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我的志愿vs.厚德载物

刘哲雄老师讲授

       小时候的作文课,总是随着所阅读的书籍与模仿的驱动下,想像、变动着自己未来的可能模样。例如当阅读爱迪生的传记,就立志自己要成为发明家;读到莱特兄弟飞行的梦想,就想像自己未来是飞行员,可以飞上蓝天…;志愿随着所学习到又能引发兴趣的事物持续异动着。青壮之年,随着加诸于身上的责任,忙碌的奔波在拼经济以养家的道路上,志愿仿佛已成为储藏室的东西。等到年过半百,尝过人生的波折起伏,再忆及小时候的志愿,才清楚知道志愿的实践,是需要许多条件的到位、相融配合,方可见得成果的逐渐形成,绝非天真或无知的孩童所能想像、体会得到的。当下,坤卦《象传》:“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语辞跃然而出,想来还真是“一针见血”,直接指出核心问题的所在。

  现实世界,志愿或理想必得由具体做好准备的载体——人来予以承担,并透过勇气与决心的持续强化,方可见得实践力量的涌现,及其后经由努力以赴所导致内心渴望之成果的到来。前述的整个过程直是“势”字的呈现,与“厚德载物”步步踏实的烙印。甲骨文“势”字的意义:“象人跪在地上双手栽种苗木的模样”;是一种由强烈渴望所形塑的目标,进一步引生驱动力,以及持续蓄积成就事业之条件的过程。因此,潜藏于“势”字中那混沌不明、到底那一天才能“出头天”的煎熬,是耐心与持久力的考验,惟能忍者方能成之。而在许多时候,“忍”必须借由短暂的停歇,适切的归零、重组起健康的心理状态,才能有效的建构足以消弭难耐情绪的资粮,让自己一本初衷地再度踏上充满诱惑与挫折感的世界,继续蓄养成就志愿所应该俱足的准备——“厚德”的作业。

  依一般常态而言,做好“厚德”的准备,理应就可以有效地推展自己的志愿或理想,创建另一阶段的生命世界,所谓“载物”的分享及服务。可是,现实的样貌却是:永远有意想不到的变化状况,或本已到位之条件的抽离,令一切又陷于动荡不明的氛围里。可见得,“载物”,除了需要计量能力和相对应的准备之外,由强固的意愿、决心和勇气所交融出的承担力实践力,更是不可或缺的要件,否则一切将只是纸上谈兵。

  人间世,承担力与实践力只能因为自己而成就,不可能借由他人的力量来完成;那也意味着:“厚德载物”的成就,必得借由亲身体证,而不能假手他人来进行。《法句经》中直言:

人是自己的皈依,别人不是真正的皈依;
妥善调御自己的人,证得难能可贵的自皈依。
(注1)

  “皈依”,一个具决心、理解及热诚的意识行为,是一种不假外缘的内心状态(注2),目标落在寻得最终的自由解脱。如此的一系列自觉过程,适足以形塑“妥善调御自己”的驱动力量。然后,在“妥善调御自己”的原始点上,令自己于起心动念之处,清楚知道每一个念头的生起、变化或消失,并建构足以排除忧、恼、恐惧等有效防护作业的“自正规律”(注3)。

  事实上,我们的心对所缘目标的纯粹觉知,将引动出对每一个起心动念都能清楚知道的结果。因此,“清楚知道”的“正知”,必依于无有杂染、纯然专注之正念的启发,才能既正确又有效地做出抉择,令自己走在对的路上——“自正规律”。因为,所谓“自正规律”即是“依于正知和正法,正确地规律自己,让自己走在正道上”,亦是易经“贞”字所谓“如其分、得其宜、合于时”的任事与待人。然后,依于前述作业所确立的“我的志愿”,才能获得理想与现实的平衡,并进一步令“厚德载物”之行,如其现实的予以施行。

 
注1:《法句经故事集》/达摩难陀长老 编著/周金言 译/页312~314。
注2:《法见》/向智尊者 著/香光书乡编译组 译/页273~278。
注3:《解脱道上》/缅甸.班迪达大师(Sayādwa U Pandita)著/温宗堃 译/页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