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交趾国王的大脚:火雷噬嗑

赵世晃医师

  火雷噬嗑:校正错误如同医病,需要智慧与勇气,而世上最常见的错误往往是错上加错。

  “火”是光明、信心,“雷”是行动、攻击。用攻击的行动来求得光明,建立信心,就是“噬嗑”,把口中的东西咬断,把错误校正,把病治好,都是类似的意涵。这口中的东西正是第四的阳爻,挡在第一和第六阳爻之间。所以易经说:颐中有物,曰噬嗑。又说:利用狱。利用刑罚来治理人民也。刑罚也好,治病也好,我们需要智慧来判断是非,需要勇气来忍痛除恶。用刑是伤害别人的事,会招来怨恨,是以恶治恶、以暴制暴的行动。天下的是非难理,疑难杂症比比皆是,我们必须慎用“噬嗑”之道,以免错上加错,铸成大错。

       北方的宋国派使节来见交趾国的国王黎智,说:“本朝的皇帝忙着和金国打仗,愿意和贵国订下和平盟约,每年互派使节,两国人民通商通婚不再限制。为了表示诚意,吾皇特令我奉上一双驭龙宝鞋,是唐太宗登基所穿,珍贵异常,据说有驾凤驭龙之神通,唐太宗就是靠它创造了伟大的贞观之治。大王您得了这双宝鞋,以后交趾国兵强马壮,称霸南国可待。”国王黎见那宝鞋各绣有飞龙九只,或嬉或威,栩栩如生,争抢一颗龙珠,龙珠由鸽蛋大小的夜明珠所制,霞光流动,气象万千。国王黎甚爱,也顾不得失态,当场脱掉鞋子,便要试穿。不料这宝鞋并不合脚,鞋头太小,怎么挤也挤不下,勉强挤下,趾头却疼痛难当。原来交趾人的脚趾天生粗大,善于行走泥涝,而唐太宗一生戎马,趾头生得细长,这宝鞋量身订作,当然无法容得国王黎的怪脚。才穿不到一个时辰,黎的脚趾已磨破,痛得哇哇大叫。无奈他野心勃勃,早有四海之图,说什么也不肯脱下。

  国医林诚建言:“这宝鞋保存至今两百多年,自有其灵力神通,如果擅自拆毁重修,必定破坏其神力,恐担误主上大业。易经噬嗑卦初爻,屦校灭趾,应验主上今得宝鞋而伤趾,日后有吞噬天下之象,大吉大利。古人有言,非常之志当有非常之举,微臣建议,主上可将脚趾削其一二,当可免去足痛之苦,从此一劳永逸,千秋大业可待也。”王曰:“如汝所言。”于是国医替王黎开刀,削各足一趾,果然王穿宝鞋,再不疼痛,大喜,赐国医黄金千两。

  此事传至民间,有人作歌谣讽之:“纠纠王趾,行泥如夷,如夷如夷,吾王吾医,欲穿宝鞋,削足适履。”这歌谣被王黎听到,大怒,以为有人讽刺他是野人,没穿过鞋子,宁愿砍掉脚趾来配合鞋子的大小,便把作词之人捉来,欲判他死罪。

  作词人说:“吾王判我死罪,我并无怨言,但是杀我事小,误了大王春秋大业事大。”王黎问:“听不懂,你且说清楚,有理就饶你死罪。”

  作词人:“这削足适履之意,并无不敬,其意委婉,夷者是平坦之意,非夷狄之夷,乃歌颂吾王之英勇仁孝,宁可伤趾也不忘先王遗志,立志不再作野人,要穿鞋子踏平中原。”

  国医林诚一旁说:“正是,正是,日后这削足适履之句,定当传为佳话,留传千古。吾王以千秋大业为念,伤趾之痛,值得值得。”

  王黎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国医,你说该判他什么。”国医心中恨这作词人惹事生非,一句削足适履的千古名句,害他险遭不测,便说:“此人言语巧佞,恃才傲物,以歌议政,恐会败坏百姓谦劳之良风善俗,可判他割鼻之刑。”

  作词人说:“吾闻大王惜才爱物,有气吞山海之量,动见秋毫之明,今大王既有逐鹿中原之志,当熟悉中原之法。易经有云,噬肤灭鼻,是指即使轻轻对皮肤的笞罚,对有羞耻心的读书人而言,比把他的鼻子割掉还严重。大王如果把我的鼻子割了,势必造成不可回复的丑容,路人若见了我,更会联想是大王恼羞成怒,对大王削足适履的行为定会更讪笑误解,对国医的良行善举,也会一并曲解。不如免我罪罚,赐我黄金百两,奖赏我的歌功颂德,如此百姓将不再怀疑大王之志,到时全国一心,大王春秋大业可期也。”王黎与国医二人闻言,皆点头称善。

  作词人无罪获释,并得黄金百两的消息一传出,举国欢腾。那歌词一夕暴红,洛阳纸贵,歌谣在酒坊的点唱率,连续百周排档第一。而王黎的非常之举,以德报怨,超越是非,赏罚不明,竟达出神入化的地步,不但交趾人引以为傲,连宋国皇帝听了,也啧啧称奇,自叹弗如。

