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乘一朵云来去:山地剥

赵世晃医师

  山地剥:心经说,有一种到达,照见五蕴皆空,叫圆寂。

  “山”是到达,是止静,“地”是空无、臣服。空无到了尽头,在物质世界是剥坏,所以是“剥”卦。“剥”卦一阳在上,五阴在下,以一“色”观五“空”,正合心经“五蕴皆空”之象。在精神世界里,修持者放空自己的感官和意识,以臣服代替我执,来到“五蕴皆空”最止静的心灵状态,称之“涅盘”,最后肉体死了,精神却长存,我们称之“圆寂”。物质世界的剥坏,正是精神世界的到达,正是“剥”卦的意涵。剥有大用,这是由“色”变“空”的一个过程,用最多的空、柔来体悟色、刚的宿命,天地用剥来加速生生不息。

       圣心大师圆寂的那天,大安寺的天空浮着一朵五彩祥云,一直到黄昏才渐渐散去。大安寺虽然位在市郊,下班时间路过的人车仍然很多,路人贪看这五彩云朵,纷纷停伫不前。建文骑摩托车回家经过,抬头看到那云五彩缤纷,霞光灵动,竟似舞台上千娇百媚的艺人,对他挤眼弄眉;建文不觉看得入神,撞上一辆出租车,顿时人仰马翻,断了右腿骨。

  躺在地上的建文忍着疼痛想慢慢爬到人行道上,才移动一下身子便痛彻筋骨,心中不由骂道:“什么妖云,竟叫我受这皮肉之苦。”这时出租车驾驶与几个路人过来想帮他,竟是一边帮忙,一边抬头看那妖云,一付漫不经心的态度。建文不禁傻笑,自己的断腿竟不如一朵怪云。没过多久,一阵喧哗自寺门传来,建文见众人窃窃耳语,纷纷跪拜,一问之下,才知大安寺住持圣心大师刚刚圆寂,这五彩云正是他登天显灵的神兆。建文只好收起怨尤之心,赶紧合掌祝祷:“请大师原谅,刚刚骂你妖云,不知者无罪,阿弥陀佛。”那云似乎笑得更灿烂。

  祥云也好,妖云也好,当晚这云的新闻闹得满城沸沸扬扬,连建文出车祸的消息也上了晚间新闻:“对于圣心大师的圆寂,和大安寺上方出现五彩祥云这个神蹟,振奋了全省的善男信女,各地正发动前所未见的参拜团体要来大安寺谒灵,而大师的遗体是否要火化,还是要风干保持金躯,寺方说目前还未决定。而一位因看云入神而发生车祸的骑士,目前已动完手术在病房休息,我们已取得独家采访的新闻,……”主播把麦克风挤到建文嘴边,而建文的麻醉还没退尽,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以为还在作梦,梦呓般说著:“云对我笑……,唔…我就飞出去了,好痛……”一名护士过来阻止主播:“不可以打扰病人。”两人拉扯一阵子没分出胜负,只听主播说:“妳这是妨害新闻自由,妳知不知道?民众有知的权利,而且贵院的公关也说可以,不信妳去问。”护士说:“病人有不被打扰的权利,我们有保护病人不受干扰的义务,请妳尊重。台湾被妳们闹得还不够吗?今天竟来闹病人。”两人继续争吵,医院警卫也加入维安,愈维愈乱,开始有人骂三字经丢东西,双方剑拔弩张,整个过程都被播放出来。对于这场神蹟带来的混乱,看过新闻的人开始头痛失眠,纷纷陷入一连串臆想是神蹟引来乱象?还是再强的显灵也救不了媒体乱象?是病人的隐私权高,还是新闻的自由权高?是法治社会不欢迎奇蹟,还是怪力乱神带来法治的浪漫救赎?是建文的车祸可以向大安寺索取赔偿,还是善男信女可以声讨建文的煞风景?莫非建文的摩托车正是圣心大师的龙驹,陪他一起圆寂了?圣心坐走了建文的摩托车,那他主持的位子又该换谁坐?—这颠倒众生对真理的追寻,总是愈用力想就愈发混乱。

  建文出院之后,收到大安寺的一封信,信上写道:“亲爱的建文同修:我们对于您的受伤感到很抱歉,我们诚挚邀请您在复原之后,可以来敝寺一趟,我们会竭诚为您介绍圣心师父的一生,还有一些您有兴趣知道的事。阿弥陀佛。”

