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乘一朵雲來去:山地剝

趙世晃醫師

  山地剝:心經說,有一種到達,照見五蘊皆空,叫圓寂。

  「山」是到達,是止靜,「地」是空無、臣服。空無到了盡頭,在物質世界是剝壞,所以是「剝」卦。「剝」卦一陽在上,五陰在下,以一「色」觀五「空」,正合心經「五蘊皆空」之象。在精神世界裡,修持者放空自己的感官和意識,以臣服代替我執,來到「五蘊皆空」最止靜的心靈狀態,稱之「涅盤」,最後肉體死了,精神卻長存,我們稱之「圓寂」。物質世界的剝壞,正是精神世界的到達,正是「剝」卦的意涵。剝有大用,這是由「色」變「空」的一個過程,用最多的空、柔來體悟色、剛的宿命,天地用剝來加速生生不息。

       聖心大師圓寂的那天,大安寺的天空浮著一朵五彩祥雲,一直到黃昏才漸漸散去。大安寺雖然位在市郊,下班時間路過的人車仍然很多,路人貪看這五彩雲朵,紛紛停佇不前。建文騎摩托車回家經過,抬頭看到那雲五彩繽紛,霞光靈動,竟似舞台上千嬌百媚的藝人,對他擠眼弄眉;建文不覺看得入神,撞上一輛計程車,頓時人仰馬翻,斷了右腿骨。

  躺在地上的建文忍著疼痛想慢慢爬到人行道上,才移動一下身子便痛徹筋骨,心中不由罵道:「什麼妖雲,竟叫我受這皮肉之苦。」這時計程車駕駛與幾個路人過來想幫他,竟是一邊幫忙,一邊抬頭看那妖雲,一付漫不經心的態度。建文不禁傻笑,自己的斷腿竟不如一朵怪雲。沒過多久,一陣喧嘩自寺門傳來,建文見眾人竊竊耳語,紛紛跪拜,一問之下,才知大安寺住持聖心大師剛剛圓寂,這五彩雲正是他登天顯靈的神兆。建文只好收起怨尤之心,趕緊合掌祝禱:「請大師原諒,剛剛罵你妖雲,不知者無罪,阿彌陀佛。」那雲似乎笑得更燦爛。

  祥雲也好,妖雲也好,當晚這雲的新聞鬧得滿城沸沸揚揚,連建文出車禍的消息也上了晚間新聞:「對於聖心大師的圓寂,和大安寺上方出現五彩祥雲這個神蹟,振奮了全省的善男信女,各地正發動前所未見的參拜團體要來大安寺謁靈,而大師的遺體是否要火化,還是要風乾保持金軀,寺方說目前還未決定。而一位因看雲入神而發生車禍的騎士,目前已動完手術在病房休息,我們已取得獨家採訪的新聞,……」主播把麥克風擠到建文嘴邊,而建文的麻醉還沒退盡,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以為還在作夢,夢囈般說著:「雲對我笑……,唔…我就飛出去了,好痛……」一名護士過來阻止主播:「不可以打擾病人。」兩人拉扯一陣子沒分出勝負,只聽主播說:「妳這是妨害新聞自由,妳知不知道?民眾有知的權利,而且貴院的公關也說可以,不信妳去問。」護士說:「病人有不被打擾的權利,我們有保護病人不受干擾的義務,請妳尊重。台灣被妳們鬧得還不夠嗎?今天竟來鬧病人。」兩人繼續爭吵,醫院警衛也加入維安,愈維愈亂,開始有人罵三字經丟東西,雙方劍拔弩張,整個過程都被播放出來。對於這場神蹟帶來的混亂,看過新聞的人開始頭痛失眠,紛紛陷入一連串臆想是神蹟引來亂象?還是再強的顯靈也救不了媒體亂象?是病人的隱私權高,還是新聞的自由權高?是法治社會不歡迎奇蹟,還是怪力亂神帶來法治的浪漫救贖?是建文的車禍可以向大安寺索取賠償,還是善男信女可以聲討建文的煞風景?莫非建文的摩托車正是聖心大師的龍駒,陪他一起圓寂了?聖心坐走了建文的摩托車,那他主持的位子又該換誰坐?—這顛倒眾生對真理的追尋,總是愈用力想就愈發混亂。

  建文出院之後,收到大安寺的一封信,信上寫道:「親愛的建文同修:我們對於您的受傷感到很抱歉,我們誠摯邀請您在復原之後,可以來敝寺一趟,我們會竭誠為您介紹聖心師父的一生,還有一些您有興趣知道的事。阿彌陀佛。」