  话说这将错就错的本领,符合政治的现实,而以错养错,更是历来春秋大梦的必经之路。其实王黎是聪明人,这“屦校灭趾”或“削足适履”的作法,会闹笑话的风险他不是没料到。穿一双宝鞋就能当贞观圣王的事,拿去骗小孩可以,要来诳他这只老狐狸还早。他决定闹这笑话是有很深的思虑:第一,他要让宋国人看轻他,以为他是一个急功近利,迷信神怪的庸君;第二,他的脚趾早有骨刺痛风,早已打算择日找国医开刀治疗;第三,这次与国医约好,借题发挥,表面看似庸君下大愿,贪图北伐大业,其实是他要略施小计,测一下朝野风向。这以错养错,计中有计,环环相扣,诸葛孔明再世,恐怕也自叹不如。而作词人的一捉一放,欲罚却赏,媲美三国的捉放曹和苦肉计,之前有一个削足适履的荒唐事,之后来一个不伦不类的判决,这下子搞得朝廷上下、国内国外目瞪口呆,啼笑皆非。

  这作词人的口才虽好,还没好到可以把大王催眠,事实是王黎太熟悉政治操作,他故意从一双鞋子的错误开始,散播一个校正错误的讯息,这讯息中他暗藏木马病毒,表面上是要校正错误,骨子里却是散播错误,而在错中有错,是非不明的混乱中,他可以居高临下,看朝野双方应对的方式和态度,如此在臣子百姓的动荡中观察忠奸贤愚,以暗观明,因错惩奸。这个道理的颠扑不破,连往后一千年的“君王论”作者马克尔维兹,也承认王黎的削足适履是东方王术典范中的佼佼者。

  王黎的一鞋一判,在朝野闹得沸沸扬扬,歌功的一派,劝谏的一派,主战的一派,偏安的一派,穿鞋的一派,赤脚的一派,每天在市场上贴海报站台演讲,辩得口沫横飞;有的好朋友酒叙一半,一言不和就大打出手,有的夫妻行房一半,意见相左就以亵裤互丢。而礼部侍郎黄伦更把故事编成剧本,首映会盛况空前,万人空巷,它的结局是王黎把宋王打败,一统天下,而它的主题曲当然是作词人的歌谣。黄伦本以为这次马屁拍对了,加官进爵是免不了,没料数天后,他忽然被捕下狱,闹得满城风声鹤唳。

  王黎问众臣:“黄伦编剧有功,反而下狱,所为何来,众卿知否?”宰相说:“宋与我国订有和平盟约,黄伦剧中却以交趾灭宋为结局,有背国策,所以有罪。”王黎点头。国医说:“虽然黄伦挑拨两国良好关系有罪,但其忠君爱国情操可贵,正当我们用人之际,请大王从轻发落。”有一半的臣子点头,一半的摇头。廷尉李桃说:“易经有云,噬腊肉,遇毒。一块好吃的腊肉放太久了,有一部分坏了,那些可以吃,那些不能吃,没有清楚的界线,这是我们断狱的困境。刑罚目的在校正臣民的错误,可是自从大王的一鞋一判之后,是非已经不明,对错已经混淆,黄伦是死忠的主战派,这也是多数臣民的心声,他既勇敢又有才华,是交趾国未来的栋梁,何况艺术无罪,民气可用,请大王从轻发落。”点头的人数变多,摇头的只剩两三个。宰相说:“易经说:噬干肉,得黄金。干的肉耐久藏,不易坏,法律白纸黑字,不会自己变,黄伦以戏乱政,触犯国策,罪证确凿,错就是错,那有对错混淆的问题?……”王黎看众臣辩得面红耳赤,摇手制止宰相说下去,说:“什么腊肉干肉的,你们烦不烦啊!李廷说的没错,本王的一鞋一判,因为隐含太多玄机,造成臣民的混淆,是可以理解的。本王与宋国订有盟约也是事实,若不惩罚黄伦,岂不是先背信于宋国?罚黄伦革职,贬为兵部尚书,统领北方防务。”言毕,群臣哗然,只有王黎与国医相视一笑。

  隔年夏天,交趾与宋开战,宋国的军队都是北方佬,不耐南方暑热,仗还没打就病倒一半,胜负已分。一下子黄伦的军队就攻到了长江边,无奈时已秋末,天气转凉,交趾人不耐寒,足底都皲裂,又闻王黎生病,于是班师回朝。王黎患的是耳病,耳内嗡嗡叫,晕眩不止,连站也站不住。黄伦上表呈报战果,那战利品满山满谷,俘虏迤逦而行,绵延三十里。王黎甚喜,说:“爱卿辛苦,可惜这空前的胜利,却换不回我的健康。”黄伦说:“承大王福祉,克敌千里,一统南疆,如今海内承平,而俘虏之中,不乏宋国工匠,我愿请命率众至吴哥窟造城盖庙,一则替大王祈福延寿,二则令众俘以工代狱,自行凋零,不费国粮,而庙成之时,吾王春秋大业庶可永世相传。”王黎大喜:“如卿所奏,克日动身。”

  这黄伦领着数十万大军与俘虏,浩浩荡荡向吴哥窟开拔,满山遍野尽是行伍,三日方休。国医对王黎说:“社稷之危,莫大乎军权旁落,盖大庙建阳陵次之,而黄伦此行,二者兼具,请大王收回成命,否则国祚将尽,吾其异首乎。”王黎说:“国医言重了,黄毛小子,立碑盖庙,何须多虑?”

