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我往矣

洪荣彬学长

       睽者,反目也。

  因此没有人会喜欢“睽”。可是如果你是渔翁,一定会希望鱼和蚌“睽”。
 

  天色才刚刚麻黑,他就已经伏低在山道旁这片及腰的草丛里了。老天真是帮忙,今晚的云层特别低,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空气中浓重的溼气,使得远方不时传来的几声雷响,听起来像是在瓦罐里的炮仗声一般的不真实。
 

  他今晚准备伏击的,是在江湖上与他齐名的赏金猎人──雁平沙。和他不同的是,虽然同样是收钱杀人,雁平沙所杀的不是地方上的土豪劣绅,就是令人不齿的江湖败类,因此在江湖上一直享有侠名。

  至于他,这二十年来能在南北二路闯下若大的字号,靠的可不是侥幸二字。除了一身过硬的功夫,尤其是他赖以成名的绝技──“游身八卦掌”八掌六十四变之外,另外还有一项不为人知的就是“小心”。

  就以这次伏击雁平沙为例,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一天的来临,但是早在好几年前,他就已经开始在为此预做准备了。除了用心研究雁平沙“自牧剑”的三十六式厉害杀着之外,更为了准确评估一旦正面对战,自己的赢面有多大,他不惜上天下地南北跟踪。只要得知雁平沙作案,一定立刻赶过去,就算是必须刨坟开棺,也要取得尸体仔细研究其致命的伤口。
 

  比如杭州西湖十二节鞭掌门,一方恶霸──金面震八方犁老先生。其致命伤在左脇处,被一剑由下往上贯穿。这显然是犁老先生使到第三十七招“五雷齐响”时,下盘门户洞开,被雁平沙一招“朝天阙”由下往上给刺中的。他评估,以犁掌门的功夫,他应该能在第二十招“雷出地奋”时,还以一招“震碎泥”,在夺鞭的同时,顺势一掌印其在胸口震碎对方的心脉…。

  山东青洲“平云道观”观主凌霄子,一手七十二路“大艮剑法”虽因色欲缠身、心性不正而无法臻至上乘,但仍称得上是变幻无方让人防不胜防。可是这致命伤口却让他着实的好一个找,因为就他所知的“大艮剑法”之所以幻化炫目,靠的是举世无匹的轻功,因此绝大多数的招式都是居高临下、凌空下击的,所以他专找腰部以下的下三路,结果伤口却意外的是在头顶的“百会穴”。这已经是第五十三招的“闻声救苦”,手将起未起之际,遭到雁平沙以一记迅雷不及掩耳的“孤峰顶上”,一剑刺进头顶。他暗想,凌霄子的剑法虽是变化多端,但终究仍旧属华而不实之流,他有把握在第三十一招“观我进退”时,在其前半招进尽用老、后半招将退未退之际,以一招“艮其背”一掌打在其背后夤脊处上,先瘫痪他的下半身,再取其性命…。

  最离谱的是,雁平沙面对天山北疆“驼铃宫”的轻薄少主骆克,竟然也用到第十九招才取其性命。他自信不出五招,就能用“离”卦掌的第一变,将这位自命风流的骆少主打得全身筋骨错位而死…。
 

  他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学了几招三脚猫功夫,就自以为是武林中人,常常为了逞一时之勇,也不管对手是谁,动不动就拔剑亮枪的,拿命赌运气。

  他坚持赌命不赌运,才能在刀尖舔血、头颅悬腰的江湖上存活至今。

  今天的对手虽为武林正派人物所敬重,但是一来,一山难容二虎,趁现在稳赢的时候先下手为强;二来,白花花的银子有谁不爱?
 

  此刻身中十三剑躺在地上的却是他,正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三尺外的雁平沙。

  “你在想为什么会输,是吗?
   为了你这样的人,我早在十年前不论对手强弱,都会耐心的等到对方将招数使完过半后才下杀…”。

  雁平沙的话他还没来得及听完,就听到自己吐出的最后一口气“唉…”。

« 上一则文章: 下一则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