姆克鲁斯、罗宾威廉斯、爱因斯坦、爱迪生、凡高、居礼夫人、达文西、甘乃迪、邱吉尔、华盛顿、拜伦、叶慈、拳王阿里、福特、织田信长,……影视,艺术,文学,发明,企业,政治,军事,各行各业都有,不胜枚举。

  吉米小时候有一次对安娜说:“我好羡慕妳,可以写出这么长的句子,读书的速度这么快,老天真不公平。”安娜安慰吉米说:“爸爸告诉我,你得了一种病,叫读写障碍,还说很多有名的人也患有这种病,说只要小心矫正,以后会作很了不起的人哩!”吉米从家人和老师身上得到很多的鼓励,渐渐摆脱读写障碍的阴影,他发现读写障碍带给他的诸多困扰,包括唸错字,拼错字,叫不出朋友的名字,嘴巴讲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把因果关系颠倒也不自觉,……其实都和字句的线性排列组合相关,这是他的弱项,是他一辈子也搞不好的事。但是他发现只要把要讲的话编成动画或电影情节,他就可以讲得很轻松如意,而且可以记得很久不会忘。所以他开始大量利用动画和电影来记东西,他编故事和人沟通,动画电影变成他理解事物的元素,而不再是文字的符号或声音。

  吉米的动画式理解和记忆在高中时就让他崭露头角,他可以在三十秒内记住一付扑克牌的顺序,他可以把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倒背如流,他的画作永远是全校第一名。可是他还是会把the写成eht。吉米读了很多有关读写障碍的书,发现这毛病至今还是没有药可以治愈。有一篇报导说:“约有5%―16%的美国人患有读写障碍,有人提出这是人类演化的歧异性结果,因为读写文字的历史太短,大约只有五千年,但人类用画面来理解与记忆的历史却有几百万年。而且文字或说话的沟通速度太慢,一分钟最多250个字,用画面的速度快了千百倍,所以用文字的沟通和记忆不一定是一种进步。”吉米读完这篇报导,心中如释重担,原来他的弱项是因为文字只是人类草草创造的新玩意,还未经过一万年以上的试验,把它当作基本教育课程,并不适合善用画面来理解与沟通的大部分人脑。

  吉米坐在河边写生,看着落日余晖映着水波鳞鳞,幻化出言语无法捕捉的艳丽色彩。“言语无法捕捉的美,我的画笔却能。”吉米自言自语,他用大量的红色、黄色、金色、银色、橙色在画布上涂抹,他想表现的不只是一张照片似静止的夕阳,而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化的夕阳,他分得出来,也画得出来。“可是观众读者们看得出来吗?”他心中一直有这种疑虑。后来这幅画在他的画展展出,大多数的人都赞美它的夕阳色彩千变万化,反映出画家心中对夕阳强烈的感情和珍惜。

  有一天,一位年轻人看了这幅画,问站在一旁的女士说:“妈,妳可以和我说这水波上的色彩好吗?”原来这少年是个色盲,天生分不清黄色和红色。他妈细细跟他说明之后,只听这少年说:“这幅画我看不到夕阳的色彩,只看到水波缓缓地流动,我想画家想把每一分一秒都在消失的光阴画进水波来,好棒哟!”吉米恰好站在附近,听到男孩的话,心中百感交集,眼泪差一点掉下来。吉米心想:“原来色盲看画,可以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事物。和我的读写障碍一样。”

  吉米走上前去自我介绍,并表示愿意带母子两人参观画展。这年轻人叫强尼,也是个爱画画的人,对于自己的色盲,曾经充满了怨天尤人的想法,不过经母亲的教导,这几年已经能安心承受。吉米带着两人参观,并详细为强尼解释画作的创意和色彩,强尼很细心地听,也不时提出问题和他个人的看法。吉米很惊讶地发现,强尼看画的仔细度和角度是空前的,这色盲的缺陷竟造就了强尼对其他能力的绝佳掌握,譬如对线条、笔触、光暗、布局、时空能量,强尼往往有超人一等的观察力和见解。当强尼知道吉米有读写障碍时,不禁笑了出来,说:“原来我们同病相怜,我也是个读写障碍儿童,不过我比你病重,我还加上色盲。”当缺点可以当作优点来比赛,人的情感已经产生微妙的质变,是一种自信心吧!或说是一种坦荡的信任感。总之,当对方的缺点和优点开始混淆不清,代表相知相惜的精灵已经甜美苏醒。吉米不愿服输,说:“我还加上心盲哩,发作时五蕴皆空,老僧入定一般,你会不会?”强尼听不懂,说:“不行,你大人欺负小孩,什么‘五运接空’?是好运来故意漏接的意思吗?”强尼母亲在旁听了,笑到弯腰,说:“吉米的意思是说在发呆,脑袋暂时当机,你也有这种病,不稀罕的。”强尼猛点头,说:“我妈说了算,我也有心盲,五运接空,不过我漏接的是坏运气,和你不同。”从此,两人变成了好朋友,常常一起外出写生作画。

