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阿凡達的慧命:山雷頤

趙世晃醫師

  山雷頤:開始一種結束,結束一種開始,如此連結出一個大圓,完成動靜剝復生生不息的循環,讓萬物頤養其中,叫生命鏈。

  「山」是結束,「雷」是開始,開始一種結束,結束一種開始,如此相接相連,形成一個像食物鏈的關係,就是「頤」卦。頤是頤養,用食也。「頤」卦的陽爻在最下與最上兩端,包圍了四個陰爻在中間,正好是一個大圓,象徵食物鏈、生命鏈。萬物皆有所養,人站在食物鏈的最頂端,但死後也變成細菌的食物,所以完成了一個大循環。人有兩種命,一是生命,一是慧命,生命的起滅和個體的存亡相依,而慧命則是和整個生態循環體相依,是一個更大的生命,是靈魂與精神不朽的居所。生命是小我,慧命則是大我,也是最接近心經中「彼岸」的定義。電影「阿凡達」中的納美人,他們深信整個森林是一個生命體,樹木的根鬚相連,形成一個像神經網路的有機體,而生死與用食只是能量的交換,正是「頤」卦最好的教材。

       我帶女兒去看電影「阿凡達」,看完後我們都沉浸在強烈的感動和震撼中,久久不能言語。

  我問女兒:「電影好不好看?」女兒瞪我一眼,彷彿我問了一個很愚蠢的問題,也不答話,繼續她的發呆。我說:「很久沒看過這麼好看的電影了,從編劇、攝影、聲光、特效,到角色的發揮、主題的衝擊、導演的功力,都作到氣勢磅礡,細緻精巧,淋漓盡致的地步,比鐵達尼號還完美呢。」女兒也點頭,說:「我一定還要再看第二次。」

  隔天,我們又去看了第二次。看完,女兒說:「我最喜歡『薩黑魯』用頭髮和動植物連結,可以心意相通,這想法好美哦。」我說:「我最喜歡『夢行者』這個點子,阿凡達是用基因工程作成的納美人與地球人的複合身體,但可以用人類的大腦去控制,最後身體的經歷太美了,人類的身體反而被放棄了,好比神話中神仙覺得人間太美了,寧願下凡作人,不作神仙。不過我也很喜歡整個森林是一個巨大的網路這個想法,還有把生死看成能量的交換也是很棒的想法,還有納美人用集體的祝禱,以雙手搭住前方兩人的肩膀形成一個大網,代表族群的生命是一體的,這個觀念也很好。還有植物也有集體意識『伊娃』,可以控制森林中生命的平衡,我小時候就有這個想法,英雄所見略同,還有……」「停。」女兒制止我,說:「你少說幾句行不行?好好的一部電影快被你說糊說焦了,別躁鬱症又犯,否則下次不陪你看電影了。」這個威脅太嚴重,我趕緊閉嘴。

  幾個星期後女兒從學校回來,說:「老師要我們寫電影『阿凡達』的看後心得報告,她說可以找家長討論。」說完,把一枝筆一張紙遞給我,說:「你先寫下你的感想,等一下我來看。」我乖乖地坐在餐桌上構思,然後下筆如有神,一下子就寫了六百個字。女兒看我寫得認真,過來要看,我說:「等一下,等妳寫完我們交換看,現在不給看。」女兒搶不到文章,只好回房去寫,沒十分鐘就寫好,丟到我面前。只見紙上寫著:「人類很壞,欺負納美人,納美人和森林合作,打敗人類,大快人心。人類應該反省,要珍惜自然資源,否則不斷破壞森林,會自食惡果。」言簡意賅,充滿環保意識的反省。我問:「那麼讓妳當納美人妳要不要?」女兒答:「要能每天看電視卡通才要。」說罷拿了我的文章讀起來。