  一个月后,建文拿信跑到大安寺,寺里执事知道是他,便急忙通告长老。一会儿,只见一老和尚法相庄严,目光慈祥,过来对建文行礼说:“老纳圣意,是圣心大师的师弟,有请施主入内一叙。”建文被领入一间精舍,内有一榻榻米床,上有一件袈裟和几本经书。圣意说:“这是圣心师兄的精舍,经书下有一封信是师兄要给你看的,请施主自行拆阅。”建文上前寻找,果然书下压着一封信,用金印封口,上面写着:“见文而开”。建文一脸茫然,望向圣意,圣意含笑点头示意,建文便拆开金印,只见那信上写着八个字:“我剥汝复,传我袈裟。”竟是圣心大师要他继承大安寺的主持,一时建文百感交集:“难怪我最近老是梦见自己变成和尚在天上飞,原来是应了这件事。只是要我从此出家当和尚,那家中的老母要怎么办?”圣意上前说:“施主不用担心,请看那边是谁。”建文抬头,见母亲正从门外走进,对建文说:“师父已对我说明过了,你就不用担心我,这寺里的一切我还放心得下,传宗接代的事就靠你弟弟,师父说‘慧命为重’,你们兄弟就分工合作好了。我也没什么遗憾,倒是担心你的慧根不行,让师父们失望了。”说完便轻轻拭起眼泪。这尘缘最难割舍的,当属对母亲的孺慕之情,建文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这时他感到一股神奇热流从那信纸传来,经手传至心窝,又酥又麻,不由进入冥想世界他想到最近生活种种挫折,对人世纷争深感无助,若要替自己度苦解厄,不如顺便替众生解度;而平时他对心经“五蕴皆空”也颇饶兴趣,若能借机修修佛法,免费上一次心灵大学,未尝不是上算。既然母亲已经答应,事情更是好办,就花个三年五载和佛交陪一次,反正我还年轻,不行的话再去找一个人来接不就结了?思虑一开,便有答案,抬头望向圣意,目光一片空明。圣意领会,唱了佛号,“善哉,善哉。”这时,那信纸竟在建文手中自行燃烧,化成灰烬。

  建文继任大安寺主持这件事,再一次轰动了佛教界和媒体。由于建文很快进入为期三年的闭关修练,不论媒体如何扮成尼姑和尚入寺内打探,都挖不到半点线索。这样热热闹闹地吵了三年,大安寺的香火却愈发鼎盛。

  建文出关那一天,寺里举办了盛大的开关仪式,只见建文虽然经过了三年的闭关,却依然精神抖擞,清瘦的双颊凹陷的眼窝下却露出可爱的微笑。圣意陪在身旁,问:“外面有媒体想采访你,不知该怎么回他们?”建文说:“叫他们下午来,我们召开记者会,不再让祕密困扰大家。”

  记者会上,各式各样的问题建文都回答,最后问题愈来愈尖锐,一个记者问:“你闭关三年,对佛法的理解到达什么层次?”建文:“一无所有。”圣意在旁点头,而记者却面露轻蔑。记者又问:“你希望如何领导大安寺。”建文:“用大家都安心的觉性。”问:“你半路出家,资历又浅,如果寺众不服气,你要如何处理?”答:“向大家借一点时间,希望他们愈来愈年轻。”问:“你对现在的社会乱象,有什么看法。”答:“渡他们,向他们销售慧命。”问:“圣心要传你主持位子,为什么先让你断腿?”答:“腿没断,就无法接。”问:“你对众生的训示和星云、证严、圣严法师有什么不同?”答:“我才开始学。”问:“你对陈前总统的贪渎案有什么看法?”答:“君子得舆,小人剥庐。”问:“马雅天历说二一二是世界末日,你有什么看法?”答:“活下去。”……问:“如何解决立法院乱象?”答:“选有德的人。”问:“如何选有德的人?”答:“作有德的选举人。”问:“台湾人最急迫的问题是什么?”答:“修心。”问:“睡不着怎么办?”答:“找原因。”……那天下午,记者们问东问西,问到最后人仰马翻,每个人被充满禅机的答案挤爆了大头,都快透不过气来;而建文却神清气爽,毫无疲态,宛如玩了一场机智问答的游戏。隔天报纸头版这样写着:“大安寺新主持记者会字字珠玑,句句棒喝。”

