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心易相通

挑战完美:山风蛊

赵世晃医师

  山风蛊:挑战完美,完美挑战,容忍也是一种到达。

  “山”卦是终止,“风”卦是吃入、混合。把毒虫混入一瓮,令其互咬,一直到终止,剩下的一只活虫就叫蛊。所以从“风”开始,至“山”结束,就是“蛊”卦。这和打擂台的情形很像,一直对打到最后没输的叫盟主。盟主是经过不断的挑战才产生的,“蛊”是经过不断混合而完成。可是故事还没完,蛊又会进入一个新的瓮和其它的蛊混合,盟主又将上新的擂台战斗,这正是“蛊”卦“终则有始”的意涵,也代表人生不断传承与挑战。蛊本身又有迷惑的意思,一个混乱的结束,又是一个迷惑的开始,存在着幽微的关系。“风”也是容忍,“山”是到达,所以“蛊”也是用容忍来完成到达,象征用兼容并畜的开始,不断删去缺点,最后达到完美的境界。混乱的开始,经过汰弱存强,正是完美结局的保证。只有经过丛林最残忍的混战,才能确立万兽之王不可挑战的地位。“蛊”卦和“随”卦相综又相错,“随”卦讲“跟随模仿”,有传承的味道,“蛊”卦则讲“挑战完美”。父子之间,往往存在既传承又挑战的情结,其实挑战也是一种传承,因为都是为了让人生更完美。

  每次霍平带着女儿丽晶去祭祖坟时,他都会把当年高祖霍元甲的事蹟又重新讲了一次,说他设下生死擂台,力战各国高手,连战皆捷,替当时内忧外患的国家争取了最珍贵的民族自信心,最后日本人买通汉奸,暗中下毒害死了元甲。一个在擂台上的王者,武学上的一代宗师,攻无不克,所向披靡,大义凛然,气吞山河,最后还是输给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汉奸小人,输给帝国的豺狼野心,输给人性的贪婪、俗鄙。

  看见父亲捏著拳头愤愤不平地说著,话里的恨意尖锐地像钉子一样,一根根钉入丽晶的小脑袋,在她童年的记忆中,是一种很熟悉的疼痛。她想像著先祖在擂台上生死格斗,把火烧圆明园的怒火,藉霍家的拳脚烙印在敌人的身上,在四亿人的欢呼声中洗刷了民族的耻辱,又在欢呼中呕血身亡,她的心碎了,不过命却变硬了。

  六十年了,在丽晶随父亲离乡背井逃到台湾的日子里,她的人生宛如一个巨大的擂台,一场接一场的战斗,令她应接不暇,疲惫不堪。幽灵般的敌人从四面八方窜出,招招狠毒,泯灭人性,她生存的条件就是要不断地战胜—战乱,在她登上逃难的末班轮船时饮弹自尽了;贫穷,先是伤在她摆地摊的街角,最后死在她南京东路上的自建公寓;病痛,在一次的乳癌切除手术后已被浸在台大病理科的福马林桶中;衰老,那无声无息的出招令人防不胜防,她只能用面膜和染发剂轻轻遮挡;背叛,丈夫的外遇曾让她濒临崩溃边缘,如今已被埋葬在离婚前的乱坟中;无知,帮好友作保后用一间公寓的代价叫她切腹自杀了;亲情,真要命的缠斗,双方夹着爱恨交加对干了一甲子,依然不分胜负;叛逆的儿子已改邪归正,妹妹的胡作非为依然刀刀见血,父亲的风中残烛仍伺机反扑;最后,是自甘堕落与寂寞,暴饮暴食的攻击一度让她节节败退,她用大量的阅读与不停地工作困兽犹斗。

  记得离婚那年,她的朋友带她到一家算命馆卜卦,她卜到“蛊”卦,术士说:“这是感情受到诱惑的卦,先生的心受到外力的控制,婚姻难逃恶运。”一个莫名其妙的卦,一个术士的昏庸审判,就判了她的婚姻死刑,随它吧,签字时她还不在意,一回家她就决堤了。在滂沱的泪水中她思考着这遗传自霍家的宿命—总是在生命搏斗的过程中遇到凌迟般的背叛。

  “帮我查一下蛊是什么意思。”被一个卦打败的她叫儿子帮忙。儿子在键盘上敲了一阵子,说:“妳自己看。”只见电脑萤幕上的维基百科写着:“蛊,将多种毒虫放入一个瓮中,令其互相咬食,最后仅存者称蛊,古代巫术用于控制人心,……”

  “我要查的是蛊卦,天下最毒的一个卦。”丽晶嘶吼著。儿子继续敲了半小时,说:“找不到。”找不到也好,一个女人的一生,一万本百科全书也记不完。

  没有百科全书的说明她也心知肚明这个卦在说什么,自有记忆以来,这个卦已无数次钉入她的脑子里、灵魂里,先是用先祖的故事,再用她自己的故事,钉了又钉,钻了又钻,密密麻麻的,她已痛到只能忘记。说穿了,不过是教她要在人生的擂台上不停地战斗,直到敌人死光为止。或是……自己死光为止。

