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易經人生

不舍

洪荣彬学长

       “无名所系,爱缘不断,又复受身”
 

  低头走出加护病房的自动门,在脱掉无菌衣的同时,我忍不住又再一次的问自己,当初坚持要院方为爸急救、气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绝对不是为了别人的眼光,而是因为我对从小就感情很好的爸有不舍!
 

  无言的走出医院,顶着外头炙热的阳光,赶赴儿子就读的幼稚园,参加一个名为“小农平台”的假日活动。

  一般这种活动我是从不出席的,因为总是充满了商业气息,反正不是推销自己,就是推销商品。总是搞不懂,办教育的,怎么不用心做好教育这一个区块就好了呢?当初要不是我的上游大厂陈董极力推荐“心语幼稚园”,我也不会想尽办法让儿子挤进来。结果上课才一个多月,就擦破一次膝盖、撞破一次手肘。

  平常都是菲佣接送,所以我就要趁这个机会来跟园方要一个说法和保证。虽然我们家那个楞小子,好像完全不当一回事,每天依旧是蹦蹦跳跳快乐的来上学,但是我这个做娘的,对他身上的伤就是有不舍!
 

  第一位讲话的人高瘦、黝黑但年轻,听说是来自嘉义东山的有机农民“…采龙眼时,不能因为想省力或是担心果树死亡,而专挑手指般粗细的剪,要剪接近手腕一般粗的枝桠,这样来年的龙眼才会又大又多又甜…”。

  人对植物,也会有不舍?
 

  “…一期稻作收割完成之后,如果放任他不管,在即将干枯的泥地里不久又会再长出少许的稻穗,可是产量只有一般正常的四成,因为不符合经济效益,所以农民通常都会直接犁掉…。”

  这是另一位来自台中的有机农民,眼神发亮,让人一眼就能感受到他是用生命在爱台湾这块土地。

  “…这种被称做‘再生米’的稻穗,想要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昂扬,就必须让自己拥有强大的能量和顽强的生命力。因此这种米的米粒虽小,却意外的特别香甜,所以鸟雀特别爱吃,只不过等牠们吃完,通常收成时就只剩下三成了。虽然我明知不可能将这包米的定价提高三倍,但是我仍愿意照顾她们,因为这些稻米教会我…。”

  植物对众生,同样也有不舍?
 

  最后,园长咏立姐缓步的走上讲台,她春风拂铃般盈盈的笑声和《昆曲》青衣般款款的身段,都让人看不出是一位刚刚开完刀的严重癌症患者──

  “首先非常感谢大伙今天的参与,听完这么精彩的分享,教我也忍不住想上来谈谈自己的一点感想。

  身为一个幼教工作者,一直坚持孩子必须从游戏中学习成长、在工作中疗愈伤痛以及生活中长养慈悲。

一,龙眼的采收过程,让我想到──
  原来,常跌倒的孩子比较不怕痛。
  我们对孩子的不舍,会不会变成过度保护,反而障碍了孩子疗伤的能力?

二,‘再生米’的不轻言放弃,让我体悟到──
  原来,没有伞的孩子会跑得比较快。
  我在这些稻米身上看见她们对众生的慈悲与不舍。因为如果不是她们,无论外在的环境如何困难,也坚持要活得漂亮,农民就会将田犁掉。那田里的各种虫、微生物…也就会因为整个赖以维生的生态被破坏而全部死亡。
  甚至,如果不是她们,那各位有没有想过,在一、二期稻作之间这段青黄不接的期间里,又是谁来喂养鸟雀呢?
  原来,人性的美,是在看到周遭伙伴的苦难时,有担待、包容与不舍,如同这些‘再生米’。

三,园外有一块坚硬粗糙的水泥地,虽经我十几年的努力,仍旧无法说服主事者把它改
  成柔软的泥地。但是我不让老师们因为贪图安逸,或怕孩子受伤,而整天将孩子关
  在教室里。
  我们愿意担待风险和压力,是因为我们对孩子的成长与学习有不舍。”
 

  同样是“不舍”,如果来世我注定要“又复受身”再来轮回…,

  会是因为小格局的“无名所系”,才不得不来;

  还是因为“爱缘不断”而乘愿再来…?
 

  再见!

« 上一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