  一日,两人来到海边写生,这海的能量和魅力对画家永远是一个妖魔般的诱惑,有令人晕眩的美丽,还有让人臣服的澎湃,和教人亢奋的安静。两人像难民一样地埋头作画,对美丽一贯的饥渴,他们用画布当餐桌,画笔当刀叉,狼吞虎咽地攫取眼前的感动,相忘于贪婪之中而无法自拔。强尼画的是一只海鸥破浪抓住一只鱼,把千分之一秒的生死刹那,一得一失,一喜一哀的对比,画成一种永恒的无奈。吉米画的是一群嬉水的小孩,浪花、笑声、惊吓、呛水、跳跃、逃窜、挑衅、得意,各种栩栩如生的动作表情,竟把童真中的七情六欲画得比浪花更浪更花。两人不敌中午的烈阳,躲到树荫下休息,同时交换画作欣赏。

  吉米:“你的心眼对时间的定格有天才般的资质,这刹那间的事情在你的画里,竟有天长地久的永恒感,你如果去当赛车选手或剑道选手,一定会很有成就。”强尼:“谢谢你的夸奖,我还是当我的画家比较开心。倒是你的画才让人心服口服,小孩子这么细微的表情被你两三笔就画活了,而且这表情愈看愈多,好像又害怕又喜欢,又有一点发呆,什么都有一点。这是什么笔法?可不可以教教我?”吉米笑说:“这叫‘浪花笔法’,小时候我拼字母常拼错,我对自己很生气,所以会跑来这里看海浪,我开始强迫自己在浪花里找某个字母的形状,从A到Z,反复练习,后来发现这样太简单了,便用更难的题目考自己,譬如用一个笑脸,一只马,一群猴子,家人的脸。后来,我发现浪花实在太厉害了,它千变万化,要变什么就变什么。于是我便用笔揣摩浪花,再用浪花揣摩人脸,一直练习到今天还在练。”

  强尼很高兴,马上拿一张纸出来练习,练习了一阵子,总觉得差很多,对吉米说:“你这浪花笔法太难了,没三、五年的功夫练不出来的。我问你哦,如果你不是读写障碍,你是不是就学不成这种笔法呢?”吉米:“也许吧!或许我因祸得福也说不定。我发觉正常人花了太多时间精力在学习文字的感知和运用,我省去了这些耗费,把能量用在动画的制造上,所以才能练成浪花笔法。”强尼问:“你的浪花笔法固然出神入化,你不怕一般人没有你的想像力会看不懂吗?”吉米笑说:“问得好。我们每个人的想像力相差很大,我总是会担心我的想像力领先别人太多,造成画意被扭曲误解。所以我常妥协,一张画里总会安排布局,需要很少想像力的会占一部分,然后依次渐增想像力的需求,直到连我自己也要用力猜的也画一些,达成一定的平衡。所以我的画充满想像力的对比和妥协,极端和中和。”

  一群小孩跑来树下,看到两人的画,一个小孩说:“大家快来看,我们在玩水,被他画下来了。看!这个人是我,对不对?”小孩指著画问吉米,吉米说:“是早上另外的一群小朋友,不过你喜欢是你就是你,你说好不好?”小孩觉得无趣,一哄而散。吉米问强尼:“你觉得这个小孩是谁重不重要。”强尼:“不重要。”吉米:“读写障碍重不重要?”强尼:“不重要。”吉米再问:“那色盲呢?”强尼迟疑了一下子,说:“现在还重要,以后可能不重要。”吉米笑道:“你真是我见过最诚实的人,也是最狡诈的人。”强尼说:“我小时候常为了色盲很自卑,常问妈妈黄色是什么样子的颜色。妈妈跟我说,看不到黄色的世界可以更美丽,不用为一点缺陷钻牛角尖,只要用一颗美丽的心去看世界,任何的美都会看得见的。她还带我去盲人学校参观,从那时起,我再也不敢埋怨我的色盲,开始用心去看我的美丽世界。只是我还是没放弃一份对黄色的好奇心,就像众人对未知世界的那种好奇心一样。”

