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大过>卦

李汉章老师讲授
书苑编辑部整理

  “大过”卦主题在于探讨一个人、一个公司或一个国家本末弱的问题,前一卦<颐>卦本末都强,初爻、上爻皆为阳爻,然而进入<大过>卦,从卦象来看,初爻与上爻皆为阴爻,如以人的身体比拟,头、脚非常虚弱,中间4个阳爻显示肠胃内脏都严重阻塞,不论是消化、呼吸、排泄系统都阻隔不通,相较于<颐>卦中间4根阴爻,虚空畅通,两者适为反差对照,<颐>卦养生、<大过>卦送死之说,其来有自,<大过>卦中头足无法动弹,中间部位阳爻刚强僵硬,有死亡之征兆,上经走到尾声–颐/大过卦,描述人世间的生死。
 

一、<大过>卦彖传

  <大过>卦的本末弱表示一切颠倒了,杂卦传以“大过,颠也”形容卦象。彖传:“大过,大者过也。”,阳爻走过头了,过于刚强,反而带来灭亡。人类思想中有一派观点认为政府机关必须强大壮盛,才能领导人民统御国家,从<大过>卦的卦象看来,此种主张未必是正确的,因为一个国家倘使代表人民的本末趋于虚弱,纵使中间代表国家政府的4个阳爻强大,仍然可能走上衰亡之路,例如: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提倡以国家领导公众意志,组成人民公社,泯除公与私的界限,强制分配资源,如此一来违反人性,压制人类奋斗的动力,反而造成社会经济生产力的遽降,无法达到颐养天下万民的目标,如果深谙易经的道理,立可分辩马克思主义在人类社会不适宜推展。

  在<大过>卦中4个刚强的阳爻都存在于政府体制中,人民隐身为阴爻,无法被重视,天道不为公众所施展,<大过>卦的卦中卦,一至四爻或一至五爻皆组成<姤>卦,只是一场遇合,无法长久;二至六爻或三至六爻皆成为<夬>卦,显示法令皆不合时宜,是故彖传强调“大过之时大矣哉!”,卦中卦的<姤>卦有不期而遇之意,而<夬>卦刚决柔,必须决战生死,都是非常辛苦。易经以<大过>卦谆谆训诲世人,天下没有永远的“颐”,当人们颐养不妥时,一步步流失资源,成为<剥>卦,剥到最后,就转入“大过”的非常状态中,天地之间,随时会转入“大过”。“本末弱”的本末是指公民、公众、贤人,“民为邦本”,本弱而资源集中在二、三、四、五爻,导致一、六爻无立锥之地,无法自养,因而虚弱不堪。

  彖传:“刚过而中”,<大过>卦中4个阳爻超过易经卦象常态分布的三阴三阳,而且这4个阳爻集中在一起,“中”是指二、五爻,可以在穷途末路中杀出重围,力挽狂澜,找到延续生命之道,而绝处逢生之法必须做逆向思考,反常处理,二、五爻是居于中间的位置,“巽而说行”,深入低调,且须具有理想,快乐地往前行,在潜伏中心甘情愿愉悦地进行,就能逆势翻转天地,才会实现愿景,“乃亨”在艰难百转中才亨通,扭转乾坤,如不具有愿景,就无法亨通。

  <大过>卦的“时”非常重要,在<颐>卦颐养的时令不正确,就产生大过,但易经在
<大过>卦中,仍尽力表达正向的思想,纵使在天地不容的<大过>卦中,人仍需抱持理想与愿景,争取卦中卦–<姤>卦的机缘,等待<夬>卦的到来,才能突破绝境,死里逃生,大过大象传:“泽灭木”,“泽”是要生“木”,为何反而灭木?在八字中也有类似的道理 -“母慈灭子”、“厚土埋金”,土应当要生金,反而将金埋住了,金显现不出来,长辈过于宠溺,爱之适以害之也,本来必须照顾人民,可是照护过度,反而本末虚弱,如同社会主义的思想,过度照顾人民,人民反而丧失生存能力,无法自养养人、养贤及于万民。“大过”就是养老百姓养过头了,共产主义强调一切资源公平分配,只达到齐头式的平等,不符人类的正常发展,<颐>卦则建立立足点平等,人民享有受教育、工作、从政的机会,每一个人享有相同的机会与权利,在这种平等的基础上发展。倘使给予人民的供养照护太过,就会颠倒人生,造成“栋桡”,“栋”是指房屋的基柱,即<屯>卦中的槃桓-建物的栋梁,在<大过>卦中,“栋桡”是指栋梁折弯了。
 

