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球王的原点:地雷复

赵世晃医师

  地雷复:有一种力量,无条件回到开始的样子,让新的和旧的一样好,于是过去和未来开始重叠,变与不变开始和解,叫作复原。

  “地”是臣服、空无,“雷”是行动、开始。在空无中开始,用行动开启臣服,就是“复”卦,复原、反复的意思。“剥”卦讲“刚尽而去”,和“剥”卦相综的“复”卦,则讲“刚反而来”,虚无的空间又出现第一道能量,夜空出现第一道曙光,而且这种出现,是无条件被接受的,一种完全不被阻挡的出现,这就是“复”,将剥坏复原,回到原来的样子。可是时光不会倒转,如何回到原来的样子呢?的确,时光是不会倒流,但开始的样子却可复原,行动可以复原,心意可以复原。复原,是时间在心灵中不停的倒流,复原,是一个球王必胜的故事。

       球王柏格从小跟父亲学打网球,他是一个很内向的小孩,对于父亲的话总是不敢违逆。这种逆来顺受的个性让父亲不看好他的前程,以为他缺乏男生的英雄气概,凡事不争强斗胜,到外面的世界一定很难成为卓越者、领导者,更不是什么天生赢家。可是他父亲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他记得父亲在第一堂网球课上说了一句话:“盯着球看,就是被拍子打到了,眼睛也不可离开球!”从那时开始,每当打球的时候,听话的柏格眼睛就像被球黏住一样,不只眼睛,他的整颗心也都跟着那颗球不停地飞舞跳跃,而令他更惊奇的是,这种和球分秒不离的连结,产生的感觉竟是一种巨大的无忧无虑和自由。他立刻爱上打网球,与其说爱上网球,更精确地说,应该说他爱上了把心放在一颗球上的感觉,仿佛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时在那颗星球上面住一辈子,成为那颗王国上唯一并且永远的国王。

  大多数的小孩打网球很少盯着球看,在打球的刹那或前后,往往眼睛半开半闭,充满急躁、焦虑、愤怒、胆怯、苟且、慌乱诸多情绪,等球打出去后又急着看球有没有挂网、出线,或是看对手有没有打到球,心情七上八下,眼睛也忙得不得了,看球多半是断断续续、模模糊糊的,所以击球的错误率会偏高。柏格因为始终盯着球看,他的心情轻松而专注,他甚至能在球离开对手球拍的瞬间就已经预知回球的落点;由于惊人的专注力会让球速变慢,在击球的时候,他甚至可以看到球表面上的标记在空中旋转的慢动作,在这么慢的速度下,把球准确地打击回去变得好容易。所以他的回球很少犯错,他的祕诀就是把眼睛和心一直放在球上,一刻也不分离。

  他父亲教他的第二堂课是:“复原,快速的复原,用最快的速度把注意力和体位复原,谁先复原,谁就赢球!”所以柏格除了眼睛不能离开球,又多了一项工作,他要一边盯球看,还要尽快跑到中线附近准备打下一颗球。他的对手常常有这样的感受:他们觉得柏格好像永远站在原位在等你把球打过去,他永远能够把球打回来,像一道墙一样;从此以后,他在网球场上过关斩将,未逢敌手。

  柏格赢得第六次温布敦网球冠军时,记者问他致胜的要诀,他说:“有两件事,第一,我用最快的速度回复自己,作好打下一球的准备,一般是指注意力与身体的回复(不远复);第二,在打好每一球的同时,我一直用最有效的呼吸让自己处于休息的状态,让无数的击球好像无数的休息片刻(休复)。所以在对打一千球以后,常常觉得和打第一球的情形差不多(频复)。当然,我的眼睛也从不离开球,除非比赛已经结束。”当时的网球杂志这么说—柏格的“复原理论”是网球的终极理论。

  许多被他打败的选手都陷入苦思,他们把比赛的录影带反复地播放,想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好找到转败为胜的灵感,可是一无所获。马坎诺是当时球技仅次于柏格的选手,排名世界第二,他每一次的挑战赛都是功亏一篑,都以些微的分数输球。有一天,他找到前世界球王阿许,想向他请益改入球技的诀窍。阿许说:“要赢柏格这种旷世奇才一定要有非常的手段,不如我来当你的教练,我们展开一项创新的训练,两个月后的美国公开赛前,你暂停任何比赛专心练球,或许可以在美国公开赛上赢他一次。”

  面对一个打了一千球后,体能状况和注意力都和打第一球时一样的可怕对手,应该用什么方法来克敌致胜呢?阿许说:“你们都已经是绝顶高手,拥有最极致的体能和技术实力,旷世高手的对决,胜负关键往往是作战的哲学,谁的哲学高明,谁就会胜出。柏格的致胜哲学是‘复原’,既简单又有效,几乎没有破绽可言。想要赢他就要用奇用险,所谓出奇致胜,险中求胜。”话说这“复原”的战法经过千年的淬炼,自有其颠扑不破的道理,可是天下那有不败的心法?这复原心法的罩门也就在这个“复”字。原来为了加速完成复原的动作,选手的挥击动作会保留一点余劲,同时结尾的动作往往会倾向自己的后方,为了便利跑回原点。观察柏格的挥拍动作,果然如阿许所述,马坎诺说:“柏格的复原动作虽然快速完美,可是从某种角度来看,也是一种体能的浪费和战术的呆板,这些缺点让我有机可乘—我想办法把他浪费和呆板的缺点扩大,并从中找到致胜的契机。我要研发一套独有的打法,不用每一次击球后都要求自己复原,而是偶尔两次、三次击球才复原一次的打法—上帝不也七天才休息一天,我们打球又干嘛每一次要复原?”