  「……生命有兩種意義,一是個體的生命,一是集體的慧命。前者往往有限,後者則更長久,甚至無限。阿凡達的故事裡,男主角傑克下半身癱瘓,但是他的大腦可以控制他的阿凡達和納美人一起生活,進而學到納美人的生命觀—是與整個森林、萬物的和諧相處,是一種與萬物的能量親密交換的經歷,是用自己的良知與族人、各種動植物、森林融合一體的大愛。相對於納美人的生命觀,是一群貪婪的人類上司的生命觀,充滿掠奪、破壞、自私、不擇手段的惡劣本質。最後男主角仗義幫助納美人打敗人類的攻擊,人類上校問他:『你這樣背叛自己的族類,你覺得很光榮嗎?』這是很尖銳的問題,人類應該把最高的忠誠獻給誰?一定要給人類的上司嗎?還是不一定。我認為只要有更崇高的對象,譬如神、大自然、各種比人類自私的目的更高貴的對象,我們都可以義不容辭獻出我們的忠誠。納美人看似在森林居住的原始人,其實不然,他們保有作為大生命鏈的成員一份子應該有的認知—謙卑地活在大自然的生養體系中,知足常樂,與萬物共修生命鏈最大的福祉。而反觀人類,雖然擁有科技文明,卻信奉邪惡的擴張主義,不斷地侵略他人,掠奪資源,破壞大自然的平衡。人類引以為傲的科技文明,到頭來竟是一種邪惡和退化,真是當頭棒喝,發人深省。而阿凡達這個既不人類又不納美人的個體,代表了作者內心最深的渴望,也是我們很多人的夢想,就是透過無數的阿凡達,當作與其他物種的連結溝通工具,我們或許有一天可以和不同的物種、不同的生命對談、一起生活,而所謂的格物致知、天人合一,庶幾可待乎。……」女兒唸畢,說:「不賴嘛,連天人合一也蓋得出來。都被你講完了,那我要寫什麼?」竟紅著眼眶嘟著小嘴不說話。

  我說:「別心急,可以寫的還很多,我們討論一下,搞不好妳會想出更多的好點子也說不定。妳的『薩黑魯』也很重要,一切都靠連結,生命鏈就是連結出來的,網路也是,心心相印也是,每一天看到的、吃到的、說出去的,也都和別人或環境發生連結,不是嗎?」

  女兒說:「你說吃的連結我們老師講過,叫食物鏈。人占有地球食物鏈金字塔的至高位,人什麼都吃,只有死後腐敗了才被蟲或細菌吃掉。不過說話和看到又怎樣連結,叫什麼鏈來著?」我說:「食物鏈只是生命鏈的一部分,食物養肉體,說和看養心靈,可以叫它心靈食物鏈,是有一點拗口,妳覺得怎樣?叫心鏈也可以,不過怕別人看了誤會是把心用鏈鎖起來,可就牛頭不對馬嘴。」女兒笑說:「好比有人說誰和誰有心結,還怕我們誤會是兩人把心連結在一起,這取名字的事也馬虎不得。現在先不談命名的事,爸!你說的生命鏈是不是就只有食物鏈和心鏈?」我說:「生命鏈包羅萬象,舉些例子,有因果鏈、供需鏈、基因鏈、文明鏈、權力鏈、財物鏈、生化鏈、能量鏈、貨幣鏈、……,就連我們身上的葡萄糖,它的分解合成在細胞內也有一個循環鏈,幾乎所有的生命物質有生有滅的都會依存在某些循環鏈之中,很少有例外,妳說奇妙不奇妙!」女兒沉思一會兒,說:「這鏈的觀念讓人看東西的感覺很不一樣,好像不用鏈的觀點去看,就看不完整,這是什麼道理呢?」我說:「妳的問題和阿凡達的主題相似,當人只看到個體而不見整個生命鏈,所作所為就變得自私偏狹短視,在佛家說是『苦海無邊』;而能看見整體生命鏈,就連自己的生死也看空了,生命的認知從此不同,這種新的認知,在佛家稱作『彼岸』。」

  女兒問:「從吃到被吃,看和被看,說和被說,變成這個生命鏈,還有什麼此岸彼岸的,你是從那裡得來的靈感?」我說:「易經有一個卦叫『頤』卦,講的就是生命鏈。從開始到結束,再接另一個開始和結束,連結成生生不息的循環鏈。每一個吃、看、說的發生,都是一動一靜的組合,吃是養口,看是養眼,說是養耳,所以動靜之間就是養,無數的養組成我們的一生,而無數的我們又養了更大的生命鏈,我們同時被養又養人—天地養萬物,萬物養聖人,聖人養賢與萬民,我們又盡力於智慧道德的進化來養天地之心,於是完成這個生命鏈。養無時無地不在發生,所以說養之時大矣哉。」