  黄伦盖庙建城,生聚教训,三年有成,而宋俘之中,能人异士倾囊相助者众,一座吴哥城,纵横百里,良田千里,庙伟城高,工商繁盛,竟胜王城一筹。待王黎发现事端征兆,发兵讨伐,为时已晚。征战半年,王黎兵败,逃回王城。国医与王黎抱头痛哭。王黎说:“易经有云:何校灭耳,凶。无法校正自己的错误,就掩盖天下人的耳朵,无法校正天下人的错误,就掩盖自己的耳朵,不听天下人的谏言,仿佛把天下人都关进大牢,这是多么荒唐的刑罚?一个听不见天下人的聋子,却穿着以听谏闻世的明君唐太宗的宝鞋,这是多么大的笑话?我连自己的错误都校正不了,如何去校正天下人的错误。”说罢,拔剑刺死国医,然后自刎。王黎的一生,其兴由“屦校灭趾”开始,其败以“何校灭耳”终,绕着一个噬嗑卦演化,改错之道,的确困难凶险。

  有一天,黄伦的孙子问黄伦:“我们的祖宗牌位上头有一个噬嗑卦,您说是我们的传家之卦,是和校正错误有关,可是噬嗑是咬东西,咬东西和改错怎么连在一起?”黄伦答:“改错就像啃有骨的肉,因为软硬分明,把软肉啃完了,就剩下干净的骨头,像得到一枝金箭一样。所以心中是非分明,除恶存善,毫不苟且,你说像不像在啃肉骨肉?”

原文:
噬嗑:亨。利用狱。
彖曰:颐中有物,曰噬嗑,噬嗑而亨。刚柔分,动而明,雷电合而章。柔得中而上行,虽不当位
   ,利用狱也。
象曰:雷电噬嗑﹔先王以明罚敕法。
初九:履校灭趾,无咎。
象曰:履校灭趾,不行也。
六二:噬肤灭鼻,无咎。
象曰:噬肤灭鼻,乘刚也。
六三:噬腊肉,遇毒﹔小吝,无咎。
象曰:遇毒,位不当也。
九四:噬干胏,得金矢,利艰贞,吉。
象曰:利艰贞吉,未光也。
六五:噬干肉,得黄金,贞厉,无咎。
象曰:贞厉无咎,得当也。
上九:何校灭耳,凶。
象曰:何校灭耳,聪不明也。

简译:
  噬嗑是把口中之物咬断,咬断了就亨通。刚与柔分,行动后而分明,雷电合一而章明,柔得中位而往上行,虽位不当,可利用来断狱审判。象征先王明定刑罚公布法律。初九,不合的鞋子像刑具一样伤灭脚趾,没错,不能如此行动。六二,咬得很浅只伤到皮也能咬掉鼻子,没错,柔控制了刚。六三,吃腊肉,看不清鲜腐的界线,遇毒,小吝窘,没错。九四,吃干的带骨肉,吃到有骨的地方就不吃,可以吃得很干净,剩下的骨头像留下一枝金箭,很辛苦的坚正有利。六五,吃没骨的干肉,得黄金般的滋养,坚正危厉,没错。上九,是什么刑具戴了会让人听不到是非?除非把天下人敢说真话的都关在牢里!这种以错治错的手段终极会凶。

笔者心得:
  多数学者把初六(履校灭趾)解释成:穿上刑具伤及脚趾。这说法很平凡,没有幽微的能量。我建议的解释是:穿上不合适的鞋子像穿上刑具一样,会伤及脚趾。民间更有“削足适履”的成语,也是很切合此爻的解释。意指校正错误之初,切记是非幽微之辨。用刑是以刚击柔,即使是轻轻用力,只伤及皮肤,但是对身心的伤害之巨,可以造成如灭鼻般不可挽回的后果(噬肤灭鼻),所以不可不慎。多数学者也把上九(何校灭耳)解释成:戴上刑具,伤及耳朵。很少刑罚会剥夺犯人的听力,多数刑罚是要让犯人能校正视听的,期待以后不敢再犯。所以把灭耳当作刑罚的副作用,完全不合刑罚常理,何校灭耳这是上九爻的反讽写法,意指我们在校正错误的时候,如果用错了方法,校正等同于制造错误。当校正与错误混淆不明,错上加错,颠倒是非,正是人生最大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