  一個月後,建文拿信跑到大安寺,寺裡執事知道是他,便急忙通告長老。一會兒,只見一老和尚法相莊嚴,目光慈祥,過來對建文行禮說:「老納聖意,是聖心大師的師弟,有請施主入內一敘。」建文被領入一間精舍,內有一榻榻米床,上有一件袈裟和幾本經書。聖意說:「這是聖心師兄的精舍,經書下有一封信是師兄要給你看的,請施主自行拆閱。」建文上前尋找,果然書下壓著一封信,用金印封口,上面寫著:「見文而開」。建文一臉茫然,望向聖意,聖意含笑點頭示意,建文便拆開金印,只見那信上寫著八個字:「我剝汝復,傳我袈裟。」竟是聖心大師要他繼承大安寺的主持,一時建文百感交集:「難怪我最近老是夢見自己變成和尚在天上飛,原來是應了這件事。只是要我從此出家當和尚,那家中的老母要怎麼辦?」聖意上前說:「施主不用擔心,請看那邊是誰。」建文抬頭,見母親正從門外走進,對建文說:「師父已對我說明過了,你就不用擔心我,這寺裡的一切我還放心得下,傳宗接代的事就靠你弟弟,師父說『慧命為重』,你們兄弟就分工合作好了。我也沒什麼遺憾,倒是擔心你的慧根不行,讓師父們失望了。」說完便輕輕拭起眼淚。這塵緣最難割捨的,當屬對母親的孺慕之情,建文覺得天旋地轉,眼冒金星,這時他感到一股神奇熱流從那信紙傳來,經手傳至心窩,又酥又麻,不由進入冥想世界他想到最近生活種種挫折,對人世紛爭深感無助,若要替自己度苦解厄,不如順便替眾生解度;而平時他對心經「五蘊皆空」也頗饒興趣,若能藉機修修佛法,免費上一次心靈大學,未嘗不是上算。既然母親已經答應,事情更是好辦,就花個三年五載和佛交陪一次,反正我還年輕,不行的話再去找一個人來接不就結了?思慮一開,便有答案,抬頭望向聖意,目光一片空明。聖意領會,唱了佛號,「善哉,善哉。」這時,那信紙竟在建文手中自行燃燒,化成灰燼。

  建文繼任大安寺主持這件事,再一次轟動了佛教界和媒體。由於建文很快進入為期三年的閉關修練,不論媒體如何扮成尼姑和尚入寺內打探,都挖不到半點線索。這樣熱熱鬧鬧地吵了三年,大安寺的香火卻愈發鼎盛。

  建文出關那一天,寺裡舉辦了盛大的開關儀式,只見建文雖然經過了三年的閉關,卻依然精神抖擻,清瘦的雙頰凹陷的眼窩下卻露出可愛的微笑。聖意陪在身旁,問:「外面有媒體想採訪你,不知該怎麼回他們?」建文說:「叫他們下午來,我們召開記者會,不再讓祕密困擾大家。」

  記者會上,各式各樣的問題建文都回答,最後問題愈來愈尖銳,一個記者問:「你閉關三年,對佛法的理解到達什麼層次?」建文:「一無所有。」聖意在旁點頭,而記者卻面露輕蔑。記者又問:「你希望如何領導大安寺。」建文:「用大家都安心的覺性。」問:「你半路出家,資歷又淺,如果寺眾不服氣,你要如何處理?」答:「向大家借一點時間,希望他們愈來愈年輕。」問:「你對現在的社會亂象,有什麼看法。」答:「渡他們,向他們銷售慧命。」問:「聖心要傳你主持位子,為什麼先讓你斷腿?」答:「腿沒斷,就無法接。」問:「你對眾生的訓示和星雲、證嚴、聖嚴法師有什麼不同?」答:「我才開始學。」問:「你對陳前總統的貪瀆案有什麼看法?」答:「君子得輿,小人剝廬。」問:「馬雅天曆說二一二是世界末日,你有什麼看法?」答:「活下去。」……問:「如何解決立法院亂象?」答:「選有德的人。」問:「如何選有德的人?」答:「作有德的選舉人。」問:「台灣人最急迫的問題是什麼?」答:「修心。」問:「睡不著怎麼辦?」答:「找原因。」……那天下午,記者們問東問西,問到最後人仰馬翻,每個人被充滿禪機的答案擠爆了大頭,都快透不過氣來;而建文卻神清氣爽,毫無疲態,宛如玩了一場機智問答的遊戲。隔天報紙頭版這樣寫著:「大安寺新主持記者會字字珠璣,句句棒喝。」

