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55)放于利而行

石粤军学长

  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

  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 何有? 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

  此句中“放”为循、从,也就是英文中follow的意思,即指凡事都以 (自身) 利益为第一考量,来决定是否投入,这样的话就容易招致怨怼。人对于所投入的努力,虽不免是为了某种目的,但除了对自己有利的着眼外,还可以有其他更为高尚的情操,如:布施、辞让或是“无所为而为”的自在和豁达。凡事若要都只从“对自己好”的利害角度出发而无真心 (无论是对己或对人的真心),这种氛围必然会感染周遭的磁场,因为“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大学》),不仅不容易取得他人信任,甚至恐引起与周遭的冲突。朱熹引程注曰:“欲利于己,必害于人,故多怨。”到头来难免会因利益不均而产生矛盾。因此,孔子提醒,人生的原点不应仅着眼在外在的物质条件,更应该能提升生命的高度与境界。刘老师比较本篇中“仁者安仁,知者利仁”(〈里仁〉) 的“利仁”意,表示知者所致力的行动都是“有利于仁的推展”(“利”字作副词修饰动词的“仁”其意指“行仁”),指出“行仁”是必须运用智慧而非怀抱仁心即可成事;与“放于利”中“利”是以“利益为准则”(“利”作名词) 不同。“放于利而行”是孔子以反面说法来提醒人的处世态度,切勿与“知者利仁”混淆。

  在《易》中“益”卦则是以正面角度来阐述相同的精神:五爻“有孚惠心,勿问元吉。有孚惠我得”就是指出“能够先体谅嘉惠别人的需求,而不以个人的利益为首要考量,自然能够得到反馈而能充实满足。”不计较短期的得失,而着眼人生中长期的收获 – 这是为人的道理,也是经商的态度。“礼让”也是“谦让”的态度,只是表现在形式上是“礼”。孔子感叹若没有实质的“谦让”的精神,一切的礼仪只是徒具形式而已,“礼”的存在意义也就消失了“如礼何”,反讽当时父子相争、君臣相争的乱象。这句中多半与伯夷与箕子的“让国”有关,反应出“不争”的胸襟 – 进一步呈现出人生中不同原点的价值观,这才是孔子再三提及,值得学习的关键。

  孔子在第一句中既然以反面说法来提醒人不应“眼中只有利害”,而第二句中则以正面的说法,从“礼让”治国的态度来反省。“礼让”就不会“眼中只看到个人的利害”,所以在治国的态度和判断上,就少有犹豫为难;若不能秉持“礼让为国”,那就算采行各种方式来约束规范,也是没有用处的。“为国”即“治国”,孔子以“治国”作为影响的最大程度,以对比出“放于利”与“礼让”的两极表现。蒋伯潜先生注解提到:“礼”是“让”的外在规范(文),“让”是“礼”的实质行动(实)。国家治理中若上下交相贼,都以个人利害为着眼,没有一点“让”的表现 (兼顾他人的利益或群体的最大福祉),则就算规范再仔细也是罔然,只是虚应故事“如礼何”。

  兹以尧舜“禅让”的作法对比夏禹世袭的批评,引“自禹而德衰”(《孟子‧万章》)点出自夏家天下后,后世政权更替多半都因为保卫王权所引发杀戮流血,故多为历史家所批评。正由于“礼”、“让”的谦退难以做到,更罔论“让国”的胸怀,中国哲学中对此诸多推崇:如孟子称“谦让之心”为“人之四端” (注2);像是《史记》中因伯夷、叔齐“让国”之举,又“义不食周粟”,故为列传之首;孔子盛赞“泰伯”三以天下让的作法,另有延陵季札 (注3) 等例,都是历史上为人称颂的礼让典范,不仅免除了骨肉间可能的流血,也和平开拓了新的局面。(按:不过,在中国五六千年的历史下来,也只有这几个手指数得出来的例子) 在《老子》中也提到“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得”、“夫为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都是人间最难得的德性。所谓“事因争而起讼”,在《易》中“谦”卦能成为最圆融的卦象,就是因为能兼顾天地人鬼神各方面,而不是只思考自己的利害;而没有“干”卦的“亢龙有悔”与“坤”卦中“龙战于野”的终局。对比西方世界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价值观,正在快速消褪而受到挑战,也反应出“礼让为国”不受时间淘洗的真价值。

注2) 见维基百科
  四善端是孟子提出性善论理论思想的一部分。具体来讲为“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分别为“仁”、“义”、“礼”、“智”的源头;孟子称这四个源头为“四端”。

  伯夷(生卒年不详),子姓,墨胎氏,名允,字公信。是殷商的同宗,商纣王末期孤竹国第七任君主亚微的长子,弟亚凭、叔齐。叔齐是孤竹国君主亚微内定的继承人,但由于有悖于传统嫡长子继承的宗法伦理,叔齐不忍心与长子争夺王位,伯夷也不愿违背父意。后伯夷和叔齐双双出走,离开了孤竹国,禅让予亚凭。伯夷叔齐奔往西方,在周地部落中养老,与周文王关系良好。后周武王讨伐纣王,伯夷和叔齐不满武王身为藩属讨伐君主,加上自己世为商臣,力谏。武王不听,不久周灭亡商朝。

  两人愤忾,决定不食周粟,以表明对殷商的忠心,最终隐居在原殷商荒芜之地首阳山(河南省洛阳市东30公里偃师境内),以树皮,野菜为食,最终饿死。伯夷和叔齐由于不食周粟的高风亮节,后被认为是怀念故国的典范,也变成了后来改朝换代后忠于前朝的遗老遗少的代名词。

  其二人的祖国孤竹国,在商朝灭亡后又存在了数百年。直到周朝春秋时代齐桓公称霸时,齐燕联军灭山戎途中,顺道消灭。而二人后除了国君亚凭外,再也没有王系见于史籍。都穆《游名山记》卷一《首阳山》记伯夷、叔齐隐居处有古柏二,“二根相距数尺,而干上交若兄弟之相倚者”。

注3) 见维基百科
  泰伯(生卒年不详),一作太伯,姬姓,是周部落首领古公亶父(即周太王)长子。因为太王第三子季历的儿子昌有“圣瑞”,所以太王希望以季历为继承人,然后传位给昌。于是作为季历的兄弟泰伯与仲雍不忍发生王位争夺而同避江南,纹身断发,以示不可用,土著崇尚泰伯的道义,归附者千余家,奉立泰伯为当地的君主,自号句吴。

  札,姬姓,名札,又称公子札、延陵季子、延州来季子、季子,吴王寿梦最小的儿子。吴王寿梦想传位于有贤名的幼子季札,季札推荐长兄诸樊继承王位,自己避居于乡野。寿梦死后,寿梦长子诸樊再让季札,季札推拒,诸樊于是即王位,声明自己死后,季札继位。诸樊死后,寿梦次子余祭再让季札,季札还是不当。余祭让他治理国内一城,季札被封到延陵。季札有治绩,后来季札被称为延陵季子。寿梦三男余眛死后,派使者迎季札继承王位,季札不去,反而逃走。王位最后由吴王寿梦庶长子吴王僚继承。余眛之子公子光不服吴王僚,杀之,即位为吴王阖闾,吴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