二、<大过>卦古代占例

  古代占到<大过>卦,表示有棺椁之象,东汉郑玄向易学大师马融求教易经,马融讲授易经时,漂亮的婢女陪侍在侧,翩翩起舞,歌舞升平中授课,许多弟子分神观舞,唯有郑玄一心向学,心无旁鹜,三年期满郑玄学成辞行,马融知晓郑玄日后将青出于蓝,在饯行晚宴后,命其他弟子刺杀郑玄,郑玄早已占卦预知将遭马融毒手,于是回程赶路中多走僻迳,某夜行经木桥,不敢贸然在木桥上现身,潜行至木桥下贴住桥下柱子过夜,是夜马融弟子追杀未觅得郑玄,回报马融,马融占卦得<大过>卦,得悉此人目前在木之下、水之上,嘱咐弟子毋庸再追,因为<大过>卦预测郑玄将会死亡。结果师徒斗法中,郑玄反因<大过>卦而逃脱留命。

  大象传:“君子独立不惧,遯世无闷”,在“大过”中,要能扭转乾坤,必须具备大象传的精神,此也与<干>卦初爻“潜龙勿用”的情境相仿,“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乾文言传),在任何纷乱局势下,都恪守一己原则,不可动摇,无须恐惧,死而无憾!人类历史上,争取民权、言论自由的人,改变世界规则的人,都是<大过>卦中独立不惧的伟人。
 

三、<大过>卦爻辞

  在<大过>卦,必须两两爻辞配合对照,一六、二五、三四合并观察。每一个爻都有故事与情境。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

  春秋战国时期,齐桓公攻打楚国的理由,是每年楚国应以当地生产之白茅供养周天子,用以祭祀天地舖垫在地上,后来楚国皆未进贡,因此齐桓公挥军南下攻打楚国。

  “白茅”用来作为祭祀的铺垫,以表慎重,勿玷污供品、祭器。初爻“藉用白茅”表示一开始必须非常谨慎,孔子曰:“苟错诸地而可矣,席用白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术也以往,其无所失矣。”,白茅虽是简单的物品,但使用时必须非常慎重,祭祀天地鬼神时才能使用。

上六:过涉灭顶,凶,无咎。

  藉用白茅时必然“巽而说行”,要抱持着理想,此即为上爻标榜的理想,为了理想,喜乐而低调实行,纵使从容赴义,也无所咎责!因为希望完成某种理想,求仁得仁。爻变为<姤>卦,留下理想,以待未来的机缘。

九二: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

  枯杨生稊是树木腐烂,有新生了树根,年老的男人娶了像他女儿一样大的妻子,可以延续生命。小象传:“老夫女妻,过以相与。”,老少配,在世间相与是有点超过。政治上比喻旧瓶装新酒,旧的政府引进新血,使得政府有新力量,例如清朝光绪康梁变法。

  五爻是旧瓶装旧酒,旧政府用的还是旧思想的大臣,例如慈禧太后重用李鸿章,人才还是从科举制度而来,不具备新时代新思想,无法改善现状或时局。只能拖延时间,对老少配的夫妻,可以给予丈夫年轻的刺激,传承香火。

九三:栋桡,凶。

  三爻过于刚直,无变通之道,栋梁折弯了,将有凶象,例如宋朝王安石、清朝康有为。小象传:“栋桡之凶,不可以有辅也”,大家不帮忙,因此三爻爻变为<困>卦。

九四:栋隆,吉,有它,吝。

  “栋隆”意指改善弯曲的栋梁,例如清朝曾国藩承担责任,扛朝廷,平定太平天国。

  “有它”还是有顾虑,主要是顾虑五爻君位,有另外的想法。当时湘、淮两军皆在曾国藩掌握中,功高震主,可以取而代之,但他有中国传统儒家士君子的风骨,加上体力不佳,故忠君执政。三、四爻是人位,无法改变现状,爻变是<坎>卦,二、五爻齐变为<小过>卦,可以过关,一、六爻齐变为<干>卦,等待新局面的<干>卦。