  事隔多年,一日聖意與建文閒談,聖意問到:「記者會那天,你說到『君子得輿,小人剝廬。』,我後來知道這是易經剝卦的爻辭。我覺得此卦含有甚深禪意,願主持為我開釋一下。」建文笑說:「師叔好記性。此卦與佛門確實有緣,佛講空,易講順服,佛講法門,易講變化,佛講色空,易講陰陽,二者殊途同歸。在眾生追求物欲的顛倒世界中,剝卦的剛盡而終,表相是物質世界崩解了,指小人連屋頂也保不住了,而精神世界卻相反,指君子因捨己而得到眾人愛戴。而在佛的世界,如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所講—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剝卦就是照見五蘊皆空,第一到五爻是空,第六爻就是照見。因為空,所以照見,照見也是空,有如生命的圓寂,正是慧命的開始。而我輩入世的作為,用順服於眾生的態度止於至善,也是執行另一種捨和空,不是嗎?空於空,色於色,不稀奇;空於色,色於空,才妙才好。所以我們求空,悟空,行空,一點也不必怕沾腥失去禪味,就是要求、要悟、要行,才是對空的臣服和相信,才是能捨小乘就大乘的菩薩作為。」

  聖意終於了解師兄要傳位給建文的深意,即使如心經這種莫測高深的佛法,建文用易經解來,舉重若輕,妙意精深,正是外來的和尚會唸經,年輕人觸類旁通的本事真是不可小覷。一日建文說:「我行腳天下的日子到了,寺裡的事由你主持。」說罷,便騎著他十年前的那輛摔壞過的摩托車揚長而去。望著排氣孔噴出的白煙在晚霞中嬝嬝升起,聖意不禁想起師兄圓寂那天的那朵祥雲。

原文:
剝,不利有攸往。
彖曰:剝,剝也,柔變剛也。不利有攸往,小人長也。順而止之,觀象也。君子尚消息盈虛,天
   行也。
象曰:山附于地,剝。上以厚下安宅。
初六,剝床以足,蔑貞,凶。
象曰:剝床以足,以滅下也。
六二,剝床以辨,蔑貞,凶。
象曰:剝床以辨,未有與也。
六三,剝之無咎。
象曰:剝之無咎,失上下也。
六四,剝床以膚,凶。
象曰:剝床以膚,切近災也。
六五,貫魚,以宮人寵,無不利。
象曰:以宮人寵,終無尤也。
上九,碩果不食,君子得輿,小人剝廬。
象曰:君子得輿,民所載也,小人剝廬,終不可用也。

簡譯:
  剝是剝壞,柔變化了剛,不利往前,因小人變強。順而停止,有觀的形象,君子注重事物的消息盈虛,是天的運行狀態。象徵君子敦厚待下,安定屋宅。初六,床剝壞從床腳開始,輕視堅正的重要,凶。六二,床剝壞在床板,輕視堅正的重要,凶。六三,該壞的就讓它剝壞,沒錯。因為上下都失去幫助。六四,剝壞在靠近皮膚處,凶。六五,游魚排成一條線,像宮女等待恩寵,眾柔等待變剛,仍保有其柔美之態。上九,物盡於剝,逃過被吃的命運才能長成較大的果實,果實與人的立場不同,對果實言是終其天命而剝,對人而言是浪費了它的青春而剝。精神世界成於剝,君子追求剝的德行得到眾人的愛戴,小人追求剝的奪取而把屋頂也拆了。

筆者心得:
  剝卦有精神與物質兩面的意涵,卜到此卦的人難免有兩樣的心情。譬如想結婚的人卜到此卦會很難過,其實一點也不用傷心,這代表昔日種種今日死,從今展開一個新的人生。剝壞的過程是漸進的,所以帶給我們很珍貴的資訊。剝壞往往從離注意力最遠的地方開始,以我們睡的床為例,會從床腳開始,然後床板,然後貼近皮膚的地方,表示剝壞可以由外而內,像傳染病一樣(剝床以膚)。剝壞的勢力一般是雜亂無章,可是當勢力找到共同的目標,譬如上九的孤陽,那麼這些混亂的勢力會像有組織訓練,像排成如一串游魚等候受寵的宮人(貫魚以宮人寵)。的確,剝壞由微而著,也寫了它珍貴的歷史。在精神世界的剝是一套修練過程,把固態的自我一寸一寸地剝壞,割捨,放空,結果固態的意識消失了,自我與天地不再有清楚的界線,生命以一種可與萬物交換的流體態呈現,即佛說的「涅盤」。原來強大的自我,正是修道路上最大的障礙,而一個漸剝的自我,卻是得道的必經之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