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阿凡达的慧命:山雷颐

赵世晃医师

  山雷颐:开始一种结束,结束一种开始,如此连结出一个大圆,完成动静剥复生生不息的循环,让万物颐养其中,叫生命链。

  “山”是结束,“雷”是开始,开始一种结束,结束一种开始,如此相接相连,形成一个像食物链的关系,就是“颐”卦。颐是颐养,用食也。“颐”卦的阳爻在最下与最上两端,包围了四个阴爻在中间,正好是一个大圆,象征食物链、生命链。万物皆有所养,人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但死后也变成细菌的食物,所以完成了一个大循环。人有两种命,一是生命,一是慧命,生命的起灭和个体的存亡相依,而慧命则是和整个生态循环体相依,是一个更大的生命,是灵魂与精神不朽的居所。生命是小我,慧命则是大我,也是最接近心经中“彼岸”的定义。电影“阿凡达”中的纳美人,他们深信整个森林是一个生命体,树木的根须相连,形成一个像神经网络的有机体,而生死与用食只是能量的交换,正是“颐”卦最好的教材。

       我带女儿去看电影“阿凡达”,看完后我们都沉浸在强烈的感动和震撼中,久久不能言语。

  我问女儿:“电影好不好看?”女儿瞪我一眼,仿佛我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也不答话,继续她的发呆。我说:“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电影了,从编剧、摄影、声光、特效,到角色的发挥、主题的冲击、导演的功力,都作到气势磅礡,细致精巧,淋漓尽致的地步,比铁达尼号还完美呢。”女儿也点头,说:“我一定还要再看第二次。”

  隔天,我们又去看了第二次。看完,女儿说:“我最喜欢‘萨黑鲁’用头发和动植物连结,可以心意相通,这想法好美哦。”我说:“我最喜欢‘梦行者’这个点子,阿凡达是用基因工程作成的纳美人与地球人的复合身体,但可以用人类的大脑去控制,最后身体的经历太美了,人类的身体反而被放弃了,好比神话中神仙觉得人间太美了,宁愿下凡作人,不作神仙。不过我也很喜欢整个森林是一个巨大的网络这个想法,还有把生死看成能量的交换也是很棒的想法,还有纳美人用集体的祝祷,以双手搭住前方两人的肩膀形成一个大网,代表族群的生命是一体的,这个观念也很好。还有植物也有集体意识‘伊娃’,可以控制森林中生命的平衡,我小时候就有这个想法,英雄所见略同,还有……”“停。”女儿制止我,说:“你少说几句行不行?好好的一部电影快被你说糊说焦了,别躁郁症又犯,否则下次不陪你看电影了。”这个威胁太严重,我赶紧闭嘴。

  几个星期后女儿从学校回来,说:“老师要我们写电影‘阿凡达’的看后心得报告,她说可以找家长讨论。”说完,把一枝笔一张纸递给我,说:“你先写下你的感想,等一下我来看。”我乖乖地坐在餐桌上构思,然后下笔如有神,一下子就写了六百个字。女儿看我写得认真,过来要看,我说:“等一下,等妳写完我们交换看,现在不给看。”女儿抢不到文章,只好回房去写,没十分钟就写好,丢到我面前。只见纸上写着:“人类很坏,欺负纳美人,纳美人和森林合作,打败人类,大快人心。人类应该反省,要珍惜自然资源,否则不断破坏森林,会自食恶果。”言简意赅,充满环保意识的反省。我问:“那么让妳当纳美人妳要不要?”女儿答:“要能每天看电视卡通才要。”说罢拿了我的文章读起来。

