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我的志願vs.厚德載物

劉哲雄老師講授

       小時候的作文課,總是隨著所閱讀的書籍與模仿的驅動下,想像、變動著自己未來的可能模樣。例如當閱讀愛迪生的傳記,就立志自己要成為發明家;讀到萊特兄弟飛行的夢想,就想像自己未來是飛行員,可以飛上藍天…;志願隨著所學習到又能引發興趣的事物持續異動著。青壯之年,隨著加諸於身上的責任,忙碌的奔波在拼經濟以養家的道路上,志願彷彿已成為儲藏室的東西。等到年過半百,嚐過人生的波折起伏,再憶及小時候的志願,才清楚知道志願的實踐,是需要許多條件的到位、相融配合,方可見得成果的逐漸形成,絕非天真或無知的孩童所能想像、體會得到的。當下,坤卦《象傳》:「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的語辭躍然而出,想來還真是「一針見血」,直接指出核心問題的所在。

  現實世界,志願或理想必得由具體做好準備的載體——人來予以承擔,並透過勇氣與決心的持續強化,方可見得實踐力量的湧現,及其後經由努力以赴所導致內心渴望之成果的到來。前述的整個過程直是「勢」字的呈現,與「厚德載物」步步踏實的烙印。甲骨文「勢」字的意義:「象人跪在地上雙手栽種苗木的模樣」;是一種由強烈渴望所形塑的目標,進一步引生驅動力,以及持續蓄積成就事業之條件的過程。因此,潛藏於「勢」字中那混沌不明、到底那一天才能「出頭天」的煎熬,是耐心與持久力的考驗,惟能忍者方能成之。而在許多時候,「忍」必須藉由短暫的停歇,適切的歸零、重組起健康的心理狀態,才能有效的建構足以消弭難耐情緒的資糧,讓自己一本初衷地再度踏上充滿誘惑與挫折感的世界,繼續蓄養成就志願所應該俱足的準備——「厚德」的作業。

  依一般常態而言,做好「厚德」的準備,理應就可以有效地推展自己的志願或理想,創建另一階段的生命世界,所謂「載物」的分享及服務。可是,現實的樣貌卻是:永遠有意想不到的變化狀況,或本已到位之條件的抽離,令一切又陷於動盪不明的氛圍裡。可見得,「載物」,除了需要計量能力和相對應的準備之外,由強固的意願、決心和勇氣所交融出的承擔力實踐力,更是不可或缺的要件,否則一切將只是紙上談兵。

  人間世,承擔力與實踐力只能因為自己而成就,不可能藉由他人的力量來完成;那也意味著:「厚德載物」的成就,必得藉由親身體證,而不能假手他人來進行。《法句經》中直言:

人是自己的皈依,別人不是真正的皈依;
妥善調御自己的人,證得難能可貴的自皈依。
(註1)

  「皈依」,一個具決心、理解及熱誠的意識行為,是一種不假外緣的內心狀態(註2),目標落在尋得最終的自由解脫。如此的一系列自覺過程,適足以形塑「妥善調御自己」的驅動力量。然後,在「妥善調御自己」的原始點上,令自己於起心動念之處,清楚知道每一個念頭的生起、變化或消失,並建構足以排除憂、惱、恐懼等有效防護作業的「自正規律」(註3)。

  事實上,我們的心對所緣目標的純粹覺知,將引動出對每一個起心動念都能清楚知道的結果。因此,「清楚知道」的「正知」,必依於無有雜染、純然專注之正念的啟發,才能既正確又有效地做出抉擇,令自己走在對的路上——「自正規律」。因為,所謂「自正規律」即是「依於正知和正法,正確地規律自己,讓自己走在正道上」,亦是易經「貞」字所謂「如其分、得其宜、合於時」的任事與待人。然後,依於前述作業所確立的「我的志願」,才能獲得理想與現實的平衡,並進一步令「厚德載物」之行,如其現實的予以施行。

 
註1:《法句經故事集》/達摩難陀長老 編著/周金言 譯/頁312~314。
註2:《法見》/向智尊者 著/香光書鄉編譯組 譯/頁273~278。
註3:《解脫道上》/緬甸.班迪達大師(Sayādwa U Pandita)著/溫宗堃 譯/頁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