  “死光了才好,只要我还活着就可以。”丽晶握紧拳头,摆出搥向天边的姿势,这曾经打败过无数列强横暴的霍家神拳,竟在空气中发出隐隐雷鸣,上面还沾满女人最软弱的泪珠,映着天光,灿烂一如无坚不摧的钻石,令最黑暗的命运也夺魂丧胆。

  有一天,儿子兴高采烈地跑来,说:“妈,妳说对了,蛊是战斗,不是诱惑,我问过中文系的教授,他说蛊卦就是丛林法则,也是混乱法则。不断的决斗可以产生最后的王者,这个叫丛林法则;从最混乱的状态开始,过程中不断删去较差的答案,最可能得到最佳的答案,也就是说结局的完美度,依赖开局的混乱度,这个就叫混乱法则。”

  丽晶笑着说:“我懂了,圣人的节操高低,就看他能抵抗的诱惑强弱,戏剧的感动力强弱,要看它能处理的矛盾与冲突的大小,能降大任的,要先能苦其筋骨的,最大的喜悦,来自最深的痛苦,最大的财富,来自最细微的需求,最崇高的山,接纳最广大的尘土,……”丽晶整整讲了三天三夜,儿子才恍然大悟,原来妈妈才是天下最聪明的女人。

  丽晶最心痛的事终于发生了。

  父亲的呼吸愈来愈弱,身体像一尊大理石雕一样冰冷,丽晶在病床边凝视着他,思考着一生不停与命运搏斗的他,来到今天这个平凡的终点,是一场胜利还是失败?她已经依照医师的建议,签署了DNR(Do Not Resuscitate),也就是要让父亲自然断气,不要任何急救措施。父亲不需要急救,因为他完好如初,他只是累了。这一生,他吸了多少空气,就吐还多少空气,他始于一粒尘土,终将归于尘土。

  她在耳边轻轻呼唤:“爸,我是丽晶,看到光就跟着走,不要回头,我们都好,不用担心,……”她看到父亲的嘴角扬起,仿佛要说话,她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空气都凝住了,只有悲伤满地倾泻。她感觉父亲的手轻轻握了她一下,然后就松开,松开她的童年,松开第一次他的手,要她自己走出人生的第一步那样,只是这次松开的不只是她的一只手,而是她的一整个世界。“爸!……”她淹没在自己凄厉的呼喊声,巨大的哀痛之海瞬间吞噬了她的一切。

  在父亲的告别式上,丽晶如此唸著悼词:“……死亡,并不是认输,是比赛暂停,要换人上场。父亲的战斗从未停歇,他只是充满自信地离开,他说由我们继续接棒,他很放心。他说,只有广大而深远的战斗,一代接一代的战斗,才有不朽的生命。霍家的战斗,从一百年前全中华民族就在看,而我们的儿女们的战斗,以后全世界都会看。”

原文:
蛊: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
彖曰:蛊,刚上而柔下,巽而止,蛊。蛊,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先甲三日
   ,后甲三日,终则有始,天行也。
象曰:山下有风,蛊﹔君子以振民育德。
初六:干父之蛊,有子考,无咎,厉终吉。
象曰:干父之蛊,意承考也。
九二:干母之蛊,不可贞。
象曰:干母之蛊,得中道也。
九三:干父之蛊,小有悔,无大咎。
象曰:干父之蛊,终无咎也。
六四:裕父之蛊,往见吝。
象曰:裕父之蛊,往未得也。
六五:干父之蛊,用誉。
象曰:干父之蛊﹔承以德也。
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象曰:不事王侯,志可则也。

简译:
  蛊是迷惑与奋斗。刚居上柔居下,容忍相争而休止,蛊,根本亨通,天下止蛊而治。涉大川有利,有前进办事的必要。从辛开始,到丁为止,等待的挑战真多,总是一场接一场来。象征君子振作人民教育美德。初六,挑战父亲的蛊,这是有儿子继承的幸福,没错。非常辛苦但最后吉祥。九二,挑战母亲的蛊,不可坚持。九三,挑战父亲的蛊,有小悔恨,无大错。六四,容忍忽略父亲的蛊,前进看见穷吝。六五,挑战父亲的蛊,使用赞美,继承的是美德。上九,不到朝中作事,把手边的事当作最重要的事。

笔者心得:
  当蛊之时,充满挑战与迷惑,父子之间,正是传承与挑战的尖锐道场。父亲往往是一个儿女跟随模倣的对象,可是往往也是一个儿女挑战的巨人。把传承与挑战混在一起,就是继承了父亲的挑战与奋斗,继承了父亲的蛊,也挑战父亲的蛊。作人子的,往往想超越父亲,作了总总的挑战,结果绕了一大圈,也陷进了父亲的蛊,回到当初父亲的原点。在蛊的境界,继承与挑战竟不可分,终止与开始也循环不停。人生是一个擂台,新人挑战旧人,新人也继承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