  “……生命有两种意义,一是个体的生命,一是集体的慧命。前者往往有限,后者则更长久,甚至无限。阿凡达的故事里,男主角杰克下半身瘫痪,但是他的大脑可以控制他的阿凡达和纳美人一起生活,进而学到纳美人的生命观—是与整个森林、万物的和谐相处,是一种与万物的能量亲密交换的经历,是用自己的良知与族人、各种动植物、森林融合一体的大爱。相对于纳美人的生命观,是一群贪婪的人类上司的生命观,充满掠夺、破坏、自私、不择手段的恶劣本质。最后男主角仗义帮助纳美人打败人类的攻击,人类上校问他:‘你这样背叛自己的族类,你觉得很光荣吗?’这是很尖锐的问题,人类应该把最高的忠诚献给谁?一定要给人类的上司吗?还是不一定。我认为只要有更崇高的对象,譬如神、大自然、各种比人类自私的目的更高贵的对象,我们都可以义不容辞献出我们的忠诚。纳美人看似在森林居住的原始人,其实不然,他们保有作为大生命链的成员一份子应该有的认知—谦卑地活在大自然的生养体系中,知足常乐,与万物共修生命链最大的福祉。而反观人类,虽然拥有科技文明,却信奉邪恶的扩张主义,不断地侵略他人,掠夺资源,破坏大自然的平衡。人类引以为傲的科技文明,到头来竟是一种邪恶和退化,真是当头棒喝,发人深省。而阿凡达这个既不人类又不纳美人的个体,代表了作者内心最深的渴望,也是我们很多人的梦想,就是透过无数的阿凡达,当作与其他物种的连结沟通工具,我们或许有一天可以和不同的物种、不同的生命对谈、一起生活,而所谓的格物致知、天人合一,庶几可待乎。……”女儿唸毕,说:“不赖嘛,连天人合一也盖得出来。都被你讲完了,那我要写什么?”竟红着眼眶嘟著小嘴不说话。

  我说:“别心急,可以写的还很多,我们讨论一下,搞不好妳会想出更多的好点子也说不定。妳的‘萨黑鲁’也很重要,一切都靠连结,生命链就是连结出来的,网络也是,心心相印也是,每一天看到的、吃到的、说出去的,也都和别人或环境发生连结,不是吗?”

  女儿说:“你说吃的连结我们老师讲过,叫食物链。人占有地球食物链金字塔的至高位,人什么都吃,只有死后腐败了才被虫或细菌吃掉。不过说话和看到又怎样连结,叫什么链来着?”我说:“食物链只是生命链的一部分,食物养肉体,说和看养心灵,可以叫它心灵食物链,是有一点拗口,妳觉得怎样?叫心链也可以,不过怕别人看了误会是把心用链锁起来,可就牛头不对马嘴。”女儿笑说:“好比有人说谁和谁有心结,还怕我们误会是两人把心连结在一起,这取名字的事也马虎不得。现在先不谈命名的事,爸!你说的生命链是不是就只有食物链和心链?”我说:“生命链包罗万象,举些例子,有因果链、供需链、基因链、文明链、权力链、财物链、生化链、能量链、货币链、……,就连我们身上的葡萄糖,它的分解合成在细胞内也有一个循环链,几乎所有的生命物质有生有灭的都会依存在某些循环链之中,很少有例外,妳说奇妙不奇妙!”女儿沉思一会儿,说:“这链的观念让人看东西的感觉很不一样,好像不用链的观点去看,就看不完整,这是什么道理呢?”我说:“妳的问题和阿凡达的主题相似,当人只看到个体而不见整个生命链,所作所为就变得自私偏狭短视,在佛家说是‘苦海无边’;而能看见整体生命链,就连自己的生死也看空了,生命的认知从此不同,这种新的认知,在佛家称作‘彼岸’。”

  女儿问:“从吃到被吃,看和被看,说和被说,变成这个生命链,还有什么此岸彼岸的,你是从那里得来的灵感?”我说:“易经有一个卦叫‘颐’卦,讲的就是生命链。从开始到结束,再接另一个开始和结束,连结成生生不息的循环链。每一个吃、看、说的发生,都是一动一静的组合,吃是养口,看是养眼,说是养耳,所以动静之间就是养,无数的养组成我们的一生,而无数的我们又养了更大的生命链,我们同时被养又养人—天地养万物,万物养圣人,圣人养贤与万民,我们又尽力于智慧道德的进化来养天地之心,于是完成这个生命链。养无时无地不在发生,所以说养之时大矣哉。”