  果然马坎诺开始练习大量上网截击的打法,根本不理“复原复位”的理论,只顾把身体随着挥拍的方向快速移动,好像在追风筝或抓蜻蜓那种移动,虽然没有每次都复原,但终究还是会复原,有时是在两球、三球之后,有时是在四、五球之后,才把身体完全复原,但往往在那时他已经赢了那球。而他的放球点也经过设计,他会故意把球点放在对手想要复位的相反方向处,或是放在离自己球拍最近的方向,好让自己下一次有最好的机会挥拍迎击回球。

  这种崭新的打法,果然在美国公开赛上替马坎诺赢得第一座金杯。从此柏格一直无法破解马坎诺的新式打法,很快地世界第一的头衔就被马坎诺夺走。后来,柏格连输了几次的大赛,记者问他为什么输球,他说:“马坎诺学到了我所有的优点,但他又多了两种优点,一,他运用战法让我无法很轻松地复位,而且利用我习惯性的复位动作把球放到相反的方向,让我疲于奔命。二,他重复最有胜算的打法,往往是大量地上网,一方面简化他复位的需求,一方面让我远离中线,结果他在中线附近轻松击球(中行独复),我则在两侧疲于追球,所以我输了。我一直迷信复位的击球理论,虽然在原理上它并没错,但是我太依赖它的成功,如今它反变成我失败的原因(迷复)。”

  马坎诺称霸网坛许多年,他出神入化的上网截击技术,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他把传统复原的理论瓦解了,同时又扩大了它的含意:以前的复原是指把身体和注意力快速回复准备击球的状态,如今则变成—创造各种击球的方法,将身体的复原变成极简单,甚至不需要,譬如网前截击。

  在各种武术的领域,攻击和防守是求胜的两项法门。就复原的理论而言,攻击的复原比防守困难,愈强力的攻击复原愈难。谁能找到又强又容易复原的攻击,谁的胜算就高。防守的复原一般较简单,有一种防守像一座山,无论你如何攻击,它总是伫立不移,叫“厚实”(敦复),原来当复原简单到没有条件了,竟说明了山和大地“厚实”的道理。这种无条件复原事物的本质也是一种德行,像一面镜子一样,镜子的里外必须无条件一样,否则不配作一面镜子。有一种战略哲学采取镜子的德行,“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用敌人攻击的方式回击,保证让敌人受到同样的重创,不让敌人有侥幸的心理,如此可以维系双方的和平。

  和平是一种平静、平衡,三者都和复原有关。平静是高低的复原,平衡是左右的复原,和平则是爱与沟通的复原。复原无所不在,要追求人生的幸福,不懂复原是行不通的。困难的复原只有少数人可以办到,纵使办到了也旷日废时;简单的复原则多数人都可以办到,轻快而且厚实。如何简化复原的过程和条件,扩大复原的意涵,不但决定了两位球王的兴替,更是每个幸福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修练。问一问自己:“你是一个容易复原的人吗?”如果是,那你就是一个天生球王。

原文:
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彖曰:复,亨。刚反,动而以顺行,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
   利有攸往,刚长也。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象曰: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初九,不远复,无祇悔,元吉。
象曰:不远之复,以脩身也。
六二,休复,吉。
象曰:休复之吉,以下仁也。
六三,频复,厉,无咎。
象曰:频复之厉,义无咎也。
六四,中行独复。
象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六五,敦复,无悔。
象曰:敦复无悔,中以自考也。
上六,迷复,凶,有灾眚,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象曰:迷复之凶,反君道也。

简译:
  复是反复、复原,亨通,是刚的返回,行动在顺境中,所以出入无疾病阻碍,朋友来访没有怨言,反复从前一样的道,七日来复,是天的作为。利于前往,刚开始变强。从复中可以学习天地的心思。象征先王在每七日闭关一天,商旅不活动,皇后不巡查四方。初九,不离远就复,无分心悔恨,这是修身的基本。六二,用休息复原,吉,用下属的立场体恤众人的心。六三,频繁的反复,辛苦,没错。六四,走中间路线,不理别人自己独复,顺从自己的道路。六五,厚实不欺的复原,无悔恨。用中道考验自己。上六,迷失在复的思维,凶。有灾祸,打仗最后大败,对国君凶,十年不能胜利。

笔者心得:
  七日一来复是东西文化共有的,周日是让人休息复原用的。人每天用六小时以上的睡眠来复原,复原是生命维持健康的必需。复的意涵是多元的,不要离开太远就是复,因为复就是回到原点(不远复)。休息可以加速复原,这是生命的自然(休复)。频繁重复的样子才是复,没有重复,无法显示复的能量(频复)。复需要坚持,拒绝离开原点、中道(中行独复)。复是一种无条件的复原,所以可以累积敦厚(敦复)。在复道中迷失固然会败,太迷信复原,不懂机变,也是一种固执,一种迷失,也会大败(迷复凶,有灾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