  女兒又問:「那什麼是動,什麼是靜?」我說:「當能量征服空間是動,當空間征服能量是靜。」女兒繼續問:「那是動養靜,還是靜養動?」我說:「這一題送分,都對。」女兒說:「太抽象了,很難懂。」我說:「我講一個故事給你聽—從前有一隻靈龜,活了一千歲,問他媽媽說:『今天我看到一隻小雞在麥田裡吃東吃西的,很快樂的樣子,我就問它是什麼東西這麼好吃呢?它說:我媽媽說我要趕快吃,再三個月我就要被抓去廚房宰掉,作人類的食物,想到時間這麼寶貴,我吃什麼東西都覺得特別好吃。我聽了好羨慕,媽媽,我們好幾個月才吃一點沼澤裡的腐物,一睡就是一年,生命中的時間好像永遠用不完,我們的命是不是不如一隻小雞呢?』靈龜媽媽說:『有一天我聽到一位有學問的人說,靈龜的壽命很長,代表比人類生命還長的慧命,小雞的壽命很短,所以每天急著吃飽,代表讓人類迷失的私慾,他說世人捨慧命而追求私慾是很笨的行為。所以你不用去羨慕小雞,是小雞要羨慕你才對。』—妳說,作小雞好呢還是作靈龜好呢?」

  女兒:「可是烏龜好醜,我還是不想當烏龜。不過謝謝你教我生命鏈的事,我現在要去寫小雞的心得,烏龜還是讓你當好了。」說完把我的文章丟還給我,還留給我一個最古老的悵然。

原文:
頤:貞吉。觀頤,自求口實。
彖曰:頤貞吉,養正則吉也。觀頤,觀其所養也;自求口實,觀其自養也。天地養萬物,聖人養
   賢,以及萬民;頤之時義大矣哉!
象曰:山下有雷,頤;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
初九: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
象曰:觀我朵頤,亦不足貴也。
六二:顛頤,拂經,于丘頤,征凶。
象曰:六二征凶,行失類也。
六三:拂頤,貞凶,十年勿用,無攸利。
象曰:十年勿用,道大悖也。
六四:顛頤吉,虎視眈眈,其欲逐逐,無咎。
象曰:顛頤之吉,上施光也。
六五:拂經,居貞吉,不可涉大川。
象曰:居貞之吉,順以從上也。
上九:由頤,厲吉,利涉大川。
象曰:由頤厲吉,大有慶也。

簡譯:
  頤是養,養正則吉,觀頤,觀其所養,自求口實,觀其自養。天地養萬物,聖人養賢及萬民,頤的能量真大啊!象徵君子謹慎言語,節制飲食。初九,捨你的靈龜,觀我的朵頤,捨棄恆久的價值貪戀短暫的享樂,凶。六二,顛倒所養,違背經常之道,往食物鏈更高處找食養,征戰凶。六三,違背所養,堅持凶,十年不受錄用,無所利。六四,顛倒所養吉,老虎盯著牠的獵物,食欲互相追逐,沒錯。六五,違背經常之道,守正吉,不可涉大川。上九,順由頤養之道,肉體的食物鏈和精神的供養鏈是循相反的方向進行的,領悟頤養之路充滿危險辛苦,吉。

筆者心得:
  用生命鏈的觀念來看事情,往往與用個人小我的觀念看法迥異。只貪小我的頤養,忘記大我與慧命的頤養,是顛倒眾生的苦海(舍爾靈龜,觀我朵頤,凶)。人生的養人或被養,自有其經常之道,這是生命的常態。但是若要參悟慧命,則需顛覆它違反它。養生命易,養慧命難,在俗世中貪圖更高的位階求養,是苦海無邊(顛頤拂經,于丘頤,征凶)。違反養慧命的想法,堅持一生,難脫苦海(拂頤,貞凶)。顛倒苦海中的養命,著手養慧命,才是正道。求被養的慾望橫流,如此很容易忘記養慧命的使命(顛頤吉)。違反世俗的經常,供養大我與慧命,居住在永恆的生命鏈中,這是多麼美妙的事!(拂經,居貞吉)順從生命鏈中頤養慧命的作為是很辛苦的改變,但卻是一種永生的信念,可以渡過任何危險(由頤厲吉,利涉大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