  吉米说:“前些日子,我的妹妹安娜跟我说她从台湾买了一本叫《易经》的书,里面有一个卦叫‘家人’,她利用这家人的道理:把极端对立的事物组合成一家人,用在她的写作上,结果让她的写作进步惊人。她说和‘家人’卦相对的是‘’卦,教人看出事物的对立和分化。我们的读写障碍就是一种‘睽’的生病,让我们无法正常分辨字母的意思,可是相对的,我们超强的动画力和想像力,却是‘睽’的天赋异秉,让我们可以快速立体思考,分辨事物的细微变化。所以我们看清事物的能力靠的就是‘睽’。但是天下没有无所不能的‘睽’,什么都能的‘睽’有时是一种心灵的浪费,甚至会导至精神分裂,如何善用自己专精的‘睽’,从对立中寻找平衡,从分化中寻找统合,从极端中寻找中心点,正是我们认知宇宙、体验生命之美的心灵能力。”

  强尼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说:“这易经说的家人讲‘合’,睽讲‘分’,而合与分正是心灵与智慧的基本元素,分中有合,合中有分,真是奥妙无比。有空我也要买一本来读一读,搞不好可以让我早一天练成你的浪花笔法。”

原文:
睽:小事吉。
彖曰:睽,火动而上,泽动而下﹔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说而丽乎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
   刚﹔是以小事吉。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万物睽,而其事类也﹔睽之
   时用大矣哉!
象曰:上火下泽,睽﹔君子以同而异。
初九:悔亡,丧马勿逐,自复﹔见恶人无咎。
象曰:见恶人,以辟咎也。九二:遇主于巷,无咎。
象曰:遇主于巷,未失道也。
六三:见舆曳,其牛掣,其人夭且劓,无初有终。
象曰:见舆曳,位不当也。无初有终,遇刚也。
九四:睽孤,遇元夫,交孚,厉无咎。
象曰:交孚无咎,志行也。
六五:悔亡,厥宗噬肤,往何咎。
象曰:厥宗噬肤,往有庆也。
上九:睽孤,见豕负涂,载鬼一车,先张之弧,后说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则吉。
象曰:遇雨之吉,群疑亡也。

简译:
  睽是分开、分别、呈现对立的状态。火往上烧,泽往下沉,两女同居而理想不同。分辨清楚而显现明丽之状,用柔细之心往上进阶,得中位而与刚相应,所以对细节之事吉祥。天地相对而行同样的大道,男女相对而人道理想相通,万物各有不同与相同的归类,分别不同的用处真大啊!象征君子用分化相对的观念来理解更高阶的统合相同。九一,心中没有遗憾,马走失了,也许自己回来,遇恶人,也许可以避祸,不对的事,也有对的结果或理由。九二,遇主人,地点很不恰当,但是人对了,对与不对可以同时出现。九三,牛和车分开,功用就消失了,受了刑,人就丧失尊严。失去最初的功能,但最后会修好如初的。九四,被分别了,很孤单,又遇到前夫,再叙前缘。六五,皮肤再细也有鬃毛,刮毛伤到皮是难免的,但刮毛是好事。上九,什么都想分,劳累又让人孤独,看到一群猪身上涂有脏泥,误为载着一车的鬼,一张满张的弓和一张松脱的弓,倒底是同一张弓还是不同,永远争执不休。可是强盗与新娘的差别这么大也有时分不清楚,一场雨可以让真相大白。

笔者心得:
  “睽”是先分后合,以对立寻找统合的智慧。开始用睽,先体验事物的反面,然后对其正面会有更深的洞视。譬如分别可以珍惜相聚,遇恶人可以学习处善避祸(悔亡,丧马勿逐自复,见恶人无咎)。在同一件事物上,对与不对,永远同时存在,相反的角度,多元的视野,是用睽的必要(遇主于巷无咎)。很多物表面上是不可分割的一体,但是没有不可分割的事物,只是分了就失去了功能,失去了尊严,失去了原貌。再组合回来,最后会完好如初的(见舆曳,其牛掣,其人夭且劓,无初有终)。分别后是孤单的,再相聚是欢喜的(睽孤,遇元夫,交孚)。心智用睽了解宇宙,一层层地剥开它的神祕面纱,仿佛在脸上刮胡子,刮完了脸就容光焕发,正是先分别,后光明。但要注意,刮胡子很容易伤到皮肤,愈细的皮肤愈难刮(悔亡,厥宗噬肤,往何吝)。分别的极致是统合,事物的表相会骗人,分别的智慧会误导,把分别放空,统合就出现,把对立放空,和谐就复原(睽孤,见豕负涂,载鬼一车,先张之弧,后说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则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