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56)不患无位

石粤军学长

  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

  孔子在平常与弟子们谈志向,在〈公冶长〉中就有“颜渊季路侍”孔子谈到各人志向问题:无论是子路的“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或是颜渊的“愿无伐善,无施劳。”甚至于孔子自许的“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都是个人抱负,无可批评。但这些抱负因为机缘的关系,并不是都能称心如意。孔子提醒学生“不要担心自己没有机会一展所长 (无位),反而要忧心一旦机会来临,自己该如何才能做得好 (所以立)。对于别人不知道我的能耐,那不是问题;重点在于只要能自我实践,自然会有表现而获得肯定,正所谓“尖锥入袋,终破囊而出”。

  “不患”就是因为立定志向而不忧心,不会左顾右盼、三心二意。“患”中一串心代表对自己的犹豫与“忠”字一心不貮的坚定正成对比。“无位”以职位、权势来比喻好的际遇发展,以实现抱负;“位”是“人所以立”,也是自我实践的价值所在。“立”代表能够“以此作为个人实践的标的”,也就是如何能够彻底落实 (站得好)。“求为”即是戮力追求实践 (个人理念)。从“人我”的观点来看此句,“无位”、“莫己知”操之在人,非我所能决定;而“所以立”、“求为”则是我可以掌握努力的部份,因此,不把焦点放在别人身上,而是把人生主导权回归自主,无论生命中的际遇如何,那怕是“潜龙勿用”也是可以“独立不惧,遯世无闷”才是真君子。

  蒋伯潜先生书中引《荀子.非十二子》中提到“君子就算自重 (可贵),别人也不一定看重 (使人必贵);有抱负才能(可用),人家也不一定要用 (使人必用);为人忠信诚恳 (可信),人家也不鸟你 (使人必信)。”所以要把人生的发球权回到自己身上:“耻不修,不耻见污;耻不信,不耻不见信;耻不能,不耻不见用” 正与此句呼应。(注4)

注4)
  《荀子.非十二子》中原文为:“君子能为可贵,不能使人必贵;己能为可用,不能使人必用;己能为可信,不能使人必信。故君子耻不修,不耻见污;耻不信,不耻不见信;耻不能,不耻不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