  事隔多年,一日圣意与建文闲谈,圣意问到:“记者会那天,你说到‘君子得舆,小人剥庐。’,我后来知道这是易经剥卦的爻辞。我觉得此卦含有甚深禅意,愿主持为我开释一下。”建文笑说:“师叔好记性。此卦与佛门确实有缘,佛讲空,易讲顺服,佛讲法门,易讲变化,佛讲色空,易讲阴阳,二者殊途同归。在众生追求物欲的颠倒世界中,剥卦的刚尽而终,表相是物质世界崩解了,指小人连屋顶也保不住了,而精神世界却相反,指君子因舍己而得到众人爱戴。而在佛的世界,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所讲—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剥卦就是照见五蕴皆空,第一到五爻是空,第六爻就是照见。因为空,所以照见,照见也是空,有如生命的圆寂,正是慧命的开始。而我辈入世的作为,用顺服于众生的态度止于至善,也是执行另一种舍和空,不是吗?空于空,色于色,不稀奇;空于色,色于空,才妙才好。所以我们求空,悟空,行空,一点也不必怕沾腥失去禅味,就是要求、要悟、要行,才是对空的臣服和相信,才是能舍小乘就大乘的菩萨作为。”

  圣意终于了解师兄要传位给建文的深意,即使如心经这种莫测高深的佛法,建文用易经解来,举重若轻,妙意精深,正是外来的和尚会唸经,年轻人触类旁通的本事真是不可小觑。一日建文说:“我行脚天下的日子到了,寺里的事由你主持。”说罢,便骑着他十年前的那辆摔坏过的摩托车扬长而去。望着排气孔喷出的白烟在晚霞中嬝嬝升起,圣意不禁想起师兄圆寂那天的那朵祥云。

原文:
剥,不利有攸往。
彖曰:剥,剥也,柔变刚也。不利有攸往,小人长也。顺而止之,观象也。君子尚消息盈虚,天
   行也。
象曰:山附于地,剥。上以厚下安宅。
初六,剥床以足,蔑贞,凶。
象曰:剥床以足,以灭下也。
六二,剥床以辨,蔑贞,凶。
象曰:剥床以辨,未有与也。
六三,剥之无咎。
象曰:剥之无咎,失上下也。
六四,剥床以肤,凶。
象曰:剥床以肤,切近灾也。
六五,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
象曰:以宫人宠,终无尤也。
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
象曰:君子得舆,民所载也,小人剥庐,终不可用也。

简译:
  剥是剥坏,柔变化了刚,不利往前,因小人变强。顺而停止,有观的形象,君子注重事物的消息盈虚,是天的运行状态。象征君子敦厚待下,安定屋宅。初六,床剥坏从床脚开始,轻视坚正的重要,凶。六二,床剥坏在床板,轻视坚正的重要,凶。六三,该坏的就让它剥坏,没错。因为上下都失去帮助。六四,剥坏在靠近皮肤处,凶。六五,游鱼排成一条线,像宫女等待恩宠,众柔等待变刚,仍保有其柔美之态。上九,物尽于剥,逃过被吃的命运才能长成较大的果实,果实与人的立场不同,对果实言是终其天命而剥,对人而言是浪费了它的青春而剥。精神世界成于剥,君子追求剥的德行得到众人的爱戴,小人追求剥的夺取而把屋顶也拆了。

笔者心得:
  剥卦有精神与物质两面的意涵,卜到此卦的人难免有两样的心情。譬如想结婚的人卜到此卦会很难过,其实一点也不用伤心,这代表昔日种种今日死,从今展开一个新的人生。剥坏的过程是渐进的,所以带给我们很珍贵的资讯。剥坏往往从离注意力最远的地方开始,以我们睡的床为例,会从床脚开始,然后床板,然后贴近皮肤的地方,表示剥坏可以由外而内,像传染病一样(剥床以肤)。剥坏的势力一般是杂乱无章,可是当势力找到共同的目标,譬如上九的孤阳,那么这些混乱的势力会像有组织训练,像排成如一串游鱼等候受宠的宫人(贯鱼以宫人宠)。的确,剥坏由微而著,也写了它珍贵的历史。在精神世界的剥是一套修练过程,把固态的自我一寸一寸地剥坏,割舍,放空,结果固态的意识消失了,自我与天地不再有清楚的界线,生命以一种可与万物交换的流体态呈现,即佛说的“涅盘”。原来强大的自我,正是修道路上最大的障碍,而一个渐剥的自我,却是得道的必经之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