  女儿又问:“那什么是动,什么是静?”我说:“当能量征服空间是动,当空间征服能量是静。”女儿继续问:“那是动养静,还是静养动?”我说:“这一题送分,都对。”女儿说:“太抽象了,很难懂。”我说:“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从前有一只灵龟,活了一千岁,问他妈妈说:‘今天我看到一只小鸡在麦田里吃东吃西的,很快乐的样子,我就问它是什么东西这么好吃呢?它说:我妈妈说我要赶快吃,再三个月我就要被抓去厨房宰掉,作人类的食物,想到时间这么宝贵,我吃什么东西都觉得特别好吃。我听了好羡慕,妈妈,我们好几个月才吃一点沼泽里的腐物,一睡就是一年,生命中的时间好像永远用不完,我们的命是不是不如一只小鸡呢?’灵龟妈妈说:‘有一天我听到一位有学问的人说,灵龟的寿命很长,代表比人类生命还长的慧命,小鸡的寿命很短,所以每天急着吃饱,代表让人类迷失的私欲,他说世人舍慧命而追求私欲是很笨的行为。所以你不用去羡慕小鸡,是小鸡要羡慕你才对。’—妳说,作小鸡好呢还是作灵龟好呢?”

  女儿:“可是乌龟好丑,我还是不想当乌龟。不过谢谢你教我生命链的事,我现在要去写小鸡的心得,乌龟还是让你当好了。”说完把我的文章丢还给我,还留给我一个最古老的怅然。

原文:
颐:贞吉。观颐,自求口实。
彖曰:颐贞吉,养正则吉也。观颐,观其所养也;自求口实,观其自养也。天地养万物,圣人养
   贤,以及万民;颐之时义大矣哉!
象曰: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
初九: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
象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
六二:颠颐,拂经,于丘颐,征凶。
象曰:六二征凶,行失类也。
六三: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象曰:十年勿用,道大悖也。
六四:颠颐吉,虎视眈眈,其欲逐逐,无咎。
象曰:颠颐之吉,上施光也。
六五:拂经,居贞吉,不可涉大川。
象曰:居贞之吉,顺以从上也。
上九:由颐,厉吉,利涉大川。
象曰:由颐厉吉,大有庆也。

简译:
  颐是养,养正则吉,观颐,观其所养,自求口实,观其自养。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及万民,颐的能量真大啊!象征君子谨慎言语,节制饮食。初九,舍你的灵龟,观我的朵颐,舍弃恒久的价值贪恋短暂的享乐,凶。六二,颠倒所养,违背经常之道,往食物链更高处找食养,征战凶。六三,违背所养,坚持凶,十年不受录用,无所利。六四,颠倒所养吉,老虎盯着牠的猎物,食欲互相追逐,没错。六五,违背经常之道,守正吉,不可涉大川。上九,顺由颐养之道,肉体的食物链和精神的供养链是循相反的方向进行的,领悟颐养之路充满危险辛苦,吉。

笔者心得:
  用生命链的观念来看事情,往往与用个人小我的观念看法迥异。只贪小我的颐养,忘记大我与慧命的颐养,是颠倒众生的苦海(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人生的养人或被养,自有其经常之道,这是生命的常态。但是若要参悟慧命,则需颠覆它违反它。养生命易,养慧命难,在俗世中贪图更高的位阶求养,是苦海无边(颠颐拂经,于丘颐,征凶)。违反养慧命的想法,坚持一生,难脱苦海(拂颐,贞凶)。颠倒苦海中的养命,着手养慧命,才是正道。求被养的欲望横流,如此很容易忘记养慧命的使命(颠颐吉)。违反世俗的经常,供养大我与慧命,居住在永恒的生命链中,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拂经,居贞吉)顺从生命链中颐养慧命的作为是很辛苦的改变,但却是一种永生的信念,可以渡过任何危险(由颐厉吉,利涉大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